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班级】【纪实】少年锦时(f\/f)

楼主:稿www 字数:38498字 评论数:9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有些朋友之前可能看过我的处女作《遥不可及的你》。或许是因为仍在摄取知识比较广的阶段,思想也一直在改变着,每次读自己曾经执笔的文章都会有不满意的地方,于是就不停修改。尤其是结文后过一段时间去读通篇,才发现出于自己笔下的故事是有多么单薄。一直以来也没能完善到使自己满意的程度,就一直被搁置。但是这部作品,在未来一定会和大家再次见面。现在,是属于新作品《少年锦时》的时间。
几乎接触过我的所有人也包括我自己都认为我的思想要比同龄人成熟很多,这或许也和我的人生经历有关。在平日里涌现的灵感我都记了下来,拼拼凑凑便有了这部作品,《少年锦时》。
这次是全新的故事,依旧是关于成长,关于陪伴。
更是想告诉大家,你一定也是某个人 翘首以盼的惊喜。哪怕是再平凡不过的你。
(艺术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过多细节还望勿追问,涉及隐私的问题也不会解答。)

稿www2019-04-06 15:38: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壹.
“你是周请夏?你们十班舞蹈《la vie en rose》对吧?”我正低头摆弄着裙摆,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学长如是问道。
“嗯对!”我循声抬头。
“进后台准备了。”学长抬手给我指了指后台通道。
“十班同学大家跟着我走啦,我们要去后台候场了!”我招呼了我们班一起表演的十二个女生,在我的精心策划下就连表演人数和原版舞蹈都是相符的。
今天是我们耀忠中学的艺术节晚会高一场,能在今晚演出的节目都是在初赛中幸存下来的。
胳膊上传来一丝温度,“粥粥我好紧张......”舒然挽住我的胳膊道。
“不紧张不紧张,你叫不紧张。一会儿你就像平时一样就好啦,如果实在太紧张的话就目视前方,不去看台下的观众。”我拍拍她的肩膀,又调皮地挑了几下眉毛逗她开心,让她放松下来。
舒然是我在高中班级里最好的朋友了。
从看到《la vie en rose》mv的第一眼,我便决定要选择它了。“玫瑰人生”,内容积极向上符合标准。开场效果称得上是惊艳,副歌部分抓耳而且很燃。队形变换多,可以保证12个人每人都被看到。但这也带来了很严重的问题:走位复杂,队形难排,几乎是需要我一个人记下12个人的动作与走位。好在我有一定的舞蹈基础,有麻烦出现还可以向我的舞蹈老师求助。但过程的确辛苦,也耗费了很多时间。
“周请夏?”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林桉!”我回过头,惊喜地发现了初中时的学长,林桉。
“小丫头穿裙子还挺好看的嘛。”他轻轻拍了拍我的头。“要表演节目吗?”
“对呀,”我点头道,“我现在是我们班团支书哦!”我笑得一脸灿烂,颇为得意地看向林桉。
“那加油,好好干。”他点点头,“我先走了。回见”
后台准备时我们的前一个节目刚好是我们很期待的动漫社的寄明月。
为了观看节目,我们一行人躲在上台处,小手扒着红色的幕布在后面悄悄地探出了脑袋。
“来来来你们几个给我回来。”听见身后有人在讲话,好像是在叫我们?
我回过头看,是方才带我们走流程的学姐。
“就让我们看一下这个节目嘛,求你啦学姐。”我努力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可怜巴巴地望着她。身旁的朋友也跟着我点头。
“想看节目是吧?先下来,我带你们看。”学姐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语气依旧温柔。
“好,谢谢学姐,”我粲然一笑,带着身旁的“小弟们”跳到了学姐的身旁。
学姐带着我们从演员通道到了观众席,指了指角落里的几排说:“诺,坐这看吧。”她对我们报以微笑,接着便走开继续去忙了。
谁料学姐刚走,便来了个学长,“你们是十班的吗?《la vie en rose》?下一个节目就你们了赶紧后台准备阿,快去后台。”说着,就是一副强撵人走的模样,语气也十分不友善。
我们也只能在内心愤愤不平,又原路返回到后台。终究还是没能看到我们心心念念的节目。

