【潇湘溪苑】【原创】我的哥哥是老师?!

楼主:残星丿梦 字数:29178字 评论数:1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还是老规矩,写不下去就直接完结
美男真图
这是一个叫做靳白和靳沫的兄弟故事
还有一对儿,自己猜~


残星丿梦2019-04-21 12: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楼敬度娘。

残星丿梦2019-04-21 12: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出生在一个大众家庭,我的父母是人民工人,不过说普通也不普通。我还有一个哥哥,他叫靳白,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我叫靳沫,人送外号泡沫。哈哈哈跑题了,接着说,基本上我和我哥的交集很少,我是父母的老来子,所以我哥比我大了7岁,父母也非常很宠我,而且我哥自我记忆以来就上的是住宿学校,跟父母见一面都要几周,更别提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了。我哥到了18岁就自己搬出去住了,听说兼职上大学,我也没细细的听我父母说,那年我11岁,还正在上小学,心里对我哥还是没什么印象,什么帅不帅啊,性格好不好啊,脾气怎么样啊,喜欢吃什么干什么,一问三不知,毕竟相处交流的时间也就这么多,当时想,生活也许就这个样子了吧,有着父母无尽的宠爱,想要多少钱,想买多少玩具,撒个娇什么的,父母都给,所以我的小日子过的非常充实快活,故事也就从这里说起吧。
小升初那年的暑假,我们对网络都特别痴迷,痴迷到无药可救,好不容易熬过了小学最后,拿了父母的钱就去网吧,一整天一整天的玩。
(游戏语音里)“泡沫,过来帮我一下,我快没血了!!快点!”
“来了来了,EQR连,Double Kill,爽!”
下路一直推,推到高地,甩出连招,收获一轮五杀!屏幕最后定格Victory。
“卧槽!6啊!”
“必须的,小爷我那可是有玩游戏的天赋!”
“行了别吹了,给你点儿染料你能开染房,我这儿有点事儿先下线了,你先玩吧。”
“嗯。”
靳沫把耳机摘下来,看见后面站着一个穿白色衬衫的男人,20岁左右的样子,看着很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那男的微微皱眉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看的我发毛。
“您找哪位?有事说事,能别盯着我不,你这样有点渗的慌,虽然你比我大吧,但是你也不能欺负我!”
“靳沫?”
“我是,难道是小爷我的旗号在网吧这么出名了?!”靳沫笑的痴迷,完全没看到对面男人的脸阴沉下来,压下情绪接着发问“你这么点儿小孩来网吧玩?不怕父母担心?”
“嘿嘿,我开心她们就开心,我做什么事情她们都完全支持,在说了来网吧有什么?我天天来的好嘛,你不玩游戏的话就别来找茬行不。我还要玩游戏呢。”
“你父母就这么教你?”
“你干嘛?凭什么说我父母?你找茬来的吧?!”靳沫冲那人骂到。
靳白一只手把人儿拎了出去。
“你干啥玩意,放开我行不,你这样算是绑架!!绑架!!你信不信我喊人?!”
靳白冷冷的看着他,人儿打了个哆嗦,已经被拎出来了。
走,回家,父母担心你。
“靳....靳白?”
声音还是冷冷的“叫哥”
人儿摸不透,沉浸在刚刚的游戏当中
随口叫了一声“哥~”
说起来也是巧了,靳白是帮朋友拿点东西碰巧进了网吧看到了自己的弟弟....
拿着车钥匙,打开车门,把人儿栓在副驾驶就开过家了。
一路上沉默无言,毕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进家门“爸妈,我回来了。”
“大儿子??!快让我来看看,瘦没瘦,好些日子没看见了,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饭菜,过来先吃点。”
“孩他妈,孩子也大了,让他自己去闯,别管他。”
靳沫来了一句“麻麻~我想吃饭~”
“好~妈妈给你去盛,先坐那儿~”
“嗯嗯。”
随便拿了个凳子就坐下了,听着爸爸和哥哥聊天.......
靳白说“弟弟快上初中了吧?”
“嗯,他过了这个暑假就初中了。”
“把他带到我那边去吧,可以吗,爸?让我教。”
妈妈听见了,从厨房喊话过来“怎么的了?干啥要带你那边去?你也知道,这是我们的老来子,生活感情都寄托给他了,怎么能说带就带?”
“妈,你这样惯着他会宠坏他的。”
我在一边嘟囔“哪儿有,我才不想离开家。”
哥貌似是听到了我说的话“那你说说,我今天在哪儿碰到你的?”
“网吧啊,不可以去吗?有什么法律明确规定我不能去网吧?”某小孩流利的说出来,脸不红心不跳。
爸在旁边沉默了
“小沫啊,网吧不是好地方,以后别去了。”
“不要嘛~爸爸~网吧可好玩啦~”
靳白皱眉“爸,孩子带到我那边去吧,说不定能帮他。”
“行了,想带就带吧,正好我和你妈可以去旅游呢。”
妈在厨房忙着有点担忧,不过更多的是欣慰“也对。”
靳沫不乐意了“凭什么他一来我就得离开你们,我不要,我不要!我就在在这儿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靳白忍了好几次,没忍住。
“你觉得网吧是好地方?可以天天去?想必在学校也是天天打架吧?有好好学习过?这样能有什么出路?”
说完就看见靳沫眼泪掉下来“呜呜,我要妈妈,靳白他说我,呜”
摸了摸小儿子的头“靳白,你别那么凶他,孩子还小,一点一点慢慢教。”妈妈放下厨房的东西,把孩子搂了过来,
爸爸发话了“这孩子,直呼你哥名字干什么?在怎么不对他也是你哥,得叫他哥!”
人儿撇撇嘴,躲在妈妈怀里接着哭。
“行了行了,这孩子你明天带走吧,正好我和你妈出去旅游旅游看看世界不是。”
听爸爸这么说,靳沫哭的更凶了。
“呜呜,爸爸不要我了,呜呜呜”
“儿子乖,爸爸没有不要你,你跟着哥哥会学到好多东西,知道吗?”

