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我的老攻大人(耽美 调\/教)

楼主:Nancy桔然 字数:11479字 评论数:2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Nancy桔然2019-04-10 16: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 初识
夏木又失眠了。
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好好睡过一觉了。他是个孤儿,年幼丧父,15岁丧母,这么些年,就一直靠着做零碎散工养活自己。在底层挣扎了这么些年,前几年被一个厨师看上,生活才好些,不那么拮据。跟着他做了几年学徒,如今夏木也是一个能月入过万的厨师了。上个月总算花光所有积蓄在城区边缘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一百平的房子,也算是有个家了,夏木自嘲,可算是活出点归属感了。
即便如此,但他还是不安心,常常梦见一切化为泡影,午夜惊醒。
他没有哪天不做梦,以前梦着自己被追杀,被饿死,有了房子后做的梦就更荒诞了,他做春梦,梦的内容记不清了,但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不断地说着各种色情的话,让他面红耳赤,特别难堪,每次醒来他都会出现生理反应,满头大汗,但一直达不到高潮。
这让他很苦恼,夏木今年二十有二,正是性欲旺盛的时候,可是多年穷困潦倒,让他一直自卑,没交女朋友,妥妥的单身狗,这么多年都是靠着右手,但是自从不断做梦后,他惊然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高潮,硬不起来了。
这可是大事!夏木一想到这就没有了工作的欲望,天啊,他不会是有病吧!自己孤苦伶仃这么些年,难道要无后,再接着度过凄惨的中晚年?夏木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立时收拾东西,打算去医院一趟。

Nancy桔然2019-04-10 16: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发一点点试试水

Nancy桔然2019-04-10 16: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果然吞了

Nancy桔然2019-04-10 21: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Nancy桔然2019-04-10 23: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Nancy桔然2019-04-10 23: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我疯了吗?

距上次去医院已经半个多月了,上次在他的小兄弟陌生人面前抬头,这让夏木觉得无比屈辱,可同时也有些开心,毕竟还有反应,说明问题不算严重,大约是太空虚了吧,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他想

转眼已是五月底了,他也越来越忙了,他不再是大厨的助手,每天也负责不同的菜品,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烟熏火燎,油光满面,每天晚上下班都十一二点,又累又困的他倒头就睡,他已经好些天没有梦魇了,联想到上次情形,他以为自己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不用再为此困扰。那个人也只不过是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已,不能在他的世界激起什么浪花。

就在夏木以为事情就要过去的时候,他忽然收到一个快递,寄送人这一栏完全空白,从外表不能看出里面是什么,有谁会寄快递给他?应该是寄错了吧。

他怀着好奇打开了包装,入目的就是一张大尺度的图片,一个男人ci*身luo^体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bian'痕清晰可见,血红色的S✘M两个大字扎.的他眼球痛。

“变.态!”他低声骂道,同时手一挥,将快递扔进垃圾桶,谁这么恶趣味,还寄错了,靠!

躺床上一直睡不着,可能是天气热的原因,夏木出了一身汗,身上黏.腻.腻的,很是不爽,又要失眠了吗?夏木在床上滚来滚去,越来越烦躁,不知怎么的,又想起那个快递,“次^奥!”心里这么骂着,身子却已经往垃圾桶走去。

原来这是一本介绍S'/M的书,里面详细的写了m的各种反应,现象,图片姿势一应俱全,以及工具用途等,书下面是几样简单的工具,bian子,绳'子……甚至还有一个按'mo'棒,书的结尾,还附上了一个网.址。

夏木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怎会不知道这些是干嘛的,心里吐槽谁这么重口味,转而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红的像火烧一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还是抵挡不了诱.惑,一页一页的看了过去,起初他觉得自己恶.心,偷偷不去看那些图片,可越强迫自己不看,就越想看,他没忍住盯着图片看,还安慰自己,大老爷们了,看看怎么了。等他回过神来,发现已经凌晨三点了。他发现他又做梦了,有了图片的加.持,梦里的场景愈加清晰可见,几乎闭眼就是那些yin'乱的场景,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加的邪恶,一次比一次更加的huang'bao。

一边是萦绕不去的噩梦,一边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文字与图片,夏木发现自己的身体愈来愈yu"qiu不.满,

Nancy桔然2019-04-11 22: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边是萦绕不去的噩梦,一边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文字与图片,夏木发现自己的身体愈来愈yu"qiu不.满,精神也愈见的消沉了,工作都心不在焉的,做菜还放错了调料,幸的这桌顾客没有与他一般计较,赔了钱也就算了。