稿www2019-04-06 15:39: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贰.
晚上完成作业后,我迫不及待地登陆了QQ,想要求助于我们耀忠中学的广大网友。
看到学校的表白墙动态里有很多表白我们的舞蹈的,我还是蛮开心的。
然而视察成果并不是我的目的---我在表白墙里发了条动态:请问哪位同学有今天高一艺术节的《寄明月》视频可以分享一下,感激不尽!
没几分钟,手机便响起了提示音。这速度出乎我的意料。
打开消息栏,发现并不是来分享视频的。
是林桉。
哎,浪费我的兴致。
我:有事?
林桉:有。
我:快讲 有事说事……
在林桉面前的我总一种飞扬跋扈的姿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越是对你好脾气越好的人你就越要去欺负。
林桉:要《寄明月》视频?
我:要!!!你有吗?!
林桉:等会儿有人加你QQ,她会发给你。
我:来者何人?(滑稽)
林桉:女朋友。
我:???
谁会想到林桉居然有女朋友了。回答的还如此痛快,毫不扭捏。果然,像林桉这种优秀的人哪怕是做坏事也是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
我:一年没见你 林桉你都有女朋友了!!
林桉:小丫头 我一年没见你 你废话怎么又多了。
我: 你……算了 照片发来 让我帮你参谋一下
林桉:不给。改天遇到你带你见她。和我一个班。
我:(白眼)那说个名字总可以吧。
林桉:沈敬瑜。别忘了视频的事儿傻丫头 我先下了
我:行八 还是要谢谢你(白眼) 拜拜(挥手)

和林桉的对话毫无营养,唯二的收获大概也就是得到了想要的视频并得到了一条八卦。可我偏还不是个喜好传人八卦的人,这种东西自己知道就好了。又转念一想,林桉这种风云人物,高二年级不认识他的有几个呢?知道他谈恋爱的人估计也不在少数。
大概半个钟头后,沈敬瑜还真的加了我的好友,也一并把视频分享了过来。
我和林桉熟悉,可并不代表我和沈敬瑜也熟悉。礼貌性地回复了一句“谢谢学姐”便没有了下文。

稿www2019-04-06 15:39: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叁.
周四下午的大课间,团委召集了高一年级各班团支书开团会。其实就是简要总结了艺术节并给优秀节目发奖状。
我班自然获奖。在众多古风和民族风节目中,我们的节目是唯一的一支现代舞,在风格上就有很大的优势。其实在初赛时,可不只我们这一支现代舞。审节目的老师是我们学校一位年近六十的音乐老师。本着阳光向上的原则,很多他认为露骨或没有积极主题的舞蹈都被“毙掉”了,其中就包括了很多街舞和韩团舞。
其实让这么一个严肃的老爷子来欣赏街舞、韩团舞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可最终的复赛,也就是正式演出,是面向全体高一年级同学的。让我们一群正处于精力旺盛期又活泼好动的热血青年来欣赏千篇一律的民族舞也实属闹心。更何况辛辛苦苦练了那么长时间的节目被他说毙就毙,换做是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可这位老先生是这般评价我们班舞蹈的:“内容积极向上,十二个女孩子人数比较多可以把舞台站满,整体效果很好看。服装也比较得体,没有暴露的地方,青春阳光,活泼向上,这个节目很好!”就这样我们的节目才能够在舞台上呈现。
我的思绪正恣意翻飞着,为我们的幸运感到庆幸喜悦。突然听到了团委老师敲桌子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她的大嗓门:“现在在座的各位也就是各班的团支书了,以后各班的团活动都需由你们组织并负责。这位是你们的学姐,高二年级,团委书记。以后你们的工作就由她负责。明年的这个时候需要你们中的一人接替她的位置,想要接任团委书记就好好干,都听明白了吗?”看到我们齐刷刷地点头后,团委老师又开口道:“那就让这个学姐和你们介绍一下,说说她的要求。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已经四点了。我不耐烦地查看手表。还有十五分钟就要上课,我还想和舒然一起去买可爱多吃呢。这么一耽搁肯定是没戏了。
“大家好,我是沈敬瑜。在高二七班,学理……”
我惊讶地抬起头,她接下来的话我一句也没听得进去。
这是艺术节那天晚上带我们看节目的学姐……
原来她,就是沈敬瑜……
林桉在高二七班,沈敬瑜和他同班,那么也就是高二七班……重名重姓重班的可能性太小了几乎为零,那么眼前这位就是真·沈敬瑜本人……我的推理无懈可击,真想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沈敬瑜真的很漂亮,很温柔。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可以感受得到。讲话时总是笑眼眯眯,嘴角上扬,灿烂得仿佛两弯新月照耀着三千桃花,灼灼其华。
在遇到她之前,我一直认为只有长发飘飘的女孩子才会很温柔。可沈敬瑜让我改变了这种想法。栗色锁骨短发柔顺地垂下,是一种没有烫过的自然直。一双桃花眼最属靓丽,只要她笑起来就让人毫无抵抗力。
我的大脑一时有些懵。缘分这般奇妙,谁能想到我的“上司”竟是我亲学长林桉的准女友,沈敬瑜。
散会时我听到周围有人在悄悄地议论她:常年居于月考红榜前列,最好成绩是年级第三。不仅成绩好,人也漂亮,而且还会跳街舞。一点也不像那些只会闷头学习而且邋里邋遢的书呆子。
我暗自对这些传消息的同学翻了个白眼,看来他们对沈敬瑜已觊觎许久。同时也悔恨自己的消息太不灵通,若不是林桉,恐怕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沈敬瑜这风云人物呢。
人生阿,最怕的就是这种长得比你漂亮却又比你优秀的人。我暗自思忖,难怪林桉会和她走到一起,沈敬瑜分明就是女版林桉嘛。
两个人都优秀得……变态……