残星丿梦2019-04-21 12: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人儿擦了擦眼泪“那我去了有什么好处,可以去网吧吗?”
爸爸用胳膊肘怼了怼靳白,示意他说话。
靳白在心里气的快半死“有没有好处我不知道,不过在我那儿不听话的下场很惨。”
“呜呜呜,爸爸,我不要去,呜呜”
“靳白!你会不会好好说话!儿子乖哦~你乖乖去了,妈妈就给你买游戏机”
人儿犹豫了一会儿“好~”
吃完饭,人儿默默收拾行李。看着哥哥在自己房间门口,就气不打一出来,把气全撒在他身上。
“哼!你来干什么!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走,哼!”
靳白的声音还是冷冷的“小少爷,你是舍不得这样的生活还是舍不得父母?”
“你!!”靳沫举起自己的拳头就冲着靳白打了过来
靳白接住拳头,把他翻了个个,压着胳膊一招制敌。
“别做自不量力的事儿。”
“你!你放开我。”
靳白锁上门,冷冷的扫了一眼房间,随手拿起晾衣架,把人儿拎起来,按在床上就开始打
“嗖啪!”
人儿瞪着眼睛回头看他,有不可思议也有怨恨,奈何自己一点都动不了,眼泪一下子彪了出来“啊!你!打我屁股!我爸爸妈妈都没打过我,你凭什么打我!呜!你放开我,放开我!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靳白这一天快被他弟弟气的半死,听到这几句算是火越来越大了。
拿着晾衣架就往人儿屁股上砸“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屁股上是炸裂开的疼痛。
“呜呜呜,啊!呜,我要妈妈,呜呜,妈妈!呜啊!”人儿吼的声嘶力竭。
门外妈妈听见了叫声跑了过来,想打开门,却发现锁上了。
“靳白!你这是干什么?!你怎么的你弟弟了,那是你弟弟啊!”
靳白冷笑,气的浑身发抖。
“他认我是他哥?”
“呜呜呜,妈妈我疼,呜呜呜。”
爸爸跑过来,把妈妈拉走“行了孩子也大了,别管他们了。唉”妈妈摸着眼泪“那是你弟弟啊....”
爸爸把妈妈拉回房间。
“呜呜呜,妈妈!呜!”
“闭嘴!”
人儿第一次感受到绝望,抽抽嗒嗒的哭着。
靳白揉了揉太阳穴,坐在了人儿旁边。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哼!”人儿把头扭了过去
“还是说,你还想挨打?”
明显看着人儿的身子一抖,不过还是默不作声。靳白也不说了,从床上拿起晾衣架站了起来。
人儿反应迅速,立刻翻身起来,唔着自己的屁股蹲在了床的最里面,紧贴着墙,“呜呜呜呜呜呜”一边擦眼泪,一边虚唔着屁股,也不敢摸。眼睛也不敢盯着靳白。
靳白手里把玩着晾衣架“你知道哭对我没什么用吗?我最后问你一遍,我为什么打你。”
人儿肩膀哭的一抽一抽的,嗓子有点哑。
靳白看着人儿哭了好久还是没给反应,脸黑了下来
“靳沫,你在挑战我的耐心?”
一把把人儿从床角抓过来,双手束缚在他的身后死死的按住,把裤子扒了下来,看见上面横七竖八都是棱子,人儿哭的更重了,
“呜呜呜,别打,呜呜”
哭着招显然对靳白没什么用,只会让他火越来越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回锅肉可不好吃。靳白就这么无休止的甩着晾衣架,人儿的喊声陡然升了一倍不止。
“呜呜哇哇,呜,啊!求.....求,呜呜呜”晾衣架一下子把人儿求饶的话给抽断。
“啪,啪,啪,啪!”一下接着一下。
“求求你,呜呜呜,别打了,呜呜呜,哥!”
“啪”晾衣架断了,打了约莫40多下,人儿身后肿起。听着晾衣架断了的声音自己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是钻心刺骨的疼。
“呜呜哇呜呜。”
“别哭了!”靳白揉了揉太阳穴“我给过你机会了,对吧,你自己不愿意说就好好受着。”
人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毕竟一个才快13的孩子“呜呜呜,求你,呜呜,不打,呜”
人儿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靳白从柜子里又拿出一个新的晾衣架。人儿就那么趴着。
“呜呜呜,我错了,呜呜,不打,求你了呜呜。”
靳白看着人儿红肿的屁股还呆着肿块,用晾衣架戳了戳。本来就是想吓唬吓唬他,没打算打下去。
“呜呜呜,求你,呜呜”
人儿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求你,不打我。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呜呜”人儿哭的伤心,也不敢说不知道。
依旧是冷冷的声音“哭对我没什么用,我告诉过你了,不许哭,回答我的问题”
“人儿啜泣着,我....我错了,呜”
继续用晾衣架戳人儿的屁股。
“嗯,我知道,错哪儿了。”
这么一发问,人儿也懵了,不过更多的是委屈。“呜!我也不知道我错哪儿了!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打我!”靳白沉默了。随后靳沫又弱弱的加了一句“我真的不知道,呜,别打我了。哥....”
靳白心想,估计也就这时候能听话叫我哥了吧。
靳白坐在了床边,摸了摸人儿被汗水淋湿的头发“以后不许去网吧,我在从网吧看见你一次,我就打废你一条腿,听见没”
人儿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呜呜,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呜”
靳白就那么盯着他,人儿被盯的浑身发毛
“我...我不去,不去了,就是了....”
“嗯。”“还有叫我哥,不许没大没小,不懂礼貌。懂?”
“哥...懂了”摸了摸人儿的头,随手从裤子里掏出一个药膏,按住人儿,人儿以为还要打,挣扎了一下,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下来了

