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作者:顾荣文案丞相家的女儿是大齐出了名的神童,三岁便

楼主:fftwyye 字数:82661字 评论数:14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转载】作者:顾荣
文案
丞相家的女儿是大齐出了名的神童,三岁便能将论语倒背如流,七岁便可七步成诗大齐的小皇帝唐熠身为一国之君却是一个吐词不清、人人堪忧的傻子,每当大齐百姓提起来便是一摇头叹息,一副国之将亡的样子。心地善良的相府小姐在成年后决定挺身而出,牺牲自己的幸福拯救大齐百姓。等她嫁给“他”之后,才发现他是“她”,而“他”也不像她想的那样傻八方来朝,百年兴盛,本是流芳千古的佳话,却好像少了点什么?——少了个团子


fftwyye2019-04-16 12:03: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1章 阻拦 陈嘉从宫里回来了。 陈家人松了一口气。 回来了就好,就怕陈嘉被困在宫中一辈子出不来。 但她脸上的笑意是怎么回事?那笑容比天上的日头还要明媚,眼里冒出的亮光比星星还要璀璨几分。 明明早上进宫时她还是一张冰块脸,不情不愿的。 难不成在宫里发生了什么? 陈家众人忧心忡忡。 陈相爷是第一个察觉到陈嘉的反常,带了几分关切,试探道:“嘉嘉,你还好吧?在宫里过得怎么样啊?” 陈嘉很是兴奋的点了点头,瞥见母亲陈夫人的身影,便扑到母亲的怀里蹭了蹭,咯咯的笑个不停。 众人一头雾水,面上的疑惑之色越发凝重。 “阿爹、阿娘,女儿要成亲了。”说完她有些不好意思,又将红通通的脸蛋埋入陈夫人的怀里。 成亲! 这两个字顿时化作一道闪电,劈哩哗啦的在陈家众人脑中炸开。 陈相爷不可置信,“莫非?你要嫁给太子!” 陈嘉抬起头,羞怯的笑了笑。 陈夫人见她这个反应,立即就慌了,也顾不得这是大门口,便慌忙反对,“不行!” 怎么就不可以了? 不是一男一女就能成亲吗?不是两情相悦就能幸福吗?难不成阿娘往日说的话都是骗她的? 陈嘉有些不开心,离开了陈夫人的怀里,双手却拉着她的袖子撒娇。 “可我就想嫁给一一啊。” “阿娘,我真的喜欢他…” “阿爹~阿娘~” 陈嘉自信的看着面前的众人,等着他们点头。 从小到大,阿爹阿娘还有哥哥们从来没有拒绝过她任何事,就算一时不同意,只要她再坚持一会儿、多撒几次娇,他们便会心软答应了她的请求。 可随着时间的推长,陈相爷和陈夫人都没有应声,陈嘉有些忐忑,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泪汪汪的望着他们,模样很是可怜。 陈相爷见她这般坚持,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女儿要嫁给那个太子,他自是不愿的。 他舍不得这般娇俏聪慧的孩子嫁给那样的一个人。太子,若还是从前的太子便好了,金童玉女自是一段上好的姻缘。偏偏… 可亲妹妹陈贵妃的苦苦哀求也叫他十分为难。 太子是陈贵妃后半生的依靠,不能丢了储君的位置。偏偏太子已经傻了,虽说皇上素来疼爱这唯一的儿子,却难保他为了社稷考虑,从宗室里过继个孩子做储君? 陈贵妃想让嘉嘉嫁给太子,将陈家的利益和东宫绑在一起,如此一来太子的位置便稳固许多。 如今,女儿愿意主动嫁给太子,两边都满意

fftwyye2019-04-16 12:04: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似乎再好不好过了。 但他还是不舍得女儿受罪。 “嘉嘉,你可想好了,太子他如今是个什么情形,你日后不会后悔?” 陈嘉一听这话,便知道父亲动摇了,顿时脸上的神色鲜活了许多。 “女儿知道,不会后悔的。” 陈夫人瞪了一眼丈夫,再看向陈嘉时,眼神复杂得很,半是疼惜半是气恼。 她见女儿那般欢喜,心中的酸意越发浓烈,“乖乖,你可知道那太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就是个半死不活的傻子!他能给你幸福吗!” 涉及到乖女儿的终生幸福,一向温婉的丞相夫人竟也说出了这般大逆不道、诋毁储君的话儿。 陈嘉还未来得及反驳,背后便响起了一记咳嗽声。 陈家众人望过去,一片囧然。 那人不是皇帝面前的总管太监吗,他怎么来了? 重点是,这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了怎么破?

