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原创\/170105』【生子】木头奶茶(主繁星)

楼主:鎷夝煒 字数:10403字 评论数:2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向来以一张镇楼图撑到底的我2333


鎷夝煒2018-01-05 12:28: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一.
“张艺兴,我们离婚”
吴亦凡将文件夹随意摔在木桌上。张艺兴低着头,棕色的头发垂在耳畔,像是在嘲笑它主人十一年的自作多情。
张艺兴打开文件夹在纸上签了字,收拾好所有衣物。
“夫人,财产分割可能会有些……”
“我净身出户。”
吴亦凡没有看他,他知道张艺兴的倔脾气,这十年,他是受够了。
他们没有孩子。
张艺兴陪他从校服到结婚,整整十年。
律师走了,诺大的客厅只剩他们两人。
吴亦凡倒了杯水,依旧没有看他。
“亦凡,——……照顾好自己。”
张艺兴走了。
吴亦凡揉着太阳穴。他还是第一次一个人面对这么空洞的房子。
张艺兴总是会等他回家,再晚也会等,有时候还会等到凌晨。张艺兴没有安全感,睡觉时总是只占不大点的地方,搞得吴亦凡不好搞大动作,那点儿多动症全让张艺兴治好了。
张艺兴蹲在路边,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滚到衣服上。
他的手脚一年四季都是冷冰冰的,今天居然出了汗。
张艺兴当初在民政局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他进去了。朋友问他是不是真的想好了,是不是真的嫁给了幸福。张艺兴不敢回答,因为吴亦凡从来没有给过他承诺。
张艺兴的目光停留下路边的那座咖啡馆。
“哦我可怜的孩子,你为什么蹲在这里?这里多么的冷啊!”
一个老妇人用脖子上的大围巾给张艺兴围住了,张艺兴感觉到一阵阵的暖意。抬头看那好心的老婆婆。
是个美国人。
“谢谢您……”
张艺兴抓住大围巾,那老婆婆递过来一杯奶茶。
张艺兴接了过来,看到奶茶上飘着木头,刚要开口问,老婆婆就抢先了。
“小伙子,这可不是木头哦,这是被切成丝的牛肉脯。”
“前辈,为什么这么像木头啊?不对……为什么要在奶茶里放牛肉脯?”
“我丈夫年轻时特别喜欢吃这牛肉脯,老头子比我先走了,我就想着,把牛肉脯放进这奶茶中,没想到居然可以卖出去……”
“您是做什么生意的?”
“称不上生意不生意,路边那个咖啡店呐,是我用了好多积蓄弄的,可给我心疼坏喽……”
吸管顺出来一丝牛肉脯,是甜的。张艺兴惊喜的望着老婆婆。
“尝到了?如果我用咸的牛肉脯泡奶茶肯定卖不出去的,所以这牛肉脯啊,我是用糖做的。”
张艺兴看着那间咖啡馆,似乎下了决心。
“婆婆,我可以留在咖啡馆吗?免费的!”
老婆婆看着他,摸摸他的头。
“可以啊,不过工钱是不能不给的哦!我可不是那种占便宜的老人。”
嗯...好吧,眼下张艺兴要解决的不仅仅是工作问题,住处也是个大问题。
自己那个房子...似乎欠了一个月的取暖费呢。
张艺兴和老妇人道了谢便带着一个大箱子去了之前的房子,蹲在地上在箱包里翻了十几分钟才找到牛仔裤兜里的门钥匙。
“哎呦,怎么想的放兜里…”
打开房门一股空气不流通的味道扑鼻而来,张艺兴捂着鼻子打开所有窗户。
“嘶…好冷…”
刚开了一会儿窗户,张艺兴掏出过期的香,嫌弃的点燃了。但是闻着有点儿恶心。
张艺兴用拳头砸了砸脑袋。
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冰箱里空空的,张艺兴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可怜。兜里只有三百元钱,还是刘管家给他的,张艺兴蹲在地上。
“凭什么…”
好委屈。
张艺兴吸了吸鼻子,伸手把刘海儿掀过头顶,整理了一下去了超市买菜。
超市人不算多,但是张艺兴进去后自己倒显得扎眼了。
张艺兴站在久违的特价区,把一摞香菜放进塑料袋里,又弄了一摞油菜和一小把香菇在袋子里。
这些菜只花了五块钱,张艺兴站在超市门口用手机算大米和馒头哪个合适,然后关掉手机去了馒头店。
馒头买的是五毛钱四个的,花了一块钱。
张艺兴颠儿颠儿的跑回家。
刷好铁锅瓢盆,张艺兴才反应过来忘记买调料了。然后又跑去超市买了所有调料,依然是便宜货,但是花了七十多块钱。
晚饭做了油菜香菇,好在香菇切成了条,入味了。
吃着吃着,张艺兴还是没忍住哭了。
张艺兴很烦现在的心情,打开刚买的醋猛喝了几口。
“唔…呕…”
张艺兴蹲在地上捂着嘴,眼眶红了,眼里充满了红血丝。
醋到了胃里便开始翻江倒海,张艺兴抱着马桶呕了半天,就差没把胃吐出来了。
嘴里满是胃粘液的味道,张艺兴颓废的坐在地上。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他猜,他现在一定像个笑话一样。
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他缠着吴亦凡,整整十一年。
他无父无母,却连个孩子都没有。
他不知道往后他还会相信谁,自己对爱情的奋不顾身全都被吴亦凡冲散了。
“我该死…我***该死!”
张艺兴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嘴角撕裂了,流出了血。
张艺兴躺在冰冷的瓷砖上,闭上了眼睛。
是啊,该死。
都是我自作多情,我活该。