稿www2019-04-06 15:41: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我做错了什么 度娘一直吞我文

稿www2019-04-06 16:55: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还有一年大概要从现在的学校离开去留学了 能遇到沈敬瑜真的很幸运 可以说给了我最后在校生活一些期望吧。还希望大家不要一直潜水呀 你们的回复真的是我更文的动力

稿www2019-04-06 19:00: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再度吞文

稿www2019-04-06 19:11: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四.

稿www2019-04-07 07:25: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第九楼可以看到第四章啦

稿www2019-04-07 09:49: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周五下午的大课间,我又拉着舒然去超市买可爱多。
“我要奥利奥的傲娇碟。”我扬起下巴对舒然做出了傲娇的表情,毕竟要和雪糕配个对嘛。
“奥利奥傲娇碟。”
听到有人和我买一样的可爱多,也被这脆生生的声音吸引,就转过头去看这人是谁。
好巧不巧,是沈敬瑜。旁边还有个煞风景的林桉。
这林桉也看到了我,隔着雪糕柜和收银台的距离就开始向沈敬瑜引荐我,我看他同时指了指沈敬瑜和我手中的同款可爱多,大概是在调侃什么。林桉又示意我付完钱后在门口等下他们。
沈敬瑜顺着他的指引看到了我,露出一抹清浅的笑。她笑起来时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像盛开的桃花一样美。
阿,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我周请夏,彻底沦陷了。
“哎哟哟,我们粥粥都看直眼了。真是个见色忘义的家伙。”舒然不屑地对我翻了个白眼。
我抬手,赏了她一颗栗子,“说什么呢,真是的。我周请夏可是早就断了七情六欲的仙女。”
“真巧小丫头,我又遇着你了,”林桉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这是沈敬瑜,你师姐。悄悄告诉你,她还是我女朋友哦。”他挤眉弄眼道。
我和舒然听后忍不住笑了出来。林桉怎么越来越皮了,他从前的高冷形象哪去了?
沈敬瑜大概是害羞了罢,双颊变得粉红,一巴掌拍在了林桉背上。
哎,她真是太温柔了。林桉他那皮糙肉厚的,这么轻轻拍一下和挠痒痒有什么区别?
“你就是周请夏呀,艺术节时我们好像见过。”沈敬瑜轻轻道。
“阿的确是,那天你带我们到台前看节目来着。可是你才刚走,就有一个凶巴巴的学长又把我们撵回了后台。”我气鼓鼓道,完全不知道提起令自己生气的事的时候,我的腮帮子像河豚一样鼓了起来,眼神也变得愤恨却毫无威慑力。
“后来不是把视频发给你了嘛,别气啦。”她捏捏我的右脸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是个小朋友呢,太可爱了。”
“唔…”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怎么称呼你呢?”沈敬瑜侧头含笑道,又捏了捏我的左脸蛋。
“周…”
“粥粥!”舒然这个坏蛋抢在我前面答道,然后对我挤眉弄眼,一字一顿道:“白粥的粥。因为她最讨厌喝白粥。”
我:???
林桉和沈敬瑜全都笑得涨了脸。
舒然我记住你了。
我好恨。