fftwyye2019-04-16 12:0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2章 红线 王总管是来宣旨的,宣婚旨。 圣旨念完后,陈相爷迟迟没有动作。 他不想接这个圣旨。 “相爷,可是欢喜傻了?不过啊,这圣旨还是得先接了不是?”王总管将圣旨往前推了推,不动声色的提醒,“君恩浩荡,相爷可不要辜负了陛下的良苦用心。” 陈夫人暗暗拉住陈相爷的后袍,向王总管询问道:“公公,您这旨意会不会宣错了啊?” 陈嘉起身从王总管手里接过那圣旨,看着上面的龙飞凤舞的字迹,眉飞色舞。 “阿娘,不会出错的。我出宫前便跟姑姑说好了,赐婚的圣旨一会儿就到。姑姑果然没有骗我。” 陈夫人:“……” 陈夫人犟不过女儿,还不能支使丈夫吗?便朝着陈相爷眨了眨眼。 夫妻俩相处了二十多年,一个眼神便能传达信息。 陈相爷果然明白了陈夫人的意思。 “王总管这是要启程回宫了吧?” 王总管:“…” 你连杯热茶都不倒? 陈相爷果然是这大齐最抠的人。 “是啊,陛下挂念太子的伤势,身边离不得人。” “那本相便与你一道进宫谢恩吧。” 谢恩?才不是!都没领旨呢,谢什么恩。 他进宫是找皇上退婚的。 陈嘉可不知道陈相爷的算盘,拿着那卷明黄的圣旨欢欢喜喜的进了闺房,准备绣嫁衣。 陈夫人还从未见过女儿对什么事情如此上心,越发觉得女儿这是陷入了情障。 对于女儿前后态度的转变,陈夫人好奇得紧,“乖乖,你怎么突然愿意嫁给太子了?” “太子英俊不凡,是个女子都愿意嫁他。” 说这话的时候,陈嘉笑得可甜了,双眼弯弯似月牙儿。 这情障陷得可不浅啊。 陈夫人心急如焚,“你那是拿什么话来哄我?先前太子还没傻、风流倜傥时,你便不愿意嫁他,怎么如今他傻了,你倒是愿意?” 那时,她又没见过太子。如果早知道的话,她便早些答应了姑姑的提议。 陈嘉将手里的红线穿过针孔,眯着双眼,笑道:“那是因为月老现在才牵的红线啊。” 净拿来话来哄她! 陈夫人知晓自己是没法从女儿这里斩断情缘了,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陈相爷上。 *** 傍晚的时候,陈府来了一位娇客。 陈嘉和这个表姐的关系极要好,见了面便拉着手亲热的说话儿。 “表姐,你怎么来了?” 林娇定定的打望她,咬唇问道,“我听说你家今天来了婚旨,可是真的?” “呀,你这么快就知道了?”

fftwyye2019-04-16 12:0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陈嘉有些惊讶,随后又点头。 “那婚旨是给你的?” “嗯。” 林娇一下子跌坐在榻上,软软的靠着桌几。她脸色发白,好似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是她的!真的是她的… 她知晓自己不该生出那样的心思,可她就是就控制不住自己。 情思像墙上的藤蔓,一点一点的蔓延,不知不觉侵占她的心田。 两年了,她极少踏入这丞相府,不去见表妹。她想着只要不见面,时间长了,那心思便淡了。 可前几日京中流传表妹要入东宫的消息,到底让她乱了心神。 今日的那一道圣旨,让她再也坐不住,顶着星光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丞相府。 沉浸在喜悦中的陈嘉并未发现林娇的异常,她将自己描好花样子递给林娇,商议道:“表姐,你看用它做喜盖可好?” “还行。” 林娇专注得看着自己的表妹,面若银盘,肤如白雪,双眼盈盈似秋水。 “表姐,你这般看着我作甚?” 陈嘉脸色微红,总觉得今晚的表姐表现有些异常。 “你以后就要嫁进宫了,想见你一遍怕是难得很,如今能多看一会儿便是一会儿。” 林娇拉过陈嘉的一只手,看着上面细小的针孔,眼里划过一丝疼惜,“你明知道自个儿的女红不怎样,居然还拿了针线绣喜盖,不是在作践自己吗?” 陈嘉有些不服气,“哪有,师傅布置的女红作业,我每次都是优好不好?” “亏你还记得作业啊?”似想起了什么,林娇的眉目重新舒展开,脸上的堆满了笑意,“你难道都忘了你的女红作业都是我替你做的?” “有吗?”陈嘉也回想起了在姨母家寄住的时光。 五岁那年,她得了一场重病,身子里有了寒毒,须得每日浸泡温泉疗养。可京城地居北方,气候干冷,一年里也就那三五个月的暖和日子,实在不利于她养病。 姨母嫁给了镇南王,定居在四季如春的云南,那儿倒是个好养生的地方。恰好姨母有个年岁跟她相仿的女儿,如此她娘便将她送去了云南。 在姨母家的六年,她过得极舒心。 小时候,每日里的消遣便是同表姐喝茶吃点心,逛街赏花。稍大一点时姨母为她们请了女先生,叫她们琴棋书画、女红、烹饪。 这六艺中她最爱的便是书和棋。这两样只要坐着便能学好,不似那女红、烹饪那般劳累。 先生十分严厉,每次都会布置课业,若课业没有完成便会打手心。 第一次她不知道这个规矩,便挨了打,手心红肿得厉害,连筷子都握不住。