残星丿梦2019-04-21 12: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别动!”人儿不敢动了,说白了就是怂,
把药膏挤在自己的手上,就开始给人儿揉。人儿被揉的有些痛,不过更多的是舒服,就静静的趴在那儿,过了一会儿,药上完了,人儿睁开眼睛,看着他哥。靳白抬起胳膊看了看表“把东西收拾收拾,明天就走,收拾完赶紧睡,时间不早了”
人儿嘟囔“我才不想去”
靳白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人儿接受了目光,浑身又是一抖,还是怕的。也不知道这眼光的意思。急忙说“我说笑的,哥你去休息吧,我...我要收拾屋子了。”
靳白走出房间,人儿轻轻碰自己的屁股还是疼的,不过人儿松了一口气,抓紧收拾,边收拾,边委屈的掉金豆豆,收拾完了,趴在床上不敢动弹,看了下手机,是凌晨0:00整。给自己的好哥们余刷打了个电话。开了免提放在自己枕头边。
“喂,你干啥,大半夜的不睡觉?给我打电话,怎么的了,泡沫”
对面的人听见了啜泣声。沉默了一下
“哇呜呜,刷子你都不知道,我哥回来了然后把我打了一顿,呜呜,我妈妈爸爸还不要我,要让我跟着他走!!”
“卧槽?!你说啥?你哥?我咋不知道你还有个哥?别哭了,不就被揍了一顿嘛!我刷子天天被我爸揍,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爸爸妈妈不会不要你的...泡沫你别想太多。”
“呜呜呜,可是她们还让我收拾行李跟那个哥走,我之前没跟你提过是因为我跟他接触也不多,而且他上来就揍我!哪儿有这样的哥哥,别人的哥哥都是护着自己的弟弟的,他算哪门子哥哥,呜呜呜。”
不知道什么时候,靳白站在门后面,人儿察觉到的时候,就把被子蒙过脑袋啜泣。
电话里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泡沫?!泡沫?!你怎么了泡沫?怎么不说话了?”
靳白无奈的语气“别人家的弟弟也没有不认他的哥哥,也没有这么不听话。”
“喂!泡沫,你哥又怎么的你了!泡沫,他是你哥也不能这样!”靳白走过去,默默的把电话挂了。把手机放在了一旁,拉开人儿的被子。
“这样容易闷坏,乖,出来。”
人儿抖着,胆子也大了些“不出去!不出去,你出去...你出去,可以吗......”
靳白把被子扯下来,靳白从来不会说自己错了,就算错了也不会承认,你们可以认为这是傲娇,人都不是完美的,靳白也一样。
“抬起头,看着我。”人儿被迫被捏着下巴和靳白对视。
“你放开我!”
“我对没对你说过,收拾完立刻睡觉,时间不早了?”
“说过.....”
“那为什么又不听话?”
“我....我错了还不行嘛,”
人儿扁着嘴,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
“不许哭了,听懂没?哥打你是希望你能变好,你们老师没跟你说过不能去网吧?晚上不能熬夜到太晚?太晚伤身体,没教过你们尊师敬长?如果没教过,我教,你是我弟弟,我不希望你跟街头的混混没什么两样,你是我弟弟,所以你必须优秀,懂?”
人儿似懂非懂的点头
摸了摸人儿的头“睡吧。”
人儿一觉睡到大天亮,打着哈欠,起来看着表,已经12点了整了,正好睡了12个小时。
人儿起来洗漱,看着自己的行李已经没有,有些疑惑,看着自己的妈妈正在忙活午饭,
“妈妈早~我的行李嘞,我哥嘞~”
“行李被你哥弄车上去了,你哥应该在书房呢。”
“哦~”
“听妈的,去了你哥那儿要听他的话,他会教你很多东西,不要惹你哥生气知道嘛~乖儿子,还有啊,你哥打你,能服软就服软,好汉不吃眼前亏,知道嘛,想想也是,你都13了,接下来都得上初中参加中考了呢,说起来时间也是快啊。”
“知道啦,妈妈,波~”亲了妈妈一下。
这房间是双层的别墅,也挺大。是当初爸爸用便宜价钱淘来的。
又上了二楼,站在书房门口,没敢进,回到自己房间,把玩着手机,看着手机20个未接电话,有点儿心暖,手动给刷子打了回去。
“喂!你昨天没事儿把,我听你哥是不是进来了?他有没有在打你?在打你我就弄死他,听到没。”
“好啦刷子,他是我哥,昨天没事儿。谢谢你....”
“咱俩还说啥谢谢不谢谢的,你没事儿我就挂了,有事儿给我刷子打电话听到没!说起来也气!老子昨天在网吧排位接单子,被你一个电话给毁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事回来陪你一起打。”
“好!说话算数。”
放下手机,也没太在意昨天跟哥哥的承诺。不一会儿被喊下楼吃饭,看着自己的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上了垫子。心里很感激,熟不知是哥哥给放的。
“爸爸早~哥...早”
人儿慢慢坐在那个椅子上,还是有点疼,不过已经好多了。
爸爸妈妈看出了小儿子的不便,也没有说什么。
爸爸语重心长的对大儿子说“靳白啊,你弟弟从小就淘气,凡事能宽容就宽容,能讲道理就讲道理,不到动手的程度就别动手,他可是你亲弟,你就一个弟弟,一定要护他周全,知道嘛?”
妈妈又接话了“靳沫最喜欢吃汉堡了,每月记得都他去吃一次,他还爱吃红烧肉,冰淇淋.........”听着妈妈说了好多自己爱吃的东西,人儿接话“妈妈~别说啦嘿嘿,我想吃会自己买~”
“钱不够了记得找爸妈要知道吗”
爸爸接着说“咱们大儿子懂事,肯定会好好照顾小儿子的,你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了,孩她妈。”