稿www2019-04-07 18:25: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本周月考 周日更文 放几张沈敬瑜女士照片就跑

稿www2019-04-09 00:07: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我在家里憋周一的国旗下演讲稿凄凄惨惨 而这姐抱了个西瓜去汗蒸房吃
话说这也算是心有灵犀了吧

稿www2019-04-13 18:17: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陆.
“这小丫头现在是她班团支书,在你手下办事儿。”林桉食指轻点我的脑门,对沈敬瑜道。
“周四开会有看到她。”沈敬瑜点头。不知为什么,感觉她好像一谈起工作就变严肃了,就连笑容也被收敛了起来。
林桉说什么,我都在一旁适当地点头应着。不讲话也不辩解。虽然有时他会做出一些我不能理解的行为,但我知道他不会害我。他是一直以来都对我很好的人,我信任他。他告诉我,有些事情以后我就明白了,他想要我慢慢懂,慢慢长大。
“她办事相对会利落些,组织活动什么的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初中时候和我一起练出来的,经验比较丰富。”
我竟不知道林桉这番话是在夸他自己还是在夸我。
“但这小丫头贪玩,初中时候写主持稿一拖再拖,没少挨批。我还经常帮她兜着。”林桉一脸得意地看着我,“以后她要是再那么能胡闹,办事儿拖拖拉拉不认真,你就尽管收拾她。小丫头就是欠揍。出了事儿我担着。”
“林桉你!”我作势要打他,怎么总接我老底!我不要面子的吗!
“哎,你们两个真的是…”沈敬瑜笑吟吟道,满脸无奈地摇头。
林桉那番话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当是他和我的玩闹。毕竟在我心目中沈敬瑜那么温柔,连提高音量都很少有的人,怎么可能会凶我。
可事实证明,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而把我引入这“无底深渊”,叫我万劫不复的,也正是对这番话产生的影响都不自知的林桉。

稿www2019-04-13 21:55: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柒.
从那之后我和沈敬瑜、林桉之间好像也没怎么正式地见过面。毕竟高一和高二之间几乎没有什么接触。
耀中很大,体育馆、图书馆、食堂、便利店、书店……应有尽有。听老师说,耀中硬件设备甚至比很多大学都要好。
小学、初中、高中部按区域划分,近乎无交集。高中部每个年级都有一栋独立的教学楼,高一至高三由北向南并列排列,分别为A、B、C楼。每栋楼的每层楼中间有连廊连接。
但连廊一般是没有人去的,因为在最初的几届,都是成双成对的小情侣去连廊闲聊看风景。但声势越来越大,被教导主任察觉后开始严查,连廊就不再被光顾。我的班主任郑图南在刚入学时便在班会上强调了这件事,告诉我们要远离“是非之地”。
沈敬瑜和林桉自然更不会没有脑子地跑去连廊谈情说爱,我们的见面也纯属随缘。
下午共四节课,两节课后会有四十分钟的大课间。说是休息时间,其实同学们都跑进了各科老师的办公室去问问题,把老师围得水泄不通。晚上有两节自愿参加的晚自习,但实验班都是要求全员参加。
我不得不承认高中的学习氛围与初中时称得上是天壤之别,可我并没有意识到高中学习节奏与初中的不同,仍旧是一副“快活一秒是一秒”的态度。看着同学们的教辅书与练习册小山一样摞在桌上、地上,我却不为所动,把完成作业当成最高目标,一本课外教辅书与练习册都没有。即使平时有不会的问题想要去问老师,一看到那么多人围着老师而我还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我便知趣地退缩了。可久而久之,连我自己都意识不到我的知识点欠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已经被同学落下了太多。
早自习时郑图南宣布了一条重磅消息:下周五要月考。
班级里哗然一片,都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即将到来的升入高中的第一次月考。
“耀中的考试题一直都特别难!我上一届的学长告诉我……”
“天哪都要月考了,我可怎么办!”
“耀中的月考题,就重在参与吧……提前点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

稿www2019-04-19 21:04: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我确实是在用小说的方式写纪实 毕竟有很多涉及隐私的东西不能直接写出来 后面可能会因为情节需要 有部分内容为半纪实 但整体是以纪实为主

稿www2019-04-21 06:48: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这要是让沈敬瑜看到可还能行

