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佳人骨(高h各种play慎入各位\/美人受)

楼主:清商无韵2333 字数:24602字 评论数:43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清商无韵23332019-01-07 13:40:00 发布在 十世
此文纯粹楼楼自己炖肉自己吃写的文,或许会虐???欢迎小可爱们入坑

清商无韵23332019-01-07 13:43:00 发布在 十世
第一章攻和炮灰肉渣
chapter 1
轻薄纱幔后探出一只纤手,轻巧卷起了珠帘。
却未曾探知,其后一只稚子的眼,满溢着好奇与不解,向前探些,再向前探些。
此地为何地?
三十年前,此地为梨园,一干弟子承了传道大任,台下苦练十余载,方得台上几番光采,几轮喝彩。
三十年后,此地仍为梨园,可那戏子,唱着前人的故事,又兼了妓子的活计。前辈教诲宗祖律法虽心中长留,可这乱世之中求一生计,单凭那副颤音婉转千回的好嗓子,怎是一个难字可得。
如此,便有了映在那孩子眼中的一幕,男人斜斜倚在榻上,左手执着烟斗,右臂便轻拢着伏在他身上的戏子,他,抑或是“她”,妆已卸下,亦未着戏衣,面上却仍有油彩似的,美到精细可怖。两手虚虚抓着那人胸前衣襟,似家猫的爪子,不会真挠疼了,不过三分是痒,七分是欲。他未着长衫,竟一身女子服色,旗袍的衩开到大腿根处,在往上延伸,便至人心底。
----不知到底是人化作了妖,还是妖蒙了人皮。
那孩子心想。
可那男子,极年轻的年纪,分明不是个柳下惠般的人物,却游刃有余的,周旋着,挑逗着,说着最露骨的话,眼中却未有一丝着迷。
他的手,骨节分明的一双手,覆着持弄枪械的薄茧,顺着旗袍开衩的尽处,深入,复又深入。
不知碰到何处,便听得身上人一声娇啼,原是唱花腔的嗓子,用在此处倒也相宜。孩子却一时惊到要逃,不巧撞上身侧雕花红木桌,一只瓷瓶翻倒滚落,砸向地面厚实绒毯。
烟雾缭绕中男子那双鹰隼似的眼,向帘外看去,孩子匆匆躲闪,却不知,那一眼,竟成他一生的魔障。

清商无韵23332019-01-07 14:01: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2
阳春三月。
梨园最好的时节,乱世亦如此。处处皆有桃花纷飞,春水将融未融,尚未染上血腥滋味。
十年匆匆于指尖逝去,稚子亦长成少年,少年一出师门便唱旦角,一身细嫩的白敷上细粉,便有颤音婉转千回,只入人心底去,正是做青衣的好材料。
可唱旦角久了,便有些男女莫辨的形容,唇不点而朱,眉不描而黛,却是一佳人难再得。
少年只惶惶,唱好他的戏,偶尔接客,不过清谈两句,接几番奉承言语。他是这梨园的红角,可不做皮肉生意。
然少年儿时目睹的一幕,却时时入梦,不肯散去。烟雾缭绕中,一双鹰隼似的眼。隔着纱幔与珠帘望向他,似摄住猎物的喉管一般,逼近,复又逼近,终是溅出凄迷的血花来。