残星丿梦2019-04-21 12: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靳白勾唇“爸妈,我自有分寸。”
“嗯……”
这一顿饭也就在谈话中结束了,人儿恋恋不舍的跟爸爸妈妈说再见,一把鼻涕一把泪,靳白当初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完。
哥哥来着车,人儿坐在副驾驶上抹眼泪。
“小哭包?以后就这么叫你吧,有哪家孩子这么爱哭?”
“哼!我哭都是你惹的!”
看着副驾的这位祖宗,靳白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幸福感,帮着把人儿的大包小包都拿进了别墅。
“哥!你也这么有钱?!”
“不算,别墅是朋友送的。”
“哇塞,哥哥你好厉害”人儿星星眼,显然对昨天的事儿已经不在乎了。把人儿带到了一间二楼的屋子,里面都是玩具,什么变形金刚啊,铠甲勇士啊,各种正版cos娃娃,在房间的两个角落里还分别放着零食架还有书架,有好多玩具好吃的还有书,不过床是硬的,没有弹簧,自然还有一个大书桌....人儿星星眼。
靳白看着人儿的目光,骄傲的说“喜欢吗?”
“嗯嗯,喜欢~这是给我的嘛?”
靳白笑“嗯,我可就你一个弟弟,得好好照顾。”
“谢谢哥~嘿嘿,好开心。”
人儿随手就拿起一个玩具开始拆包装玩,
靳白汗颜“不过我事先告诉你,如果成绩没得到我的满意,房间里的所以东西都没收,听到没?”
“嗯嗯”人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哪儿有时间听这些。
摸了摸人儿的脑袋“行了,别玩了,走,带你参观参观,有的是时间玩。”
人儿恋恋不舍的放下变形金刚,拉着哥哥的手走出房间,其实跟住在爸爸妈那里一样,有哥哥其实也很快乐幸福的!
“这是书房,这是厨房,这是厕所,你房间的旁边是我的房间。”哥哥带人儿一一参观,人儿记得很清楚,房间里哪儿都是暖色调,唯独书房是冷色调,还是以古老的木桌木椅来衬托,貌似还有个落地窗。
离暑假结束还有5天对吧
“嗯呢。”
“你知道你去哪个学校上学嘛?”
“一中!当初摇号的只给1中俩名额,当时的同学们都可羡慕我了,哈哈哈,除了我是摇号的,剩下的貌似都是分片的吧。”
“一中可是有入学考试的,而且师资资源都很好。”
人儿呆萌着大眼睛“啊?考试啊?有啥用.....”
“刚入学的分班考试,决定你在优等班还是差等班。”
“对于我来说也没太大用嘛~嘿嘿,反正我在哪儿都一样,嘿嘿~能玩游戏就行。”
靳白皱眉“跟你说正经事儿,你别跟我嬉皮笑脸,懂?”
看着他哥瞬间黑下来的脸色,人儿也是知道看脸色说话的“……对不起哥”
摸了摸人儿的头“等会儿我给你试卷测试”
“啊?!试卷测试?可是哥,我想出去玩,昨天约了人的……而且哥....你不上班的嘛~”
靳白满头黑线,看着他
“测试过了你就出去玩,不然趁早给你哥们打电话说你去不了了。”
“可是……”(我们都约好了)
“没有什么可是,卷子总分300,你过270就能出去玩。”
“你!!你不讲道理!”
“暑假放两个月的假,你天天出去玩还没玩够?该收心了,上了初中和小学完全不一样。”
人儿撇撇嘴,“我想出去玩……”
靳白瞪了他一眼“接着说。”
“哥....我给我哥们打个电话说我不去了行不.....”
“嗯,去吧。等会儿来书房。”
人儿飞也似的跑到房间,拿出行李里面放的手机。
“今天我可能陪你去不了了。”
“不是每天都去嘛!昨天还说好了陪我呢!”
“可是....可是我哥不让我出去……”
“唉,你这个哥啊?!”
“他还让我做什么测试卷,不过270不让出去。”
“那你做吧,我去网吧接单了,哈哈哈,你不可能上270的,就咱俩水平都一样,我上200都难,去吧,没事,我原谅你了哈哈哈”
听见电话里面猪一样的声音,气愤的把电话挂了,放在床头柜上,走到书房门口,徘徊犹豫了好久,没敢进,心里想的是,他不让我出去玩,还打过我,我跟他还不太熟,我进去该说啥,他让我做卷子我做不下去能溜吗?从哪儿溜?这都是问题。
靳白把门开开看见人儿在门口踱步
“进来。”
人儿慢慢的进来,打量这个书房,这个书房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就是冷.....
貌似看见大的紫檀木桌旁边有一个小的红木桌子,旁边的椅子还放上了垫子。
顺着人儿的目光用手指了指那个红木桌子“上面有卷子,自己做,给你3小时。”
人儿浑身打了个冷战
“这地儿可真冷,跟阴曹地府有一拼啊!话说,靳白,你是不是早就想把我接过来给我特意准备了这么多。哈哈~”靳沫一脸痞子样看着靳白,之前的害怕恐惧一扫而空。
靳白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家弟弟。
坐在了紫檀木椅子上,在抽屉里拿出了一把绘图尺,“彭”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就是上课数学老师的那个特别大的绘图尺)
拿起桌子上的报纸就开始看并平淡的说“这个卷子不到270,差几分我用这个打几下”
然后就认真的看着报纸不说话了。
人儿不屑一顾“切,有什么了不起?”
人儿坐在桌上,叼着笔开始做题……数学做的自己很轻松,基本道道都会,不过语文和英语就没那么乐观了,人儿苦着脑袋,就开始瞎编乱造,显然没把他哥的话当回事,人儿叼着笔愣神。
靳白就这么盯着靳沫,过了一会儿清咳了一声。

残星丿梦2019-04-21 12: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人儿叼着的笔霎时就掉到地上,吓了一激灵。
“你干啥,吓老子一跳!”
靳白皱眉“把你这口头禅给我改了”“卷子做完了?这还不到两小时。”
人儿点了点头
“拿过来。”
“切,你干啥不自己拿”“古代有句老话说得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有句老话说的好,‘求人不如求己’。”
靳白被噎的无语,火瞬间起来了,心想这小子勾火的能力不错,就不知道有没有灭火的能力了,冷笑着拿起绘图尺。
“你!!!你干啥,你放下,你说不过我还要打我不成?!”
“拿过来。”
迫于这个绘图尺,人儿默默的拿了过去,
“站过来,离我这么远,怕我吃了你不成?”
“……”人儿无语,你能把我打死。然后默默的站过去,看着他判卷子
基本很快就判好了,数学96,语文50,英语60。总分206。
人儿沾沾自喜,这可是我第一次英语及格啊,哈哈哈。
靳白皱眉“想什么呢?就这分还能笑出来?记得我刚跟你说了什么么?”
人儿眼睛转了一下,“差270多少分,打多少下。”“卧槽,你不会真打啊!”
靳白把人儿抓过去,就往脸上打了一巴掌。
人儿半边脸麻“我提醒过你,把你口头禅改了,不听?别在让我听见你骂脏话,哪怕是口头禅。”
“打人不打脸!!!!靳白!你!过分了!呜”
“把眼泪给我收回去,还没到你哭的时候。”“还有,你在直呼我全名试试。”
“呜……哥……”人儿秒怂
靳白丝毫不在意人儿的突然变脸“这题是你的真实水平?”
“嗯!不过我觉得我数学应该是满分的啊……不应该啊……语文英语应该是超常发挥了吧,哈哈哈。”
靳白也不在看他,拿起数学试卷就耐心的给他做试卷分析。
“这大题最后一问确实难,你只求做完却忘了最基础的算数?2*6*46等于多少?”
人儿顿时语塞……想不到竟然出错在这个地方,顿时有些懊恼。
“552”
“那你这儿写的645是啥?”
“抱歉……”
“语文英语我也不想给你讲了,还剩5天,我每天会给你留任务,做完每天我给你留的就可以去玩了,做不完也别怪我打你,今天的这64下的帐我不跟你算,接下来的4天你不认真就别怪我翻倍打回来。”
人儿嘟囔“切,有什么了不起,有种你就现在打,切,怂”
靳白气笑,拿起绘图尺把站在旁边的人儿按在桌子上就开打“啪!”
昨天刚打完,今天肿还消,尺子就这么打在屁股上,屁股上的肉凹下去又弹起来。
“嗷呜!你!你说过,今天不打的!”
靳白云淡风轻“是你自己找打,能怪我?”
“啪!啪!啪!”说话间又是3下。
一下一下的狠厉
直直的把人儿的眼泪逼了出来。人儿从喉咙里喊到“你凭什么打我!你算我什么人,凭什么你来家里,我就要挨打,呜”人儿越想越委屈。
“呵,我说过我今天要打你么?”
“我……你不讲理!!!”
“我觉得跟你不用讲道理。”
“啪,啪,啪”一连10下打下去,不算太重,但毕竟是回锅肉啊,“呜啊,别打了”人儿把手挡在了身后不让打。
“还有50下,你有能耐就别喊疼,你不是厉害么,能忍么,挡什么,不是硬气么?”
“呜……”人儿说什么也不肯把手拿走。
靳白直接把人儿的手禁锢在了身后
“哇啊,不打,我听话,不顶嘴了,再也不敢了,呜呜,求你了,别打”
“靳沫,今天我就教你个道理”
“啪,啪,啪”狠厉的落下三下
“呜啊。”
“不要做自不量力的事儿,不要说自不量力的话。”
人儿狠命的想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
靳白眯着眼睛看着他“挣?”
人儿顿时不敢动了。
“我说的话懂了?”
“懂了,呜呜懂了,不打了……”
“给我在重复一遍”
人儿愣了一下。
靳白手上也不闲着,又是连着10下抽下来。
屁股上的疼痛顿时勾了起来
“呜啊”人儿并非不想重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要重复什么……
人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呜啊,你明明……明明不喜欢我,还往死你打,呜呜呜,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我接过来,呜呜”
“我何时说我不喜欢你?”
“呜,你喜欢我为何会打我!”
靳白把绘图尺放在桌子上,把人儿拉起来,在自己面前站定。
“我为什么打你?”
人儿变扭委屈的开口“我顶嘴?卷子没考好。”
“卷子的事儿我说了不打了,你跟我说的什么?我是你哥,也算你的长辈,按照道理,我在怎么不济,你也要叫我一声哥!也要尊敬我吧!可你呢?嗯?你有半点儿尊敬的样子?你这样子有什么资格让我喜欢你?”
人儿听到最后是真的哭了,哭的真的伤心,最后一句话说的太重,人儿受不了……心里想,也是,我这样的人,怎么配让你喜欢。
人儿默默啜泣,一句话也不敢说。
靳白这次也是气过头了,本来想着让自己弟弟来到这儿慢慢改好,谁成想,这小子这么误会他,气他,靳白也是欲哭无泪的好嘛。
人儿就这么站在哥哥面前肆无忌惮的哭,哭声越来越大
“噤声!”
“呜呜呜呜呜!”
“我在说一声,闭嘴,惹的我心烦”
人儿伤心透了,脑袋一直在想着,你这样子有什么资格让我喜欢,闭嘴,惹的我心烦。
人儿的眼睛染上一层薄雾,想着想着就越来越委屈,在靳白面前,跑出书房,想回家找爸爸妈妈,靳白手疾眼快,直接拦下。
“你干什么?!”