消沉的意志,工作的不顺,一切都让他感到烦躁,甚至还勾起了他伤心的往事,似乎到了水逆期,什么事都做不好,于是他干脆请了几天假,待在家。

鬼使神差之下点进了那个网.址,这就是一个有关S"/M的网站,里面那一张张图片、一个个视'频、刺激了他,他就像是着了魔般一张张的点击、观看,看的他口干.舌.燥,不断吞'咽.口水。这一切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他来到了一个新世界。

夏木身.下又有反'应了,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有这么强的欲望,终于痛痛快快.的释'放了一次。他有些懵,难道他是这样的人?天生具有.m.属性?为何能在这些视频中获得快感?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他精神'萎'靡,看起来疲惫不堪。这一个月,他频繁流'连于这个网站,稍有点击量的视频都被他看光了,手机上也偷偷保存了很多图'片,在上班之余,公交路上翻出来偷偷的看看,愉悦的同时又心惊胆战。

能看的视*频越来越少了,他发现自己的胃口越来越大,有些yu'qiu不^满,光看视频仍有愉、悦感,但已经不能让他gao'chao了。

夏木觉得自己已经疯了,闭上眼睛都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rou'体的撞€击声,他又失眠了。他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变'态的嗜.好,恶.心,焦虑、不知所措统统袭来,频繁失眠导致他开始头痛,神经衰弱。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迫切想找一个人诉说,想找同'好,让他知道不是他一个人这般痛苦。于是他找到了专属他们的论坛,里面有类似的小说,也有很多人介绍经验,分享生活,于是他开始混迹这些论坛,还加了一些一起聊天的网友。

Nancy桔然2019-04-11 22: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其实哈,不要把这个想的太黄*暴,以后会发展成小情侣间 偶尔 调笑的情趣,刚开始他们需要一个在一起的契机嘛,所以比较露骨一些,主要还是走感情线的,这就是一篇攻受互宠文,希望诸君满意

Nancy桔然2019-04-11 23: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俱乐部

“既然好奇,何不去试试?”夏木向一个聊的很好的网友倾诉了他的问题,那个网友表现的很见怪不怪,“我见这样的多了,你就是抖、m”“要证实还不简单,去尝试一下,看看有没有快'感,也许你会爱上这种感觉。”

WU—無,是A市最隐秘的s'm俱乐部,它以极高的保密性立足于A市数十年,从没有听说过有信'息'泄'露的情况,每个人进入后登记的信息只有最高管理层可见。据说后台很硬,因其背后财团的支撑,系统防~御系数高,不怕有黑'客入侵等情况。

它隐没于小巷子里,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它是什么地方的话,估计没人能发现这里居然隐藏着一个如此大的俱乐部。圈外人知道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对s'm'爱好者来说,却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堂。

正是因为它保密的特点,每天进出这里的人数不胜数,有商场大亨、有政界要员、有名流绅士、有明'星艺人、有公司高管等等,但是,在这里,不论你之前是何种身份地位,只要你进了这里,都只有一个身份——需求者。不错,就是需求者,来着的所有人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

晚上7点,夏木站在一个破旧的老式木门前面,踱步徘徊,他是听从那个网友的介绍来到这里的,看着四处空无一人,他忽然慌了,这是什么鬼地方,不会是某个那啥的场地吧……犹豫许久,他还是决定进去,来都来了,不进岂不可惜?就当豁出去了!

进入木门,穿过一条窄窄的小巷子,夏木可算是见到俱乐部的真面目了,入目的是一座两层楼的建筑,不高,但占地面积挺广。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的金碧辉煌,装潢典雅。

一楼中央是一个舞台状的展示台,此时有很多人正在上面热'歌'辣'舞,看着很是欢愉,看起来和一些夜店没什么大区别,一样的灯红酒绿,一样的音乐嘈杂。据介绍,这里时不时会有即兴的调'教表演,有想寻求刺激的主'人与奴'隶只需要登记就可以上台表演,当然,每周也有技术高超的调'教'师会带着他的奴'隶,一展他那精彩的技术,给人们带来视觉的盛宴,很有看点。而调'教师也借此打响名气,收获一波又一波的预约。

相比一楼的嘈杂与热闹,二楼看起来就低调多了,二楼是包间制,门窗紧闭,走廊上仅有少量的侍'应生走动,里面也没有监控,营造出一个个相对独立的私密空间,符合大多数客人的要求。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否有预约呢?需要什么服务呢?”前台小姐打断了他的观望,礼貌微笑的问着。

“呃……我…我没有预约。”夏木忽然词穷,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前台小姐显然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她微笑着“先生第一次来吗?”