清商无韵23332019-01-07 14:41:00 发布在 十世
下下下章开肉,此后可能会很多肉(咳咳),另外攻受名字我还没想好,但是he是定了的啦

清商无韵23332019-01-07 14:49:00 发布在 十世
本文应该会日更哦,欢迎各位小可爱入坑

清商无韵23332019-01-07 20:14:00 发布在 十世
不好意思前段时间被删帖加上楼楼生病之类的一直没有更,今天起恢复日更哦

清商无韵23332019-01-15 09:58: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3
戏班的班主找到他,满面虚浮的笑。
一句,两句,第三句便扯到了正题,竟是让他“接客”。
这次接客确是真意,要他洗净了剥光了躺到某位大人的床上去,任其作为任其折辱。
少年尚在襁褓中时便被遗弃,为戏班班主所救,看他乖顺便带他学艺,孩提之时唯靠米粥果腹,幸而得以长成。如今已是志学之年,他无父无母无亲无友,于此事,纵是千般不甘万般不愿,他欠与班主养育之恩,他身不由己。
“师父,何日?”他启唇。
班主大喜,红角唱一场戏,他赚得盆满钵满,可顺了这位大人的意,他便能保着小命,去数着,盘算着,如何在自家后院里,堆一座金山银山。
“初八晚上,你唱完溪兮茶馆的那一场,便有人带你到那位的公馆里,秉之啊,此番不关是为戏班,你自身是福是祸,也看你在那位跟前,如何自处啊。”
他只沉默不语,心中些许阴暗滋长又觉可笑。是耻辱吗?戏子无心有有何可辱。是机会吗?可他的存在,孑然一身于世间,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清商无韵23332019-01-15 09:59: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4
三月初八唱的那一场,是一出霸王别姬。
他仍唱旦角,端的一副深明大义的神色,“自从我随大王动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和他唱对角的霸王亦是威武“抢挑了汉营中数员上将,纵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传将令休出兵各归营帐。”一时间场上乌骓马啸,四面黑旗凛凛作响,场下自是叫好声不绝,不时还有一阵阵尖锐口哨。
他隐于幕后时,便看着场下人群。着长衫的,着军服的,着西装的,欣喜的,鄙夷的,倦怠的。这形形色色的人,若剥下华服和一张张面皮,剖出心底最不堪的欲望,是否皆是一般形状?他不知晓,亦不愿知晓。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茶馆的戏唱完,他于后台卸去油彩,着了长衫,便有辆黑色轿车来接他。司机望向他干净容颜竟有些惶惶,呆滞片刻,随后恭敬拉了车门迎他上车。
今夜月色极美,他们走的是一条林荫道,月华便透过枝叶的缝隙,泼洒于少年细软如鸦羽的发,这一遭虽是场豪赌,输于此番美景良辰,倒也不亏。
轿车停于一方僻静门庭,门后竟是一方辉煌华彩,即为红角,他也到过些大人物的宅邸唱一出二出,却从未见过这般气派张扬。有佣人无声将他迎进主宅,此后再无声退下。绒面沙发上斜倚着一男子,肩上军服的穗子随着门开时带入的风轻扫,似一片金黄的麦浪。
而后那男子侧过头斜斜一瞥,少年伫立原地,那是一双午夜梦回时亦难忘的,鹰隼似的眼。

清商无韵23332019-01-15 10:00: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5
不是的,那不可能是同一双眼睛。
十年了。
十年世间沧海桑田,于外有蛮夷犯我华境愈演愈烈,于内是群雄逐鹿军阀四起,十年稚子长成少年,已于滚滚红尘中走了一遭,却不改幼鹿般干净眉眼。
而那人若见过,亦是能不会轻忘,由神迹细细雕琢的面孔若塑像,狭长丹凤眼被微乱的短发遮盖些许,微启的唇似笑非笑,却无端生出几分居高临下的冷意。
“楼上热水备好了,先去准备着,我稍后便到。”少年只点头照做,皮鞋踏在地面的发出沉闷的声响。是真的开始了,他想。
而后他于水汽氤氲中望向自己的面容,房中有大面的西洋玻璃镜,因了水雾,他有些看不真切,就像此刻,他看不真切自己繁复的思绪。
开门的一瞬林钰惊诧于眼前纤弱却优美的躯体,挑逗猎物的恶趣味瞬间被激起,他缓步行至少年身后,用了五分力握住少年细白的腕子,唇凑到他耳边低语:“水凉了。”
而后他听到一声低弱的小奶音答了嗯,又问到:“你艺名白落,我唤你......落落可好?”
白落竟觉房中有瞬间的温情流转,他自小未有这般亲昵称呼,此番竟是一陌生人,一他藏着些恨意的男子,
一时竟生出些许不该有的情愫,林钰的手径直向下,一路以指尖划弄,指腹点上白落胸前红樱,修建圆润的甲尖轻拢慢拈,少年沾着晶莹水珠的身子便瘫在他怀中,红润的唇微张。
可他自己也不清楚在渴望些什么,林钰却知,是一个吻,将彼此的呼吸吞噬殆尽的一个深吻。