残星丿梦2019-04-21 12: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想开这种题材好久了,可是一直没有时间,今天刚刚开了这个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多多支持,嘿嘿,这是我之前的兄弟文http://tieba.baidu.com/p/5851589759?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1.8.1&st=1555822537&unique=5D739A2110451DF291A998707790D83A

残星丿梦2019-04-21 12: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呜呜,我这种人也不配得到你的喜欢,我回家还不行,不在这儿碍你的眼,行么,呜呜呜”
“你!!!”
靳白气场全开,吓的人儿一震,直接把人儿按在了书桌上,动弹不得,拿着绘图尺,扒了裤子就往下砸。
“啪,啪,啪,啪,啪。”
人儿是身疼,是疼的想死的那种疼。
“呜呜啊,呜呜啊。”
靳白是心疼,心越疼,就打的越狠,靳白是心绞痛的厉害,拿着绘图尺的手都留下了一道很深的痕迹。
“你今天敢踏出去一步,我就拿他打死你!”
“啪!啪!啪!啪!……”
“呜呜呜啊。”人儿咬着牙挺着,在也不说一个求饶的字。心想,还真的是躲不过呢,这不会是想打死我吧……我做错了什么?
靳白拿绘图尺的手留下了血,才看见人儿的屁股已经黑紫的不成样子,靳白松手,尺子啪叽掉到了地上。也不在按着人儿了,人儿一抽一抽的疼。
靳白无助的看着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来不及多想,把人儿背在身上拿了一床薄被盖住屁股下楼,放在车上后座上,就开车去医院。
人儿在后面无助的哭着,哭声却越来越小,变成啜泣,谁也不知道这小孩在想什么。
他哥开着车,看着后视镜的人儿不住的心疼,轻声说“今天都是哥不对,哥说的话太重了,打的太狠了,今天怪哥,别哭了……”
人儿的哭声这才一下子爆发出来“哇呜呜呜”
“可是你知道你说的那几句话有多伤哥的心嘛?”
“呜呜呜!”人儿哭声越来越大,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不一会儿也就到了医院,哥哥背着人儿,在医院做着记录,点名要找吴铭,前台的护士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抱歉,这位先生,吴铭医生说他这几天没空,不接单,您要不看看别人?”
背上的人儿就那么老老实实的呆着,看着哥哥吃瘪,竟然有些好笑。
靳白拿出手机,就打了个电话“吴铭你在哪层?帮我看个病!”
“啥啥啥?!你有病?逗我呢?你一个八百年不生病的人”
“不是我,你快给我地址,我在医院楼下。”
“10楼818,来吧。”
他哥背着他,看电梯没开,直接走楼梯,跑的很快,背上的人儿有些不好意思“哥……我自己能走的哥……放我下来。”
看着哥哥的头发上都是汗珠,人儿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小幸福。
“别动,别说话,想让我省力气就老老实实呆着。”
终于还是到了。
“你给我看看孩子!”
“孩子?!这这这孩子是你弟吧?”
“嗯。”
靳白把人儿放在床上,想把披在人儿身上的被子拿下来,人儿死命的拽着,毕竟还有外人呢!好么!
“靳沫,听话,让你吴铭哥哥给你看看。”
“呜!我不要!”
人儿的力气哪儿能比的过他哥,他哥千哄万哄还是哄不好,直接把被子拽了下来。
“呜呜哇!”
人儿手唔着屁股不让看,
吴铭拿着水杯,看着这伤,直接就喷了。
“哇塞,靳白啊,你越来越厉害了,打人都能打的这么狠,何况还是个小孩,吴某人佩服佩服。”
“赶紧的给我看!”
吴铭随手拿来一个喷雾
“可能会有点疼,你按住他。”
靳白把人儿按住“可能会有点疼,忍不住就喊出来,听到没?”
“呜哇哇!不要上药,你放开我!!!呜呜”
吴铭把药开封,往人儿身上喷
“啊,呜”
大致喷完了一遍“你靳白一天天的就会给我找事,这小孩咋的你了,能打这么狠,我可告诉你,这肿块的揉开,不揉开容易得别的病,揉开了也没那么简单,肯定疼。”
“靳白你说你一天天的造什么孽?”
“****嘴,要揉就赶紧的,别废那么多话,都是我的错,赶紧给我弄!”
吴大医生也不在说话,只是嘟囔“我吴铭这一代医生都毁在你靳白手上咯。”
人儿听着她们的对话,嘴上一直说着“不要,不要”之类的话。
“疼就咬我胳膊。”
吴铭听到这话又是一阵无语。
“这有毛巾,大哥。”
吴铭说着投了个毛巾就塞人儿嘴里了。
“再说了,你胳膊不卫生,还让孩子咬,你觉得孩子不嫌弃?”
靳白这两天被噎的无语,也有些可怜。
吴铭揉伤,靳白按住人儿
“呜呜呜呜呜!”
过了10分钟,大概肿块都揉开了,又给人儿喷了一层喷雾。
吴铭说“这孩子瘦的跟猴似的,难保不会发烧,给他打一针预防针吧。”
人儿嘴里的毛巾已经拿了出去
可怜楚楚又无助的拉了拉他哥哥衣摆
“让我干什么都行,呜呜呜,不要打针,求你了,哥哥,呜。”
吴铭一阵无语“小孩,你告诉我,你不打针发烧了怎么办?那可就不是打一针的事儿咯,这事儿你求你哥也没用,他也得听我的。”
“呜呜呜,”人儿直接被吴铭的话怼没了
“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听见没。”
吴铭摸了摸人儿的头,“打一针就好了。”
人儿一脸嫌弃“你!你别摸我头,会长不高的,你离我远点,我不要打针,呜,哥哥,呜呜,不打针。”
靳白摸了摸人儿的头,“乖哦~乖~咱们不打针不打针。”
吴铭在旁边气个半死“为什么你哥摸你头就没事儿,我摸就有事儿?!我告诉你,不打针,发烧了别找我!发烧了更麻烦!”
“呜呜呜,哥,呜呜他凶我,呜”
“你给我出去”这句话是靳白对着吴铭说的。
“你干啥玩意,这是我的办公室诶大哥……你不能为了个弟弟就抛弃自己的兄弟啊,哥们。”
“那你别吓唬孩子,除了打预防针还有什么办法没有?”