夏木呆呆的点了点头。

“好的,那我先为先生介绍一下,在我们店,分为会员和非会员,成为会员的话,可以免费进入我们店,观看每周的表演,您看,展台周围的座位,都是为会员准备的,同时会员有提前非会员一位预约的权利,约'调也是享受八折优惠的,当然,会员每年需要缴纳一定的会费。”

前台小姐顿了顿,她记得之前夏木目不转睛的盯着展台看了许久,了然的接到,“如果先生对表演感兴趣的话,是建议您开会员的,不知是否帮您需要开通会员?”

“不了,我不看表演”夏木这次倒是回的很快,想想他的工资,偶尔来一次已经很奢侈了,又不是富二代,可没什么闲钱开什么狗'屁会员。

“好的,WU的调'教师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普通,高级,顶级和首席,每个等级都分了男女调'教'师,不同等级收'费标准不同,提供的服务也不同,您是第一次的话,建议选择一些比较有经验温柔的调'教'师,让你有完美的体验。”前台小姐被拒绝了也不恼,依旧微笑着介绍,同时将一份纸质介绍递给了夏木。

夏木看着这份介绍,上面罗列了各种服务,甚至每种服务的详细介绍图片及推荐的调'教师和对应价目表。此时夏木心中是有点紧张的,看照片视频带来的震撼远没有现在强烈,在这里,只要他想,这上面有的服务都可以一一应'用于他的身上,现实感太强。

“不知先生您的选择?”几分钟过去,前台小姐友善的提醒。

“我没什么要求,你给我推荐一个普通的吧”夏木考虑到价格,讪讪的笑了一下,毕竟只是来这做个实'验,没必要搞太大阵仗,普通的就够了。

“好的,先生您稍等,麻烦出示一下证件。”

前台小姐坐下打开电脑一看,发现今晚的普通调教师已经被预约完了,正想说什么,忽然看到夏木递来的的身份证上的名字。她脸色微变,连忙仔细核对夏木的资料,一会儿又抬起头一脸笑意道:“夏先生,已经帮您预约成功了,这是房卡和面罩,您的调'教师将在B236等您,祝您愉快。”

Nancy桔然2019-04-14 14: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新的一章已经码好了,要不要更文呢

Nancy桔然2019-04-15 12: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 初尝滋味(上)

立时有一个侍应生带着夏木去到B236房间,“夏先生,Zero调'教'师已经在里面等您了,如果您考虑安全问题,可以将面罩带上,调'教师也不会强迫您摘下的,祝您愉快。”门口,侍应生说道,然后鞠了一躬走了。

“谢谢。”夏木点点头,还别说,这里的服务的确不错,怪不得一直以来的口碑这么好。他看了一眼面罩,思索片刻,还是戴上了,只露出了眼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点总没错的。

打开门,里面乌漆嘛黑的,没有灯光,也没见到有人,夏木将房卡插上,正要开灯,“别开灯,过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冒出来,吓他一跳。

夏木转头一看,暗漆漆的看不见什么,窗帘半开,远处灯光照射,带来一点微弱的光影,隐隐绰绰看见一个黑影靠窗站着。

“嗨…吓我一跳!不开灯干嘛呢?都看不见。”夏木嘟嘟嘴,走了过去。

“衣服脱了!”黑影没有理他,两唇瓮动,发出一个命令。

“啊?这是……开始了吗?”夏木显然不在状况。

夏木自诩“有经验”,但他的经验都是看来的,没有亲自实践过,这一刻,他表示很摸不着头脑,他虽然做了一些准备,但忽然让他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脱'衣服,裸'露身体,怎么做的到?他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四肢僵硬手足无措。

黑影等了夏木两分钟,发现他没有任何动作,也不强求,嘴角一勾,又发出一个指令,“跪'下!”这次黑影没再控制气场,语气重了许多。

“我……”夏木蠕'动唇部,话到喉咙又打着旋儿咽下去,一张一合,不知道该说些啥。他安慰自己,这只是一个游戏,只是一个游戏,只是游戏……

绕是如此,他一想到等下要面临的场面,就面红'耳赤,手心微微出汗。夏木深呼吸一口气,伴随着黑影的一句“嗯?跪下!”,腿一软,膝盖直直跪了下去。

“啪”一声,灯忽然开了。

夏木一惊,眯了眯眼适应灯光,就听到黑影的声音响起:“夏先生,你好,我是Zero,很高兴为你服务。”然后他就看到了也戴面具的Zero,面具下的面部表情看的不甚清楚,但他能感觉到Zero的心情似乎不错。