fftwyye2019-04-16 12:06: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之后,她的课业都是表姐帮她做的。 十二岁那年,朝廷撤藩,姨母举家搬迁到了京城,她便跟着回来了。 居然也有两年的日子了。 “好了,我不过随便一说你还恼了我,不跟我说话了不成?” 林娇见陈嘉不应声,有些担心,便主动开口赔罪:“你既然这般欢喜,那这嫁衣我帮你绣便是。” 果然,林娇转身去找那绣盒。 只是转身的刹那,眼里的泪珠忍不住滑落。 “从前我替你做绣活,内心都是欢喜的。”可如今要替你绣嫁衣,我的心却疼得像针扎一般… 陈嘉见林娇的动作,大呼一声“不可”,匆忙拿过绣盒,将它躲在背后,似乎里面藏了什么秘密。 “表姐待我好,我是明白的。可这嫁衣还是要自己亲手绣才能彰显诚心,才能得到天神的祝福,就不必劳烦表姐了。” 林娇被推开后,满心怅然。她与她竟生分了,竟说出了“劳烦”这样的客气话。 “你那绣盒里装了什么?” 表妹那般宝贝,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稀罕物。 “没什么,没什么。”陈嘉脸上闪过一阵慌乱,将绣盒塞进枕头底下,不放心,又拉过被子盖住。 做完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林娇见她那模样,忍不住发笑,她以为这般就能藏住不成?果然是小孩心性。 陈嘉见林娇还是双眼直直的望着那枕头,心头发急,又生不出其它法子叫林娇离开,脸儿涨得通红。 恰好,前院传来动静,她便拉着林娇去了前头。 陈相爷回来了。 手里捧着一卷明黄的圣旨,脸儿绷得紧紧的,像谁欠了他十万八千两银子一般。 只是他一开口,陈夫人便笑了。 “嘉嘉,你这亲事怕是要糊了。”

fftwyye2019-04-16 12:07: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3章 醋意 陈嘉和太子的那门亲事到底是糊了,还留了个后患。 陈相爷拿回家的那道圣旨竟封了陈嘉为永宁公主。皇帝要收陈嘉做义女! 这下可好,太子和陈嘉成了名副其实的亲兄妹,他俩这辈子的姻缘路算是走到了尽头。 陈嘉也知晓她若成了公主,便再不能嫁与太子,她得将从前的那点绮思掐断,断得一干二净。 这打击太大,叫她一时间承受不住,身子一仰便晕厥了过去。 陈嘉的这一晕,让丞相府的众人慌了神,连夜去请了御医来诊治。 御医诊治过后,只说她是身子骨弱,受不得打击,今日这般怕是听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大喜大悲之下,乱了心神。 御医开了两幅宁心静神的方子帮她稳住心脉,又嘱咐日后得好生调养,不可再刺激,若陈嘉有什么要求便尽量满足就是。 陈相爷和陈夫人听了之后暗暗后悔,自责今日不该那般心急,二人想要要留下来照顾陈嘉,却被林娇劝回去休息。 夫妻俩刚离开,陈嘉便醒了。 林娇转过来便看见她睁着眼,木木的望着头头顶的房梁。 “既然醒了,那便喝药吧。”林娇端过药碗,轻吹一口凉气,递到陈嘉的嘴边,却被她偏头躲过。 林娇摇了摇头,佯装出拿她无可奈何的模样,轻笑道:“我知道你怕苦,这不连蜜饯都备好了?来,喝了药才能将养好身子。” “养好身子作甚?若是不能做我喜欢的事,嫁我喜欢的人,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早些解脱了。”陈嘉也不看林娇,懒散的躺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林娇却是怒了。她放下药碗,坐到床上,扳着陈嘉的肩膀,强迫她和自己对视。 “表妹,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你年纪轻轻怎么就生出这样的想法?为了桩亲事你就这般寻死觅活的,哪还有京城第一才女的傲气和聪慧? 你如此轻践自己的生命,可曾想过姨父姨母?他们若知晓你说出这样的气话会多么伤心难过?” 你可曾想过我会如何难过?你就这般不在意我?

fftwyye2019-04-16 12:07: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这一番真心实意的斥责终是将陈嘉唤了回来,她坐起身子,靠在林娇的肩膀上,哽咽道:“表姐,对不起,是我任性了,太自私。” 林娇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珠儿,疼惜道:“没事,表姐原谅你了,你先将这药喝了。” 陈嘉乖乖点头,端起药碗一口喝了下去。 “吃颗蜜饯,去去苦味。” “不用了。”陈嘉望着林娇,泪眼朦胧,指着胸口道:“表姐,药不苦。可我心里苦。胸口那好疼,那里好像有把剪子在绞着我的肠子,一阵一阵的,疼得我连气都出不顺畅。” 林娇怔住,险些将手上的蜜饯盘子摔碎。 她原以为表妹愿意嫁给太子,不过是因为到了豆蔻之年,情窦初生。太子皮相甚好,又有那般显赫的背景,表妹一时被迷惑倒也正常。可如今看她这神情,分明是情根深种。 他们是何时有了这般深厚的情谊? “我替你揉揉。”林娇轻轻揉搓那团绵软,心中却无一丝绮念,只有满心的苦涩。 清冷的月光透过纱窗洒了进来,洁净的地板铺上了一层白霜,映着屋子里的一切惨白如纸,外边不时响起两道哀怨的蝉鸣,更是衬着这一室凄凉。 灯火如豆,凉风拂过,烛光微摇,地上两道偎依的影子也有些散形。 林娇叹了口气,她俩果真没缘分,连个影子都留不住? 肩膀那处的湿意渐重,想必那双灵动的眼睛早已红肿不堪了吧? 林娇终是不忍陈嘉这般难过,沉思片刻,开了口,“表妹,你莫要这般伤怀。依我看你和太子的缘分未必就断绝了,还有转圜的余地。” 还有转圜的余地? 陈嘉惊喜万分,扬起鹅蛋脸,满是期待的望着林娇,“表姐可有什么好的法子?” 林娇咽下心中的苦涩,替陈嘉出了个主意,“你可还记得姨父今晚带回来的圣旨?那上面的内容可不只是封你为公主,还让你进宫去探望贵妃娘娘。” 有吗?她那时只听了前半截旨意,便已心神恍惚哪还留意后面说了什么? “表姐是让我去求姑姑?” 林娇摇了摇头,“前头赐婚的旨是贵妃下的,封你做公主的旨是皇上下的。表妹以为贵妃娘娘的懿旨能越过皇上的圣旨?”