清商无韵23332019-01-15 10:00: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6
可他偏不愿这样轻易满足即将入口的小东西,右臂挽住他胁下便轻易将少年带出水面,浴巾携风裹住覆着初雪的躯体。这样极具侵略性的身体接触下少年早已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以至被环抱入主卧他亦不知晓,而陷入被褥之间的轻柔触感使他微微清醒,双眼刚刚恢复聚焦,便是映入一张鬼斧神工的俊颜。
白落感到莫名的威压,然双手腕子已被男人一手扣住。他挣扎,蔽体的浴衣便微微散开,露出凸起的锁骨和胸前大片的肤。
林钰望见,便吻上去,以齿轻扣锁骨,再一路向上,以细密的吻染红耳廓。他轻咬少年的耳垂,低语道:“知道为什么接你过来吗?”
回答他的是一个含糊不清的“不知道”和越发急促的喘息,林钰轻笑,“那天有人约我听你的戏,是......二月二十的那一场,戏曲我是一概不懂,可你的人,我一见,就觉得合该在我床上。”
白落听到此处,觉得自己应是觉得可悲或是心寒的,可被情欲侵染的躯体太过不堪,只呻吟似的迎了声嗯,然后顺从拜成双腿大张的姿势,任男人取了不知何用的床头脂膏。
他的那些前辈们是如何“接客”的,他也略有耳闻。
可真要到了自己,完全是另外一番情状。

清商无韵23332019-01-16 20:35:00 发布在 十世
不好意思我回来啦

清商无韵23332019-03-04 09:47:00 发布在 十世
默默把肉发完

清商无韵23332019-03-04 09:48:00 发布在 十世


清商无韵23332019-03-04 09:50:00 发布在 十世
前面几章重整了下再发一遍哦

清商无韵23332019-03-04 09:52:00 发布在 十世

轻薄纱幔后探出一只纤手,轻巧卷起了珠帘。
却未曾探知,其后一只稚子的眼,满溢着好奇与不解,向前探些,再向前探些。
此地为何地?
三十年前,此地为梨园,一干弟子承了传道大任,台下苦练十余载,方得台上几番光采,几轮喝彩。
三十年后,此地仍为梨园,可那戏子,唱着前人的故事,又兼了妓子的活计。前辈教诲宗祖律法虽心中长留,可这乱世之中求一生计,单凭那副颤音婉转千回的好嗓子,怎是一个难字可得。
如此,便有了映在那孩子眼中的一幕,男人斜斜倚在榻上,左手执着烟斗,右臂便轻拢着伏在他身上的戏子,他,抑或是“她”,妆已卸下,亦未着戏衣,面上却仍有油彩似的,美到精细可怖。两手虚虚抓着那人胸前衣襟,似家猫的爪子,不会真挠疼了,不过三分是痒,七分是欲。他未着长衫,竟一身女子服色,旗袍的衩开到大腿根处,在往上延伸,便至人心底。
----不知到底是人化作了妖,还是妖蒙了人皮。
那孩子心想。
可那男子,极年轻的年纪,分明不是个柳下惠般的人物,却游刃有余的,周旋着,挑逗着,说着最露骨的话,眼中却未有一丝着迷。
他的手,骨节分明的一双手,覆着持弄枪械的薄茧,顺着旗袍开衩的尽处,深入,复又深入。
不知碰到何处,便听得身上人一声娇啼,原是唱花腔的嗓子,用在此处倒也相宜。孩子却一时惊到要逃,不巧撞上身侧雕花红木桌,一只青花缠枝瓷瓶翻倒滚落,砸向地面厚实绒毯。
烟雾缭绕中男子那双鹰隼似的眼,向帘外看去,孩子匆匆躲闪,却不知,那一眼,竟成他一生的魔障。