残星丿梦2019-04-21 16: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很遗憾的告诉你,没有任何办法,你认为我不想省事?还浪费我宝贵的休息时间呢!就孩子现在这样的状态,百分之99都发烧,不信你自己看着,但是不仅得打退烧针还得吃药,天天喝粥,不能吃大鱼大肉,而且不能吃汉堡的,小朋友,你受得了?”
“呜呜呜,哥,我要打针,呜呜呜,我要吃汉堡!”
吴铭可算捉到孩子的短处了。
靳白勾唇笑,就看着吴铭这么忙前忙后弄针弄药。
“可能会有点疼,不能绷紧肉,听到没,得放松,不然针可能会折进去。”
“哥……我要胳膊……”说完人儿就脸红了,他哥哥笑了,把胳膊递过去,人儿抓着胳膊,就那么大无畏的等着针。
“嗷呜,疼疼疼,哥!”
吴铭快速的打完抽回来。
“好了没事儿了。”
“行,正好,一起走,请你吃饭去。”
“今天?哟呵,我劝你还是带你家小孩回家休息吧。”
“那回来在请你吃”
“行,走吧走吧,我也要休息了。”
默默的把人儿背在身上,盖上被子,慢慢的走下10楼,人儿已经甜甜的睡着了。轻轻的把人儿放在后座上就开车回家,到家把人儿放在小床上,看着人儿睡着的可爱模样,轻轻的落下了一个吻……
关门出了房间。
靳白看了会儿报,就去做饭了。
也就几个小时的功夫,靳沫醒了
看着哥一个菜一个菜的端到桌子上
“哥~”
“醒了?”
“嗯。”
“哥……我想对你说……”
“嗯?”
“哥,对不起……我今天不是故意顶嘴的……让哥生气了……”
哥哥勾唇笑“哥说的话也重了,平了平了。”
人儿脸红到耳朵根
“饭都熟了,还不过来吃?”
人儿站在桌子旁边,想坐下又不敢做
“你就站着吃吧。”人儿像得到了特赦令一样,开始认真的巴拉饭,含糊不清“葛格做的饭真好次,不过葛格我明天可以吃汉堡包嘛……”
想起之前妈妈跟自己说的靳沫爱吃的东西,最爱的就是汉堡包。
“嗯,可以。”
“那葛格我还有个问题”
“问。”
“葛格我明天能不能出去玩……”
“你伤的这么重,你明天还能出去玩?”
“那……哥哥,我……明天可不可以不学习……”
靳白放下筷子,看着小自己7岁的弟弟,就这么盯着。
“不是……哥,我是说我明天在哪儿学习……”
“书房。”
靳白还是盯着弟弟,靳沫拿着碗筷的手不知是该吃还是不该吃。
“哥,你咋不吃饭了啊,挺好吃的,”人儿象征性的往自己嘴里巴拉了几口,看着他哥还是没什么反应。
“哥……”
“哥吃饱了”
“那哥能不能不盯着我看……”
这么一说他哥看的更直白了。
“哥……我错了,不该说我想出去玩……”
“你接着吃,哥就是看你好看。”
嘟囔道“就你这样盯着别人,别人哪里吃的下去。”
靳白直接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你吃吧哥上楼去。”
“哥!别……”
靳白回头忍住笑意“别什么?”
“我要哥陪~”人儿也不知这是第几次脸红了,被哥哥抱在怀里喂着饭。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5岁小孩,哈哈”
人儿眼珠一转“哥比我大七岁,如果我是5岁小孩,那哥也只是12岁小孩,哈哈哈,比我现在还小嘞!哈哈”
“喂你吃饭还不老实,张嘴,啊~”
“啊~”
哥哥把饭喂到人儿嘴里又绕出来,自己吃了。
“哼!哥你真坏!”
“哥就是坏,如果哥不坏,怎么有你这古灵精怪的弟弟?”
“哥~我吃饱了!”
“那哥去刷碗了。你上楼去休息去”
“我也要帮哥刷~”
靳白勾唇“你会?”
“不会!但是我可以学的……”
“行了,你上楼吧,先把你屁股养好了再说,这走路都疼还刷碗,休息去休息去”
人儿顿时脸红,能滴出血来。
“哥!你不许羞我”
人儿一瘸一拐的上楼,到房间里给刷子打电话
“喂,干啥玩意,我正打排位呢”
“你这一天天的除了打游戏还会干啥”
“还会接你电话!”
“话说……我好像有点喜欢我这个哥哥了呢”
“正常正常……啥?!你说啥?!你有点儿喜欢你那个变态哥哥?”
“哪儿变态了!!!!”
“打你,还不变态?”
“切切切,不跟你说了,我要玩变形金刚铠甲勇士了!”
“等等?!这玩意你都有?!”
“那必须的,我哥给买的,还是珍藏版哦~”
“回来带过来给我玩玩!有好东西不给你兄弟玩玩?”
“那是自然~嘿嘿”
“不说了,我接着打了。”
“白白~”
人儿笑呵呵的玩着,其实在那一瞬间人儿突然觉得,并不是只有网络上的游戏才能带给自己快乐。人儿玩的正乐呵,他哥哥进来了。
“明天醒了去书房,哥给了你四天任务。”
“嗯呢……”
“现在晚了,睡吧。”
“好~哥哥晚安安~”
靳白把风关上出了人儿的房间
谁知道就在凌晨,外面又刮风又下雨又打雷,把人儿瞎的够呛,人儿半趴在书桌下面,护着发抖的自己。
哥哥也是碰巧了,上厕所顺便去弟弟房间看看,却不成想是这副样子,把发抖的人儿抱了起来,抱到自己那屋,哄着睡觉。
“害怕了就来找哥,知道嘛”
“嗯……”
不一会儿人儿也就睡着了。
早上人儿自然是睡到自然醒,日上三竿,一睁眼就看着哥哥盯着自己看。
“哥早~”
“你可算醒了,你在不醒,你哥我这条胳膊就废了,被你压了一晚上了,推都推不开。”