“你,你好,我是夏木。”在明亮的灯光下,一举一动都看得那么清晰明朗,夏木忽然有些紧张。

Zero低声轻笑了一下,将夏木从地上拉起,坐到床上,给他倒了一杯水,“别紧张,在这里,你是我的客人,我为你服务,你有随时叫停的权利。”

“听说夏先生这是第一次?以前玩过吗?”

“恩……第一次,没,没有”

“那你是怎么接触到的?”

“……”

见夏木心有疑虑,不想回答,Zero放下手中水杯,右手轻抬夏木下颌,直视他的眼睛道,“你来到这里,就应该试着相信我,相信我,会给你想要的。”

因为带了面罩,裸露在外的眼睛似乎格外显眼,那一双凝视自己的眼睛似乎格外深邃且有魔力,夏木看着,不自觉就沉迷进去了,他好像在里面看到了信任。于是他舔舔干燥的嘴巴,像倒豆子一般将他这段时间的经历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说他的病况,说他无心的接触,说他意外的发现,这段时间的沉'沦与颓废,内心的纠结与迷茫……最后他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寻找快'感,达到'gao'潮。

Zero似乎并不意外,“你知道这种调'教达到快感的最佳条件是什么吗?”

“我……不确定。”夏木摇头,在这个领域,他貌似很有经验,此刻又显得那么无知。

“没关系,来,跟着我,我带你寻找快乐。”Zero俯身将嘴靠近夏木耳边,的声音比刚刚更低沉了,一呼一吸间喷出的热气挠的夏木痒痒的,他不自觉的就起来随着Zero走去。

他牵引着夏木来到浴室,“现在能把衣服'脱了吧。”

夏木脸色涨红,但并未拒绝,顺着Zero的手缓缓解开上衣,然后是裤子,露'出 白'皙的身体……剩下内'ku,夏木犹豫着不动,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盯着Zero,“能不脱了吗?”

Zero颔首,没有强求,他双手张开,从背后将夏木圈在怀里,感受到夏木轻轻颤抖的身体,伸手握住夏木的右手,缓缓抬起,自上往下的滑过白皙的身体,“来,先试着了解它,是多么的美妙。”

夏木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害羞的闭上了眼,低着头不吭一声。

————

这一章还没完,不要插楼哦

Nancy桔然2019-04-15 12: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怎么?这也害羞?呵呵~”说着,夏木的右手已经随着移动到达了他的右ru上,Zero放开夏木的手,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住他的淡粉色的右ru头,按压旋转,以优秀的手法拿'捏住

“啊—不要!”夏木轻呼了一声,他感觉到一股酥'麻之字直通脑海,右ru头迅速的充血胀大,ru'尖在Zero的揉捏下挺'立起来。

“啧,”Zero满意的发出一声,“好敏'感的ru儿啊”又开始了对夏木的左'ru发起进攻。

“停……停下!”夏木浑身发抖,似是很害怕,他闭上眼睛,低吼道,手胡乱挥舞,开始反抗。

Zero并未理他,他慢慢的将夏木双手制住,又抱的紧了点,待夏木稍微冷静,才说:“想到了什么,嗯?”

夏木大喘气,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我,我是客人,停下!”

Zero有点生气了,之前三番五次强调要信任,现在一开始就要求停下,呵呵,他自嘲的冷笑一声,“好啊。”

——————
这一章完了,预告:下章有拍!

Nancy桔然2019-04-15 12: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发完了,分了两楼,能看全吗

Nancy桔然2019-04-15 12: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上面这章应该是第四章,手抽打错了,大家体谅一下,谢谢亲爱的们

Nancy桔然2019-04-15 12: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抱歉小伙伴们,每个星期星期二星期三都比较忙,鸽了两天,看到有人等我,很激动,今晚有文,么么哒

Nancy桔然2019-04-18 17: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 初尝滋味(下)

Zero有点生气了,之前三番五次强调要信任,现在一开始就要求停下,呵呵,他自嘲的冷笑一声,“好啊。”

他松开压着夏木的手,转身给自己倒了杯水,松了松领带,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模样,似是没有进一步的打算。