清商无韵23332019-03-04 10:41: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1
阳春三月。
梨园最好的时节,乱世亦如此。处处皆有桃花纷飞,春水将融未融,尚未染上血腥滋味。
十年匆匆于指尖逝去,稚子亦长成少年,少年一出师门便唱旦角,一身细嫩的白敷上细粉,便有颤音婉转千回,只入人心底去,正是做青衣的好材料。
可唱旦角久了,便有些男女莫辨的形容,唇不点而朱,眉不描而黛,却是一佳人难再得。
少年只惶惶,唱好他的戏,偶尔接客,不过清谈两句,接几番奉承言语。他是这梨园的红角,可不做皮肉生意。
然少年儿时目睹的一幕,却时时入梦,不肯散去。烟雾缭绕中,一双鹰隼似的眼。隔着纱幔与珠帘望向他,似摄住猎物的喉管一般,逼近,复又逼近,终是溅出凄迷的血花来。
一日戏班的班主找到他,满面虚浮的笑。
一句,两句,第三句便扯到了正题,竟是让他“接客”。
这次接客确是真意,要他洗净了剥光了躺到某位大人的床上去,任其作为任其折辱。
少年尚在襁褓中时便被遗弃,为戏班班主所救,看他乖顺便带他学艺,孩提之时唯靠米粥果腹,幸而得以长成。如今已是志学之年,他无父无母无亲无友,于此事,纵是千般不甘万般不愿,他欠与班主养育之恩,他身不由己。
“师父,何日?”他启唇。
班主大喜,红角唱一场戏,他赚得盆满钵满,可顺了这位大人的意,他便能保着小命,去数着,盘算着,如何在自家后院里,堆一座金山银山。
“初八晚上,你唱完溪兮茶馆的那一场,便有人带你到那位的公馆里,秉之啊,此番不关是为戏班,你自身是福是祸,也看你在那位跟前,如何自处啊。”
他只沉默不语,心中些许阴暗滋长又觉可笑。是耻辱吗?戏子无心有有何可辱。是机会吗?可他的存在,孑然一身于世间,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转眼便至三月初八,那日唱的一场,是一出霸王别姬。
他仍唱旦角,端的一副深明大义的神色,“自从我随大王动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和他唱对角的霸王亦是威武“抢挑了汉营中数员上将,纵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传将令休出兵各归营帐。”一时间场上乌骓马啸,四面黑旗凛凛作响,场下自是叫好声不绝,不时还有一阵阵尖锐口哨。
他隐于幕后时,便看着场下人群。着长衫的,着军服的,着西装的,欣喜的,鄙夷的,倦怠的。这形形色色的人,若剥下华服和一张张面皮,剖出心底最不堪的欲望,是否皆是一般形状?他不知晓,亦不愿知晓。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茶馆的戏唱完,他于后台卸去油彩,着了长衫,便有辆黑色轿车来接他。司机望向他干净容颜竟有些惶惶,呆滞片刻,随后恭敬拉了车门迎他上车。
今夜月色极美,他们走的是一条林荫道,月华便透过枝叶的缝隙,泼洒于少年细软如鸦羽的发,这一遭虽是场豪赌,输于此番美景良辰,倒也不亏。
轿车停于一方僻静门庭,门后竟是一方辉煌华彩,即为红角,他也到过些大人物的宅邸唱一出二出,却从未见过这般气派张扬。有佣人无声将他迎进主宅,此后再无声退下。绒面沙发上斜倚着一男子,肩上军服的穗子随着门开时带入的风轻扫,似一片金黄的麦浪。
而后那男子侧过头斜斜一瞥,少年伫立原地,那是一双午夜梦回时亦难忘的,鹰隼似的眼。