fftwyye2019-04-16 12:08: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自是不能的。陈嘉眼里的亮光一下子又变得黯淡了。 “可若是太子殿下执意要娶你为妻呢?皇上必然会考虑一番的。” “但…我如今已是公主了啊,何况太子殿下如今昏睡不醒,我又能如何让他去跟皇上请旨?” 陈嘉的神识逐渐清醒,一丝一缕的分析如今的情形,“再者太子和皇上感情深厚,我又怎好让他为了我和皇上生出嫌隙?我不想叫他为难。” 这还没嫁过去就护上了!林娇越发的觉得自己在表妹心中份量会越来越低。 “既然皇上和太子殿下的感情这般好,皇上也不会舍得太子殿下难过的。再说了,你在宫中就不会想法子让皇上贵妃觉得你和太子殿下在一起是一桩良缘吗?主动让皇上赐婚?” “这…那我便想法子留在宫中就好了,日子一长,他们便会知晓我和太子之间的情意,定不会再拆散了我们。” 陈嘉抱住林娇的胳膊,嬉笑道:“这京中都说我是最聪慧的女子,却不知晓表姐比我聪慧百倍,是真正的女诸葛。表姐,你为何总喜欢藏拙啊?” 这个小傻子。京城里只需要一位才女就好。 林娇爱抚着怀中柔顺的乌发,笑道:“你知道我是不喜热闹的,不稀罕那盛名。” “也是,表姐的性子最是淡泊宁静,如同山间的幽兰,静悄悄的绽放,芬芳了世人,叫人眷念。” 那你对我可曾有过眷念不舍? “睡吧。”林娇拉过被子,盖住两人,一同入了梦。 翌日,天色微微发亮,陈嘉便起床梳洗,寻思着宫门一开便进去。 昨夜歇下时太晚,睡得并不安稳,林娇便被这一番动静惊醒了。 她见陈嘉眼皮下泛着青黑,精神却是极好,不由得问道:“你起得这般早,这是要做什么?”

fftwyye2019-04-16 12:09: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进宫啊!”陈嘉正在描眉,铜镜里的她巧笑嫣然,发髻边上别着一朵浅粉的秋海棠,模样甚是娇俏。 进宫了,便要见到那人,所以她才这般高兴吧。 “那你等我下,我收拾收拾也与你一道去。”林娇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陈嘉立即起身止住了她的动作,“不要。表姐昨日一夜未归,想必姨母她们定是紧张了吧,你先回府去宽慰姨母的心吧。” 她不能让表姐和她一道进宫,表姐比她沉稳大气,姿容明艳,最得那些贵夫人的欢心了,万一姑姑看上了表姐做太子妃怎么办? 更何况,太子如今的心智只有三岁,记不得她与他的往事,移情别恋了可如何是好? 她不会给其它女人接近太子的机会,就算是表姐也不行。