残星丿梦2019-04-21 16: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看官们记得留下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哦~

残星丿梦2019-04-21 16: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人儿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笑了笑
“想吃什么?”
“汉堡包!”
靳白用手机点了个餐就带人儿去了书房,让人儿看了看学习计划,其实也不多,都是背的东西。饭来了吃了汉堡,好好学习,任务做完了就跟哥哥一起玩,去看电影,吃东西,之类的。
一转眼这4天就过去了,靳白还是挺欣慰这孩子这几天的听话。
开学早上,靳白给人儿准备了一个大书包
“靳沫起床了,起床了,上学去了。”
人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哥别叫我……让我在睡一会儿,就一会儿~”说着人儿又睡了过去。摸了摸人儿的屁股,肿块都没有了,一点印子都没有了,还行。
“靳沫别睡了,起床了!洗漱去。”
怎么叫都叫不醒,笑笑摇摇头,把人儿拎起来,给人儿换上一中的校服(校服是提前就发的)
一转眼,人儿又躺了下去。
“靳沫,起来!”
人儿迷迷糊糊的起来,又迷迷糊糊的躺下,他哥有点火,赖床可不是好毛病。
把人儿翻过来,冲着人儿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嗷呜,疼!!疼!!!哥干嘛啊!”
“起床了,赶紧的,一会儿上学迟到了。”
人儿磨磨唧唧的起来洗漱吃早点,然后哥哥给他背上书包,开车开进学校里去。
“不对诶哥!!!你的车为什么能开进学校嘞?!”
靳白笑而不语。
人儿一头雾水。
被哥哥拉进了一班教室,路过的学生都可羡慕了,一直夸我哥哥帅之类的,尤其是女生!!!
靳白捏了捏人儿的脸“好好学习听到没?”
“好~哥哥~”
“哥哥再见~”
勾唇“哥去哪儿?哥在这儿上班。”
“啊?哥……你在这儿打扫卫生吗……”
他哥抽了抽嘴角,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去上课吧,乖~”
虽然不知道哥哥是干什么的小孩,还是很开心的进去了。
“刷子?!你也在这个班”
“泡沫!分到一个班了?!哈哈哈哈哈,太有缘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老师进来了,说了一下今天的安排,也说了一下下午考试的事儿,
“咳咳,同学们安静一下,下午会进行分班考试,这个班级也不是你的永恒班级,各努力考出自己的水平吧。”
说完大家一个个都是苦瓜脸,而我们的靳沫就不一样了,毕竟复习过嘛~
上午发书,下午考试。
“嘿,刷子,你觉得你能考到哪班”
“当然是跟你考一个班咯!其余的哪个班都无所谓。”
“我也是!!!”
发完书也就下午了,他哥准时准点儿去他班里接他,刷子和靳沫一起出来。
“刷子,这是我哥!”
“这就是你那变……”变态两个字没说出口,就被靳沫踹了一脚,转口成了“哥哥好。”
“嗯。”
“泡沫,你去哪儿吃,我跟你讲我爸爸非要给我报食堂,我如今要苦逼的去食堂吃饭了,你去不去食堂?”
靳沫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活该啊你,谁让你天天作哈哈哈。”
“行了你快别说了,你去不去食堂吃。”
靳沫也不知道,就看了一眼他哥哥。
靳白说“一起去吧。”
“哈哈哈,看来不止我一个人去食堂咯~”
“切!这只是暂时的!”
三个人一起到了食堂,这食堂也是大,还有一楼二楼三楼
一楼是给学生的,二楼是给老师的,三楼基本上都没人去,普遍贵,但是特别好吃,也是有些教师偶尔来,学生很少。
靳白直接带这俩人去了三楼餐厅,人也少不用排队。
“哇塞,没想到你哥哥这么有钱,居然能来3楼吃饭。”“对了,你哥是干什么的?!居然能在学校呆着,而且你哥还挺帅,是不是跟校长说的,第一天能带家长来?”
“羡慕吧,你羡慕就把你爸爸带学校来。”
后者听到这话呛着了“咳咳,咳咳,去去去,你这话几个意思,就我爸?!我带她来?他不得揍死我?咳咳,咳咳,我可不想看见他,好不容易上学离开他了吧,你还让我把他弄来。再看看你爹多好,不动手不打人,给钱,你做啥都支持,是不是!”
人儿清咳了一声,缓解尴尬,脸上出现了红晕,他哥在旁边意味不明的笑着。
靳白接话“大人打你都是为你好不是?”
“你快得了,就他还为我好?恨不得打死我,管我管的没完没了,看着就心烦,唉。吃饭吃饭行不,别提了。”
靳白听了他的话也只是皱眉,没有再说什么。
人儿认真的巴拉饭,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
一会儿吃完饭,靳白把她们俩送了回去。下午,也就说明要考试了,靳沫坐在余刷前面
“泡沫,还是老规矩,你写完数学给我答案,我写完语文给你答案,英语咱俩靠蒙,肯定能在一个班!”
人儿犹豫了一下,“好~”
考试开始了,3张卷子一起发,简称综合,人儿先做数学,余刷先做语文,俩人做完交换了答案,殊不知正躺办公室的靳白某人正惬意的看着监控,谁知看到了这个情景,气不打一出来。默默的走进考场,想了又想,作弊是要记处分的,怪麻烦,然后打算把人儿和余刷的小条收走,人儿心下一惊,靳白警告意味的冷了他一眼,在别人不见的地方,把两个小条收走,人儿和余刷想哭的心都有了这次。
“离考试结束还有15分钟。”
人儿和余刷疯狂的蒙答案,人儿想想哥哥那个眼神就浑身难受……
考试结束,回到班里,还有1个小时放学。
“余刷和靳沫,去109办公室找靳老师。他找你们。”
听到这个消息,两人都是一惊,出了教室
“你!!泡沫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哥是老师。