清商无韵23332019-03-04 10:42: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2
不是的,那不可能是同一双眼睛。
十年了。
十年世间沧海桑田,于外有蛮夷犯我华境愈演愈烈,于内是群雄逐鹿军阀四起,十年稚子长成少年,已于滚滚红尘中走了一遭,却不改幼鹿般干净眉眼。
而那人若见过,亦是能不会轻忘,由神迹细细雕琢的面孔若塑像,狭长丹凤眼被微乱的短发遮盖些许,微启的唇似笑非笑,却无端生出几分居高临下的冷意。
“楼上热水备好了,先去准备着,我稍后便到。”少年只点头照做,皮鞋踏在地面的发出沉闷的声响。是真的开始了,他想。
而后他于水汽氤氲中望向自己的面容,房中有大面的西洋玻璃镜,因了水雾,他有些看不真切,就像此刻,他看不真切自己繁复的思绪。
开门的一瞬林钰惊诧于眼前纤弱却优美的躯体,挑逗猎物的恶趣味瞬间被激起,他缓步行至少年身后,用了五分力握住少年细白的腕子,唇凑到他耳边低语:“水凉了。”
而后他听到一声低弱的小奶音答了嗯,又问到:“你艺名白落,我唤你......落落可好?”
白落竟觉房中有瞬间的温情流转,他自小未有这般亲昵称呼,此番竟是一陌生人,一他藏着些恨意的男子,
一时竟生出些许不该有的情愫,林钰的手径直向下,一路以指尖划弄,指腹点上白落胸前红樱,修剪圆润的甲尖轻拢慢拈,少年沾着晶莹水珠的身子便瘫在他怀中,红润的唇微张。
可他自己也不清楚在渴望些什么,林钰却知,是一个吻,将彼此的呼吸吞噬殆尽的一个深吻。
可他偏不愿这样轻易满足即将入口的小东西,右臂挽住他胁下便轻易将少年带出水面,浴巾携风裹住覆着初雪的躯体。这样极具侵略性的身体接触下少年早已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以至被环抱入主卧他亦不知晓,而陷入被褥之间的轻柔触感使他微微清醒,双眼刚刚恢复聚焦,便是映入一张鬼斧神工的俊颜。
白落感到莫名的威压,然双手腕子已被男人一手扣住。他挣扎,蔽体的浴衣便微微散开,露出凸起的锁骨和胸前大片的肤。
林钰望见,便吻上去,以齿轻扣锁骨,再一路向上,以细密的吻染红耳廓。他轻咬少年的耳垂,低语道:“知道为什么接你过来吗?”
回答他的是一个含糊不清的“不知道”和越发急促的喘息,林钰轻笑,“那天有人约我听你的戏,是......二月二十的那一场,戏曲我是一概不懂,可你的人,我一见,就觉得合该在我床上。”
白落听到此处,觉得自己应是觉得可悲或是心寒的,可被情欲侵染的躯体太过不堪,只呻吟似的迎了声嗯,然后顺从拜成双腿大张的姿势,任男人取了不知何用的床头脂膏。
他的那些前辈们是如何“接客”的,他也略有耳闻。
可真要到了自己,完全是另外一番情状。
男人一指抹了些脂膏,点上他身下殷红穴口,却并不急于进入,只在花蕊处摩挲打转。少年动了情,穴口开翕不止,林钰便以一指探入细细开拓,指尖脂膏涂在内壁,引得身下人颤抖不止,压抑呻吟。随后再加两指,三指并入于白落体内肆虐。
身下人弱弱开口:“嗯......胀”
林钰吻上他以缓解这阵不适,复又入了两个指节,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过后他抽出手指,利落解开浴袍。
一丝不挂的身躯。
干净流畅的肌肉线条。
野兽般充满危险意欲的神情。
“乖,忍一忍。”此话不知是否入了白落的耳,然下一瞬便有肿胀炙物顶上穴口,身下撕裂般的剧痛让少年向后退缩。膝盖却被握住拉开,狰狞的凶器缓慢却坚决的寸寸深入,他无处可退。
林钰托起少年的纤腰迫使其抬高下腹,在这样的角度下,白落可以看到自己被情欲吞噬的每一个细节,像一场简单粗暴的仪式,标志着彻底的臣服与占有。甬道已被粗大的侵入物扩张到极限,每进入一分,融化成液体的脂膏便被挤出一些,顺着腿间流下。这样缓慢的进入依然疼痛,故而入到一半时男人似乎没了耐性,挺身将整根彻底顶了进去,白落触电般反弓起身体而后惊喘出声,身下湿热甬道应激缩紧,将横亘在体内的炙热坚挺紧紧包裹。
林钰闷哼一声,太过强烈的快感使他在这一刻放弃思考,缓缓向外抽出一部分柱身,再猛然撞了进去。某一下凶猛的撞击挤压到少年的腺体,玉茎悄然淌下透明的泪滴,而后的每一次撞击都直奔那一点而去,少年再难压抑呻吟直至尖叫出声,如濒死的天鹅般扬起脖颈,眼角的水泽凝成泪珠挂在睫毛上,眼神迷蒙失去聚焦,浑身泛起的潮红使他像一道呈上的诱人甜品,泛着情欲侵染的芳香。

清商无韵23332019-03-04 10:44:00 发布在 十世
Chapter 3
林钰已记不清那一夜床笫之间共有多少次欢好,但少年的身体柔软羞涩到不可思议,纵阅尽千帆如他,亦于此间获得难言的快感。那一夜结束时白落已然晕去,小腹腹胀尽是白浊沾染,满身遍布红艳痕迹,尽是凌虐后的别样美感。
林钰醒的早,睁眼时便有少年小鹿般的眸子凝视着他,见他转醒又忙装睡,像只受惊的小动物。“醒了便让公馆的车送你回去,怎样?”林钰轻声问。
谁知白落不愿。
他不愿被人知道,下了床便不愿再跟我扯上半点关系,林钰随即想通,便觉少年有些意思。床上那般可人的柔顺,如今化作隐隐倔强,林钰竟莫名生出几分温柔,觉得他像谁,却又记不太清。点头称好便抽身离去,留下少年一人在床上呆呆望着他的背影,不知脑中为何。
十二时过完便是一日,十日过完便是一旬,而三旬还未凑成一个整月,白落便复踏进公馆的大门。
“这算什么呢?”他问,到底是有些骨性的。“既那位图一时新鲜是真,便是你这新鲜劲还未过。”班主只谄笑着搪塞他,亲自将白落送上前来的轿车。

清商无韵23332019-03-04 10:46:00 发布在 十世
大家知道度娘吞文字是怎么回事吗

清商无韵23332019-03-05 13:30: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