fftwyye2019-04-16 12:09: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4章 太子 陈嘉入宫是借着探望贵妃的名头,既如此进了宫势必先要去陈贵妃那里请安。 如此又少不得磨蹭些时间。 她有些埋怨这皇宫中的规矩,实在繁多,这般相处哪还能自在的过日子? 她心头却是越发的疼惜起太子来,难怪她当年问太子日子过得快活不,太子没有应声,只是很勉强的笑了笑。 皇宫真是个富丽堂皇的笼子。 前头去通传的宫女回来了,告诉她贵妃去了东宫照料太子。她道了声谢便急匆匆的往东宫去了。 进东宫时,她止住了要进去通传的宫女,一个人悄悄的进了寝殿。 一只脚刚踏入寝殿,浓郁的药香便迎面袭来,那空气中的苦涩叫她眉头紧锁。 来不及埋怨这屋子不通风,她便听见里面两道低低交谈的女声。 咦,什么人,明知道太子抱恙在身需要静养,竟还敢在这里吵闹? 透过珠帘,她瞧清了里面的人影。 坐在床榻上正擦泪的便是太子生母陈贵妃,边上立着的那个则是陈贵妃的奶妈孙嬷嬷。 “娘娘,太子吉人自有天相,总会好起来的,您也不要太过伤心,仔细哭坏了身子。”孙嬷嬷拍了拍自家主子的肩膀,小心的劝慰。 陈贵妃止住了哭声,“若是能让熠儿好起来,身子似从前那般康健,就是拿了我的命也成。” 陈贵妃说着又哭了起来,抽抽答答,像是春雨打在凋谢的花瓣上,叫人一听就觉得心疼。 孙嬷嬷听到这句,脸色大变,连忙道:“娘娘,您千万不能这么想啊。您说太子殿下若是醒过来了,却发现您熬坏了身子,那该多自责啊? 太子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到时肯定会日夜不歇的照顾您,他不过大病初愈,哪能再禁受折腾啊?” 陈贵妃摸着太子精致却无一丝血色的脸蛋,不住的叹气,“熠儿,她从生下来就没过过好日子,都是因为我当年一时迷了心窍,才会害得她如今落得这个下场。你说我当年那样做是不是做错了? 如果熠儿不是太子,便不会从小被逼着学习四书五经,被逼着习武,更不会才十四岁就上战场,归来时伤痕累累,更不会陷入今日这般的险境? 都怪我、都怪我?” 陈贵妃哭得越发大声了,那哭声里的懊悔和自责连陈嘉这样一头雾水的人也听了出来。 她能感受到姑姑对太子那深切的母爱,但姑姑当年究竟做了什么事,为何今日这般懊悔? 孙嬷嬷心里发急,生怕主子一不小心就将这么多年辛苦隐藏的秘密给说了出来,这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宫墙外有没有人听着呢? 偏她又只是一个下人,虽

fftwyye2019-04-16 12:09: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同主子情谊深厚,却也不好僭越了,肆意打断主子。 她好不容易瞄到桌上的青瓷茶盏,便赶紧倒了杯茶递给陈贵妃,“娘娘怕是渴了吧,喝点茶润润嗓子。” 陈贵妃兀自沉浸在悲伤中,哪有孙嬷嬷想的那般多,也就没有接下孙嬷嬷递过来的梯子,依旧念叨着。 孙嬷嬷捧着茶盏,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主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主子在家时因着是家中唯一的女儿,众人将她宠上了天,好在主子明事理,倒没有生出什么骄奢蛮横的性子。 后来主子在花灯会上遇见了微服私访的皇上,两人一见钟情,皇上便将主子接进宫里了。 主子在宫中有皇上的宠爱,没有受过什么搓摩,如出阁前一般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却也因此遭了皇后的妒忌。 主子生太子时,边境不稳,南蛮大军势如破竹一下子攻下了大齐几座城池,皇上决意亲征平叛。因此给了皇后机会使绊子。 主子在生产前夕饮用的安胎药里竟出现了藏红花,汤药入肚后,便腹痛不止。 御医监里的御医也不知是奉了谁的命令,竟无一人前来医治。 好在她年轻时学过点药理,又有过养孩子的经验,才让主子平安产下一位公主。 即便是这样,主子还是伤了元气,往后再不能生育。 主子也是在那时才察觉后宫艰险,一时不慎便会葬送了性命。都说为母则强,一向性子良善的主子,竟撒下了弥天大谎,声称当夜产下的是一名皇子。 只有皇子才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叫那些龙使出面保护主子和太子,阻止皇后的阴谋。 为了保密,主子更是下令将当晚进过产房的人都下了哑药,不让半点消息泄露出去。

fftwyye2019-04-16 12:12: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可那都是迫不得已才想的法子啊,如今看着太子殿下为储君这个身份劳累,做娘的怎能忍心,主子自是后悔了。 “娘娘你可千万不能累坏了自己啊,太子殿下如今这情形,怕是难大好,往日里她就遭了不少人的妒忌,这下子落了难,只怕那些人会猛烈报复。 太子殿下如今需要您的庇佑啊。” 孙嬷嬷这一番掏心窝子的话终于将陈贵妃的眼泪彻底止住了。 “嬷嬷你说得对,如今熠儿处境危险,我这个母妃更是不能再垮下去了。”她站起身子,扶着孙嬷嬷的手道,“你可明白我为何要给嘉嘉和熠儿赐婚?” 陈嘉也竖起耳朵,打起十二分精神,留心里面的话。 孙嬷嬷却是迟疑了,“老奴不知。” “嘉嘉是我陈氏一族唯一的女子,若她嫁给了熠儿,那熠儿和陈家的关系更是紧密,储君之位就更稳固了。”陈贵妃不慌不忙的说着,穿过了珠帘,准备出去。 联姻! 陈嘉心中划过一丝酸涩,她没想到姑姑赐婚竟是这个缘由。那姑姑是什么时候就有了这般心思呢? 她在陈府每日见到的便是父母恩爱、兄弟友爱的场景,在云南的那几年姨母家中众人对她也是真心实意的好。 她身边的一切都太过美好,以至于她忘了史书中的惨烈和阴暗。如今骤然逢变,自然是又惊又痛。 尤其是想到往日姑姑对她的好,她便越发的觉得难受。 她在云南之时,姑姑每年都会给她送去不少东西,生辰贺礼、珍贵药材,京城里、江南边上新兴的首饰、布料,或是异域特色小玩意,花样繁多,不计其数。 难道那些都是假的、都是别有用心的? 她还未想明白,里头又响起了交谈声。 “当然那并不是最关键的原因。熠儿的身份便注定了嫁给她的女子难以得到幸福。 嘉嘉也算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也不是很情愿她进宫,耽搁了这一生的幸福。”陈贵妃停顿了一会儿,声音变得激动了起来,“可你知道吗,嘉嘉居然是凰女的命格,她是注定要当皇后的。 若她不与熠儿成亲,若是嫁给了其它男子,这大齐岂不十分危险?熠儿作为大齐储君,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陈嘉愣了一下,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是凰女的命格啊?随即一晒。 命格之说?她是不信的。曾有大师说她这一生都不会遇上心爱的男子,可如今她不就喜欢上了太子吗? 可见那些什么大师都是诳人的,做不得真。 陈嘉躲在那帷幔后头静静看着,陈贵妃紧紧握住孙嬷嬷的手,神情颇为激动,好似溺水之人抓住了唯一的那根救命稻草。