残星丿梦2019-04-21 17: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靳沫也是一脸无奈“我真的不知道啊。”
“而且他不只是老师啊,还是年级主任啊,大哥,你哥干啥的你都不知道嘛!”
“我真不知道……”人儿现在欲哭无泪。
两人磨叽到了靳白的办公室,敲门
“进。”
“哥……”
“靳老师好……”
俩人看着都挺蔫,人儿眼尖,一眼看见绘图尺,都被那玩意打出阴影了,下意识一抖。
“来,说说,下午什么情况?”
“您别怪靳沫,是我让他给我抄数学的。”
人儿撇嘴“我也抄了他语文”
异口同声“但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你们俩高中了,知道么?作弊是好事儿?之后不许了,听见没?”
人儿小鸡啄米的点头,余刷也跟着点。
拿起绘图尺“你俩把手给我伸出来。”
余刷有点懵,人儿默默把左手伸出来
“双手,快点,别耗我耐心。”
人儿默默的伸出双手,用眼神示意余刷。
余刷这才反应过来“你虽然是老师!还是他哥哥……但是……但是老师打人是犯法的!!”
“哦~或许你更希望让你爸爸出面解决?作弊可是要受处分的。”
吓唬着余刷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打电话。
“别打!我伸手还不行!早知道你是老师我就不跟你们说那么多了!别告诉他,告诉他我还不得被打死……”
“呵,知道会被打还作弊,那就是没受够,还想挨”
作势要给他爸爸打电话
软下声音“靳老师……你打我……别给我爸打电话。”
靳沫咬着嘴唇“哥,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他跟我作弊的!这样我俩就能考一样的分,进一样的班了,哥,你要打就打我吧,都是我的错,别给他爸爸打电话,他爸爸真的会打死他的……”
放下手机,勾唇“你就不怕我打死你?”
人儿一抖,上次被打的去了医院的场景历历在目。
“靳老师别怪他!都怪我……这些话都是我说的,靳老师。”
“多说无益,伸手。”
俩人听话的把双手伸出来。
就那么一左一右的打着,贯穿着两个人的手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
“嘶,嗷呜……”俩人都忍的辛苦。
“以后,余刷你在让我看见你作弊,直接让你父亲领走,谁说都没用,至于你,”目光转向人儿
“啪!”重重的甩了一记“你大可以试试。”
“嗷呜,疼,”
“啪!啪!啪!啪。”
一人挨了30下手心,人儿没哭出来,这是第一次,两个人的手掌都肿了一层。
“记住了?”
两人异口同声“记住了”
“记住了靳老师,我不敢了……别告诉我爸。”
“嗯,余刷你先回去吧。”
余刷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泡沫,泡沫回了他一个没事的眼神,余刷出去了。
人儿就站在哥哥面前,手心一抽一抽的疼“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写个保证之类的?”
人儿看了看自己两个红肿的爪子,有些委屈……
“或者说,你想在挨一顿?”
人儿委屈了,眼睛带了一层薄雾。
“憋回去,别给我哭。”
给人儿拿了个笔拿了个纸,“检讨1000字,有问题?”
人儿摇了摇头,想坐在沙发上写
靳白冷冷道“你给我站那儿写。”
“呜!”
“你还委屈?!”
“呜呜,你欺负人,呜呜呜,我都这样了你还让我写检讨,你不是人,呜呜呜。”
勾唇冷笑“你知道我看见你作弊什么心情么?嗯?”
“反正我在你心里就不是个好学生,呜呜呜”
靳白拿着绘图尺站起来“靳沫,你找打?”
人儿怂了“别……别我写……哥我错了,呜呜”
人儿委屈巴巴的一边吹爪子,一边写检讨,时不时还用可怜的眼光看着哥哥,可是都被哥哥忽视了,人儿垂头丧气的继续写。轻轻握笔,努力把字写好,身上出了一层薄汗。
哥哥心里又何尝不心疼……
写完了把纸给哥哥看……靳沫口袋里一阵铃声响了,点开是爸爸妈妈
“喂,妈妈~”
“乖儿子,在你哥那儿过的好嘛?你哥没欺负你吧”
不知咋的,人儿却想哭。
“好~我哥待我可好了,还给我买汉堡吃……”
“好就行。”
“妈妈你现在在哪儿玩。”
“你哥哥给我们钱让我们去旅游,现在在泰国,你爸爸非要去看人妖,这老不死的。”
“哈哈哈,玩的开心~妈妈~”
“乖儿子,你也是,要好好学习听你哥的话,别惹你哥不开心,知道嘛?”
“知道啦,妈妈~好好玩,我挂啦~”
人儿鼻子酸酸的。
“委屈了?”
“不敢……”
“瞎说,这个检讨就算过关了,我的话从来不说第二遍,所以你的错,要是犯第二次,你自己掂量,懂?”
“嗯……”
“来,别委屈了,哥哥抱。”
人儿用手掌轻轻的抱着哥哥“呜呜哥……我……”
“不委屈,乖~”
人儿就这么抱着他哥,轻轻的哭着,哥哥给拍着背。
“小哭包,学校人都快走完了,还不回家?”
“哼!”一副我这样还不是你造成的表情。
“行啦,你想去哪儿吃,哥请你。”
人儿脱口而出“汉堡包~”
“不行,上次刚吃过,一个月吃一回可以,垃圾食品不能总吃知道嘛?”
人儿扁扁嘴想接着哭。
“你还想吃什么?”
人儿眼睛转了个圈“哥……我想吃汉堡包,哥带我去吃嘛~”

残星丿梦2019-04-21 17: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为啥还是没啥人

残星丿梦2019-04-21 17: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默默的刷一下我的帖子,蹭热度

残星丿梦2019-04-21 19: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0

残星丿梦2019-04-21 19: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9

残星丿梦2019-04-21 19: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8

残星丿梦2019-04-21 19: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7

残星丿梦2019-04-21 19: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6

残星丿梦2019-04-21 19: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