稿www2019-04-21 18:33: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捌.
这是我们升入耀中的第一次月考,谁都想取得优异的成绩给老师、家长都亮一手。
当然,更有同学之间的小虚荣心。
我是耀中初中部直升上来的,凭着在初三那最后一学期的冲刺,竟以不错的成绩进入了实验班。
耀忠中学是整个A市最出名的学校,从小学部到高中部都如此。耀中理科实验班一本上线率百分百,我能明显感受到与初中时不同的压力。
可是有时我也很讨厌我的同学,初中部直升的还好,成绩倒是都不会太差。但是有很多外校考进来的同学,以一种病态的方式学习。
很多住校生早晨五点起床,凌晨三点睡觉。中午在自习室学习,一天最多吃上一顿饭。我不明白,才刚高一就把自己弄得这么累,高三该怎么办。
甚至有个男同学,他上课时拿刀划自己的胳膊、扎自己的腿来防止自己睡着。他周测考得很差时会很失态地坐在班级地上大吼大叫,把卷子扔的满地都是,嘴里还念念有词:“我连这都学不好,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死了算了。”
试想一下一个一米八大高个骨瘦如柴的男生坐在地上歇斯底里地怒吼,还配合着鼻涕眼泪声情并茂,这是怎样一番场景。
有时我真的很害怕他,好像下一秒他的刀子都能扎进我的身上。每次遇到他我都躲得远远的,舒然还笑话我太怂。呵,她懂什么,这叫防患于未然,善于自保。当然,我每次都拉上舒然和我一起远离他。
我班班任郑图南是一糙汉子。可能因为教导主任一职在身,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说你两句都能给你熊哭。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事,班级里也没有人敢跟他反应。我对他更是敬而远之,除非团里有什么活动要安排,否则我不会不识相地主动去找他。
其实,我的同学们有些势力。一次考试真的可以体会到什么叫做世态炎凉。如果你的成绩好,那么你就会有很多朋友,他们在你左右围着你问题。如果你的成绩不好,那么你的朋友顶多是同样在班级里吊车尾的,惺惺相惜。
我的几次周测成绩在班级里算不上突出,但也不是很差。可能因为需要组织活动,也没怎么做得罪人的事儿,我在班里的人缘还不错。但我不屑于与他们沆瀣一气,我有舒然就足够了。
听着同学们的讨论,我突然也想起林桉之前也和我讲过耀中试题的难度:高一英语周测考的是高三卷,有些阅读题甚至高于四六级难度……物理的年级及格率是6.25%……
我的心里也越来越没底儿,越来越慌张。毕竟我是团支书,考得太差肯定丢人。你连成绩都没有,拿什么服众?
更何况,我也不想被林桉和沈敬瑜瞧不起。

稿www2019-04-21 21:55: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没……有……人……看……吗……
那……我……还……更……个……什……么……劲……


稿www2019-04-21 22:42: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玖.
这天晚上我没去食堂吃饭。想要去操场上自己跑跑步清醒一下,晚自习时更高效地复习。
没错,我又要开始临时抱佛脚了。
在入学第一天我就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努力学习,发愤图强,考进年级前五十。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浑浑噩噩地渡过了近两个月的高一生活。刻苦努力这门子事儿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操场四百米一圈,我大概跑了四五圈的样子,遇到了同样在跑步的沈敬瑜。
“hi-”看她竟也是一个人,我欲言又止。这难得的休息时间她居然没和林桉在一起,不会是分手了吧?
她也同我打了招呼,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微笑道:“你林桉哥哥也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生活。不能因为我的存在打乱了他的生活节奏。我们可不能无时不刻都腻在一起阿。”说着,她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好温柔。
“唔……”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复习怎么样了?还有两天就月考了。”
我们并肩奔跑,谁都没有停下。
“阿…还好吧…”我心虚地回答。
“放轻松,一次小测验而已。只要平时不懈怠,一直努力学习,结果都不会差的。”她本意是想安慰我,却让我更加陷入慌乱。
真想问她那我要是没努力可怎么办……

稿www2019-04-24 23:37: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学校周日周一周二开运动会 中午放学和沈敬瑜林桉一起走 闲聊如下
我:林桉你怎么什么项目都没报???
林桉:我为什么要报???
我:你跑的不是很快吗?
林桉:不快。
我:那你主持吗?
林桉:不。
我:你项目也不报,又不主持又不做裁判,你干啥???
林桉:班级坐着养老。
我:???
(沈敬瑜和林桉一个项目都没报

稿www2019-04-25 12:06: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