fftwyye2019-04-16 12:12: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她现下倒没有之前那般痛苦了,姑姑虽疼爱她,但哪比得上她的亲儿子呢?何况姑姑的意图与她的愿望并不矛盾,她也不必再去寻不痛快了。 只要姑姑日后不要学那些坏婆婆,给太子塞几门小妾,那样她可是万万不许的。 “难怪娘娘那般着急赐婚。”孙嬷嬷轻轻揉着陈贵妃的双肩,面上尽是了然之色。 陈贵妃饮了一口茶水又道:“本来我也没那么着急,原打算今后多召见嘉嘉几次,让这个两个孩子生出些情愫来再赐婚的。 谁知道熠儿陪着他父皇去祭天遇上了刺客,回来就成了这般模样,我这不是怕皇上厌弃了她,才想着早些定下亲事,保护熠儿。” “娘娘不必忧心,儿孙自有儿孙福,该来的缘分是挡不住的。”孙嬷嬷接道。 陈贵妃听了这话之后,面色稍虞,似带着点满足,感叹道:“可不是嘛,昨日我召嘉嘉入宫,来看望熠儿,两人不过第一次见面便生了情分。 你看熠儿这几日都沉睡,怎么唤都醒不来,唯独嘉嘉来了她便醒过一次,这岂不就是她们的缘分?嘉嘉也说她看熠儿眼熟,可不就是天赐良缘? 如今我就只盼着嘉嘉这个小福星能呆在熠儿身边久一点,两个孩子都好好的。” 孙嬷嬷也是看着太子长大的,知晓太子不易,连连说道,“会的,娘娘就安心吧,太子殿下那般俊秀的人儿,阎王老爷舍不得带走她的。再说了咱们大齐百姓也离不了这位贤明能干的储君啊。” “贤明能干?我倒是希望她能平庸一点…”那样就不会遭人妒恨,不会被迫害了。 陈贵妃又看了太子一眼,细细的掖好被子,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待二人走远,陈嘉才从帷幔后头走出来,来到了床榻边上,深情的看着床榻上的人。 那人容颜甚好,肤色晶莹剔透,眉目如画,比画中的仙女还要好看几分,唯有那又黑又直的剑眉彰显了她的英气,衬出她储君的过人风姿。 也是,上过战场的人,风骨自然是不同的。 可此刻,那人就这样静静的躺在这儿,唇色发白,双眼紧闭,这副毫无生气的模样叫她疼惜不已。 这个傻子,当年在战场时便不管不顾、奋力杀敌,仿佛不要命了,这次怕也是爱惜君父心切,才会让那刺客得手吧? 她的伤究竟有多重啊? 陈嘉突然生出了想要剥开她的衣裳看一看伤势的冲动,可看着那张闭着双眼、神态安然的脸时,她就下不了手。 她是个女子啊,怎么能作出那等轻浮的动作! 那人又昏睡着,她这般行径岂不是趁人之危? 可再看那人的脸,

fftwyye2019-04-16 12:14: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她心中又十分意动。 待她意识回笼时,才发现她的手已经放到了太子的胸前。