看到Zero如他所愿停下,夏木松了一口气,许是心放下来了,心境不同,刚刚在陌生人面前脱衣的耻辱感觉都没那么强了,红的像猴'屁'股的脸色慢慢淡去,恢复了正常,可转眼又觉得心中的失落和空虚涌上来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充盈着夏木的心。

他回头看了一眼,Zero正斜斜地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似乎在处理事情。侧脸工作的模样还挺帅的,夏木暗自腹诽,只不过现在这有点尴尬的局面怎么回事?结束了吗?要真结束,夏木心中暗暗有些不情愿,此行的目的还没有达到,没有得到结果之前,他不想轻易放弃。

“喂,你……”夏木走过去,用脚轻轻踢了Zero一下,他感觉Zero有点不开心,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刚刚是自己要求停下的,只好轻咳一声掩饰尴尬,“接下来干嘛?”

Zero也不跟他废话,抬眸看了他一眼,“这都取决于你啊,夏先生,我可以提供的服'务有很多,不知你还想体验些什么?”

“我……我不知道……”夏木哑然,他是想每个项目都要试一试的,但又隐隐不敢迈出第一步,内心蠢蠢欲动与犹豫踌躇相交织,五味杂然。

作为一名优秀的调'教'师,Zero知道要下重锤了。

“夏木先生,我有义务提醒你,我一小时的收费是一万二,您刚刚预约了我三小时,再这么磨蹭下去,时间可不等人哦。”

“什…什么?这么贵!!”这下夏木炸毛了,想他月工资一万多一点,除去税款与五险一金,能到他手上的钱只有八九千,三个小时……就是他差不多半年的存款!这谁顶的住啊!

夏木狠狠的闭了闭眼,虽然跟丢面子,但他还是说了,“对不起,Zero,我不玩了……钱能退吗?”

Zero满意地看到夏木的窘迫,暗自想着下一步计划,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厉声问道,“夏先生,不知我哪里得罪了您,要这样砸我的饭碗?”

“这么久了,你还是第一个敢说,要把我退了的人,好,很好。”看着夏木又低头不说话,Zero心中微怒,声音也愈发低沉了起来。他挑起嘴角,不屑地一笑,“呵!要玩的是你,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想不玩就不玩?”

本来知道被坑了这么多钱就已经很恼火了,再听到这语气,夏木要是能忍就不叫夏木,“cao!什么地方?你们这就是黑'店!尼'ma的,这次算我吃亏,以后再也不来这破地方了!给老'子退钱!”

Zero挑了挑眉毛,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不耐烦的表现。只见他轻叹一声,迅速将夏木推到在沙发上,将夏木双手反剪到了背后,抬腿欺身压在夏木腿上,将夏木掰成了一个跪'pa的姿势。

“你要干嘛?!放手!你给老子放开!”夏木懵了,以这样的方式被制服,挣脱不开,动弹不得,他感到无比的屈'辱,深深觉得今晚就是个错误!

“夏先生,是我失职了,身为一个优秀的调'教'师,怎么能让客人做选择呢?我想,你需要的是全套服务。”

Zero将夏木提起,推着他到床上,感受到夏木的挣扎,他拿起放在床头柜的一捆绳'子,慢慢地将他绑'住,看着夏木惊'恐的眼神,他摸了摸夏木的头,附身在夏木耳边低声说:“别紧张,我会让你,很快乐!”

说完狠狠一皮'带甩了上去,发出“啪!”的一声。

背上一阵刺'痛传来,夏木嘶了一声,“啊!神'经'病!给老子放开!”

他的吼叫只换来了更狠的一皮带甩在tun部,“啊—呃!”夏木想大喊,转而又反应过来,他被打'屁'股了,居然被打'屁'股了?!

“你个死变态!我要投诉你!”

Zero不理他,直往tun'部落皮带,一下又一下,从上往下整齐排列,皮带宽大,屁股地方又小,没几下就盖满了皮带印。

“呵呵,你现在的样子,就像只炸了毛的小猫。提示你一句,房间隔音不好,你要是想让所有人围观你被'打,尽管大喊。”说罢,又是狠狠一皮带盖了上去。

Nancy桔然2019-04-18 22: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六章 崔泽

Zero将皮'带挥的虎虎生威,夏木装英雄逞强般的又硬ai了几下,牙齿狠狠咬住下唇,抵制呼之欲出的惨叫,额上冷汗直冒,带着的面罩就像个蒸'笼一样,憋的夏木要透不过气来了。