fftwyye2019-04-16 12:14: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5章 女子 陈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太子,见她呼吸平缓,猜测她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的。 这般想着她便不再迟疑,一双手半是哆嗦半是激动的解开了太子的外衣带子。 “咳咳咳” 床上突然响起的一声咳嗽,惊得那正心虚的某人一下子停住了动作,作案的双手也猛地压到了太子的胸上。 这是…要醒了? 半盏茶后,床上的人再没其它动静,仿佛方才的响声不过是无意之举。 陈嘉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抓包。 不对,她不该这般想。她只是想要看看太子的伤势罢了,又没有想其它的,有什么好心虚的。 嗯,她是秉着关爱储君、友爱兄长的心态来查看太子的伤势。 多么光明正大的理由啊! 仿佛吃了一粒强心丸,陈嘉不再忐忑,双手在太子的胸前灵活动作。 终于,外衣被剥开大半,露出欺霜赛雪的肌肤。 咦? 陈嘉愣住了。这太子的皮肤也太过白嫩了吧,一点也不像男子啊。 她见过家中兄长赤膊练武时的情形。 咦,那又是什么? 太子胸前为何缠着一圈白布? 莫非… 莫非男子也要穿小衣?只是这小衣也着实简陋,一层白布就敷衍了事,哪里比得上她的精致。这白布如此粗糙,少不得摩伤那细腻的肌肤。 唉!都说皇宫是天下最富裕的地儿,可这皇宫的小主人连个好一点的小衣也穿不上。 陈嘉越发心疼太子,暗中打定注意日后要好好练习女红,亲自做几件舒适的小衣送给太子。 不过先下最要紧的是查探太子的伤势,陈嘉又开始兴致勃勃的探索起太子身体的奥秘来了。 “咳咳咳” 太子又有了醒来的迹象! 陈嘉又怂了,屏住呼吸,僵着身子,静静的趴在太子的胸上,等着太子的反应。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太子都没有再生出动静。 陈嘉又安心了,不过这次没打算进行下一步探秘,因为太子的胸实在太软了,趴在那儿舒服得很。就跟躺在表姐的怀里一般。 等等,貌似有什么不对劲啊。 太软了! 太子的胸怎么会这般酥软,上面似乎还带着点熟悉的香味。 嗯,很熟悉的味道。她在哪里闻过呢? 哦,是表姐和母亲的身上! 表姐和母亲? 陈嘉慌了!脑子里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太子也许是个女子! 陈嘉被自己的推测吓个半死,惊得一下子从太子身上弹了起来。 太子怎会是个女的呢?太子是国之储君,舌战群儒,力战千军,

fftwyye2019-04-16 12:14: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力战千军,龙章凤姿,甚是精彩。 可心中怀疑的种子一旦开始发芽,便无法遏止,它不断的汲取阳光雨露,逐渐强壮。 陈嘉凑到太子脸前,细细的查探她的嘴唇。 她爹、她兄长、她姨父都长了胡子的! 男子是会长胡子的! 陈嘉盯着太子的嘴唇左看右看,就是没有在太子脸上找出丁点胡茬。 果真是个女子? 可姨父家的表弟与她一个年纪,也没有生出胡子啊。难道太子年纪轻,所以才没长出来? 陈嘉凝视着太子的脸,虽不愿意相信,心中却已经有了另一番思量:倘若太子真是个女子,她日后该如何打算? 像从前那般满心满意的嫁给她?还是决绝的抽身离去? 想了许久,她也没想明白,拿不出主意。 幽幽的叹了口气,视线落到了太子莹润饱满的唇瓣上。眼神变得幽暗,她痴痴地低下了头。理智逐渐飘远。 咦,唇上似乎沾了什么好东西。 凉滋滋又甜蜜蜜,像是夏日里消暑的冰点心。 还有些软有点滑,跟龟苓膏的味道差不多。 不对,这东西好像在动。 它吮吸着她的嘴唇,撬开她的牙关,追逐着她的舌尖,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里肆意舞蹈。 此刻她的脑海一片空白,时不时有点点星火亮起,点燃她亢奋的神经。 纤细的腰肢被一只手缠上,那有力的手将她不住往下扣,紧紧贴着那人炽热的胸膛。 后脑勺那也有一只手紧紧地扣着,不让她妄动。 “唔唔唔…” 她有些难受,似乎喘不过气来,蜷在那人胸膛里的两只手,开始挣扎、拍打,她想要抽身。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她的不适,只好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陈嘉的双唇终于得到解放,努力的呼吸新鲜空气,顺便拿手作扇祛除脸上的热气。 “姐姐,我还想吃~” 太子突然出声了! 陈嘉再不能假装无视这个人,干笑了两声,“吃?吃什么啊?” “吃这个!”太子指了指自己水润亮泽的红唇,十分兴奋的答道。 “这个…这个不能吃,它****…也不对…。”陈嘉觉得自己真是嘴笨,每每在太子面前都占不了上风。 即便太子傻了之后也一样被吃得死死的。 “哦,那它叫什么啊?”太子虚心请教。 “它叫亲亲,这个只能和最亲密的人做。” 陈嘉说完之后,只觉得双颊越发滚烫,像吃了生辣椒。她往日就不该听那些戏文,如今心思竟也变得这般不知羞了。 “哦”太子点头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fftwyye2019-04-16 12:1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如冰雪一般精致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凑到陈嘉面前,在她耳畔吹了一口凉气。 “姐姐,我们来亲亲吧。” “啊~” 陈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太子便已经贴了上来。这一次不似方才温柔多情,它如同海面上的狂风暴雨一般,猛烈而又震撼人心。 陈嘉脑子里一片浆糊,迷迷蒙蒙的,神志和身体都交给了那人主导。 “哐当!”一道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桃色旖旎。 红木地板上传来了铜盆翻滚的声音。 “表妹!你们在干什么!” 林娇一进寝殿看见的便是这样激情一幕,双目瞪圆,几欲喷火。 “表姐~我…”这副情形之下被人抓包,实在是有些说不清啊,陈嘉有些气弱。 “在亲亲啊。”

fftwyye2019-04-16 12:16: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6章 暖暖 亲亲! 林娇闻言立即朝陈嘉甩去一个眼刀子。 陈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愤怒的表姐,头发丝都竖了起来,跟炸了毛的猫咪一样。 “表姐,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跟着我一起进宫啊。 陈嘉心中划过一丝不悦,看着林娇时眼神里不由得多了几分埋怨之意。 她居然还气我! 她与表妹在云南同吃同住六年,从未为了任何事红过脸,可她这一次竟说出如这样的话,叫她难堪。 实在叫人伤心。 就因为自己撞见了她和太子卿卿我我?! 想到太子,林娇心头的怒火更盛。 她不愿意责怪表妹,但不代表她对太子同样不忍。 她刚准备开口,便发现太子身子半/裸,正与表妹相对。 这…礼义廉耻都去哪了! “太子殿下不觉得这天有点冷吗?”她哀怨的看了一眼林娇,“莫非太子想让别人给你暖暖身子?” 这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不禁蹙眉。 怎的那么酸? “哎呀!”听见自家表姐的话,陈嘉拍了下额头。 太子还光着半个身子呢,这屋子里还有其它女子。 她慌慌张张的将衣裳重新合拢,见太子好奇的望着她,面上又升起一阵热气,讪笑道:“暖暖身子,暖暖。” “暖暖?”太子歪着头,望着陈嘉,眨巴眨巴大眼睛。 陈嘉心头一痛。 连那么简单的话也听不明白? 那个才冠京华、武艺卓绝的太子,再也回不来了吗? 她伸出右手,轻轻抚摸那张秀雅的脸,忍不住叹息。 若“他”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变得今日这般单纯、无知,会是什么感受? 美人迟暮、江郎才尽,当真是这世上最大的悲哀。 “暖暖?” “暖暖~” “暖暖!” 太子似乎领悟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双手握着陈嘉的右手,不住摩挲。 那交握的手一路滑下,来到那白纱覆盖之处,不住爱抚。 白纱与细滑的肌肤相碰,自然会产生摩擦。陈嘉亦发现了手中的触感生变。 视线触及到那雪白柔腻之处,陈嘉方才想起之前可以忽略的事情。 太子,是男还是女呢? 她想要将手抽出来。奈何太子紧紧地拽着她的手,根本不让她抽开。 “不要走。” “不走,我不走~”嘴上虽应了,可抽手的力道却是加重了许多。 她还是没能抽开。 太子的手劲比她大得多。 看来太子虽然心智回到了小时候,但这武艺并未完全丢掉,至少力气还在。

fftwyye2019-04-17 11:46: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既如此,她也放心不少,谁若是再来害太子,“他”也能应付一二。 “表妹,这里可是东宫。” 林娇见自己的话没能叫二人分开,反倒越发黏糊,心头快要呕血了。 “嗯。”陈嘉淡淡应了一声。 想到自己方才想的就不由得摇头,她都瞎想些什么啊,太子的安危自有人操心,哪就轮得到她。 怎么跟太子在一块时,她就控制不住自己呢。从前是,现在也是。 “我该走了。”当着众人,她脸皮有些薄。 这次是真的要走了,她左手使力,打算掰开太子的手。 谁知道太子好像察觉了她的意图,握着她的手更紧了,却也不说话,一双眼睛直直盯着她,里头带着点江南雨雾。 委屈,哀愁,都在那朦胧的水汽中。 她心生不忍,手上的力道终究软了下去。就是这么一松,双手便被太子紧压在胸前。 “这里,也要暖暖。”太子望着她露出纯洁的笑容。 暖暖……吗? 几只手一齐在那白纱上摩擦,白纱内的东西似乎发生了变化。好像有点… 陈嘉抬头觑了一眼,十分好奇,“你在里头藏了硬硬的珠子吗?” 不然怎么有两颗硬硬的东西。 珠子?硬硬的? 林娇听着这话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想起自己偶尔在梦境中的所见,雪峰上一朵红莲开得正盛,特招人爱慕。 心中了悟,脖颈便开始发热。 只是这般,再看那两人时就觉得有些辣眼睛。 “太子胸口有伤,你这样压着她,她会不舒服的。”林娇走过来,想生生扯开二人。 “不,要暖暖!” 太子发出大声抗议,又向陈嘉投去一个可怜的小眼神。 明明她什么都没说,陈嘉却是懂了,望着林娇时多了几分责怪。 林娇如今心头颇不是滋味,只觉得这小表妹与她渐行渐远。 心头不痛快了,手上的劲便大了。 “疼!” 三人争执间,太子发出一声惨叫。 “你怎么了?”陈嘉挣开林娇,紧张不已。 “这里,疼……”太子戳了戳自己的胸。 陈嘉顺着望过去,眼里跃入一片殷红。 手指黏黏的,指尖上还飘着血腥味。 林娇也有些后悔,方才她就不该那样粗鲁,弄开了太子的伤口。 可让她说出道歉的话却是有些难以启齿。 外边响起了匆匆脚步声,环佩叮当,可见来者身份不俗。 陈贵妃进殿见到这么一幕,立即喊着“心肝儿、宝贝儿”一路扑到太子床边。 “这是怎么了,本宫不过刚离开一会儿,太子的伤口便又开裂了

fftwyye2019-04-17 11:47: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