每落下一皮带,夏木的身体就狠狠抖动一下,身体的无力感淹没了他,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他竟感到阵阵凉意袭来,忍不住哆嗦一下,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羞ru与恐惧在这个时候加剧了他的痛'感,他开始拼命挣扎。

感受到他的挣扎,Zero左手按在夏木脊背上,右手反转,皮带直直斜'劈下来,打在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嗷!”夏木想忍住不叫,可耐不住这一下一下凌'迟般的'钝'痛,他忍不住求'饶“别……别打了。”

“走神?你不知道吗?这是对游戏最大的不尊敬。”Zero鬼魅的声音穿来,听在夏木耳中却如岩浆炸裂般,掀起滔天烈焰。果不其然,Zero下'手愈发重了,他冷笑一声,将卷在手腕上的皮带展开,又将其对折,携着破风声砸了下来。

“啊—呜”夏木如小狼般呜咽一声,绑'着的绳子不知什么时候松了,夏木滚到一旁,抬手拍掉面具,大口'喘气,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击碎了他所有的坚持与意志,“不!不要了……求你了……rao了我吧。”

冷汗襟襟苍白的脸,沙哑的声音,眼角的泪水,无一不触动Zero的内心,他承认,他心疼了。叹口气,放下手中皮带,“不打了。”

Zero递给他一杯水,示意他缓一缓,自己则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远方。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比起远处的霓虹闪烁,流光溢彩的繁华景象,近处倒被衬托的愈发安静,静与动交织的同时又如此泾渭分明。

Zero此时想点支烟了。

“差不多行了啊,也没打几下,这就受不了啦?”

“不,不要了,到此为止吧”闻言夏木却狠狠颤栗一下,双眼睁大瞪着Zero,他以为又要开始了,这样多来几下,他可受不了,自己真是脑子抽了才来找'虐。

“放松些,别紧张。”

“……”经历了刚刚那一遭,怎么可能放松的下来?

Zero走近他,却发现夏木浑身紧绷,如'临'大敌。他轻轻一掌拍在夏木屁股上,瞬间驱散了夏木的紧张,带动的痛'意占据心头,夏木忍不住嘶了一声。

“你!”夏木很想骂人。

可面对看起来油盐不进,隔着面罩显得那么冷漠无情的Zero,他又能怎么办呢?是自己走进的这扇门,亲手预约的调'jiao'师,一切不都是自找的吗?


曾经的他,最看不起那些违约失信玩不起的人,可现在,玩不起的不就是他自己吗?

想到这,夏木自嘲的笑了笑,转而竟有些释然,带着放任自流的决绝,不过痛了点,总不能把自己玩死吧。

“我好了,你继续吧。”夏木闭着眼睛说道,仿佛这样能减少心中的害怕,隔绝一些恐惧带来的痛'感。末了,又忍不住加了句,“轻点。”

夏木的情绪变化身体反应怎么可能瞒得了一直注视着他的Zero,他知道自己急躁了,今晚的情况,不论是崔泽,还是调'jiao'师Zero,都不应该出现。只是面对夏木,一直以来的冷静与沉稳仿佛是一场梦,都化成了泡影。或许早在多年以前,他就不能是个单纯的调'jiao'师了,因为失去了身为一个调'jiao'师的基本准则——不惨杂感情。

“知道我是谁吗?”Zero在靠近他的床边坐下,说着也将面罩摘下来,虽然他本意不想这么快暴'lu,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坦诚一点,或许能让夏木更安心一些,够了。

“你是……那天医院……那个!”夏木怎么可能忘记这个人,上次在医院那些没'羞'没'臊的话就出自此人嘴里,过分的是,竟让他的小兄'弟有了方应,这让他羞'愤欲死,甚至对再去医院看男'科这件事产生浓浓的排斥。

此刻再见到他,尤其他刚刚还把自己'揍'了一顿,夏木不知做何反应,曾经他想过要是再见到这个人,一定不放过他,最好zou他一顿,教他好好说话!可现在,还是以这样一个身份……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此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崔泽,刚刚,抱歉,没忍住,下手重了。”

“……”夏木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能说什么?违心地说一句没关系?不好意思,做不到;或者霸气地说一句滚gun!可小'命'还在人家手里握着呢,自己还没不识趣到这种地步。

Nancy桔然2019-04-20 22: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能看到第六章吗?(麻烦小可爱们回我一下

Nancy桔然2019-04-20 22: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度!受!我要被气死了

Nancy桔然2019-04-21 09: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