鎷夝煒2018-01-05 12:29: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可能会是个中短篇,毕竟我控制不好剂量2333

鎷夝煒2018-01-05 12:29: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鎷夝煒2018-01-05 15:57: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社会我繁星已经变成冷CP了吗

鎷夝煒2018-01-05 21:49: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二.
隔天早上张艺兴是在瓷砖上醒来的,很荣幸的感冒了。
发现时间不早了,便没管感冒的事,抓着钥匙手机便往咖啡馆走。
老妇人给他一件工作服,张艺兴就开始了久违的打工生活。
如果人总是很幸运这世上就没有墨菲定律了。
吴亦凡出现在这个咖啡馆。
张艺兴躲在厨房里,见吴亦凡只点了一杯拿铁,貌似是在等人,懊恼的砸了砸脑袋。
一个女服务生从张艺兴身后冒出来,看着张艺兴盯着吴亦凡,用手指戳了戳张艺兴的肩膀。
张艺兴吓了一跳,尴尬而不是礼貌的鞠了一个躬。
“别看了,那位先生叫你过去。”
张艺兴一懵。
“哪...哪位先生?”
“就是那位只点了一杯拿铁的先生。”
女服务生温柔的笑着,张艺兴道了谢,扭扭捏捏的蹭了过去。
吴亦凡抬手看腕上的手表,抬头见张艺兴一脸扭捏的站在凳子前。
“坐下。”
张艺兴拉开凳子坐下来,吴亦凡将一张卡推到他手边。
“卡里有二十万,就当这我对你这十一年的补偿。”
等了十几秒,张艺兴才抬头,吴亦凡愣了。
他眼睛被一圈儿泪水包住了。
“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我这十一年你用钱来抹平?”
声音语调都很低,不是沧桑,就像一个什么都没经历过,没经历过刻骨的疼痛一样。但是它的主人已经贴贴切切的经历过了,却还是处变不惊,如同筋疲力尽的孩童,声嘶力竭后再也喊不出来。
“你不是从不喝咖啡吗?为什么点了咖啡来喝?你为了谁?”
吴亦凡说过不喜欢喝咖啡,不喜欢那种刺激味蕾直达脑神经的苦味,但是偶尔工作到很晚时张艺兴给他泡的咖啡一半咖啡粉一半白糖,但是吴亦凡那敏感的舌头还是会一点一点慢慢喝下去。实在困得不行了,张艺兴就给他捏捏肩,这一忙活,就会一直到凌晨两三点。
“你们办公室里那个小秘书和你确实挺般配的。没少花你钱吧?”
吴亦凡紧紧地我这咖啡杯。
“你总是这样,被别人戳中短处就不说话。”
张艺兴伸手附在他手上,却被轻轻地躲开了。
“可惜我从来都不是你的短处。我多希望别人向你提到我时,你反应会很过激。”
“吴亦凡。”
“吴亦凡你看着我。”
“我的青春可以给你,但你不能随随便便说抛弃。”
“因为你没资格。”
“只有我能说放弃。”
张艺兴腥红着眼,扇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算你今天羞辱我我还你的。”
张艺兴摸进裤兜将里面的钥匙圈甩在桌上。
“这是你送给我唯一的承诺,我请你收回去。”
“我恳求你,别再出现在我的眼睛里...”
吴亦凡猛地抬头。
张艺兴哭了。
他转身去了楼上,再下楼时已经没了刚才穿的工作服,直直的往门口走。
---------------
吴亦凡
“他那天穿着白色的宽袖衣,袖子里是风,不是我的爱,他就像天空坠下的流星,我还没抓住他,他便离我远去。”
张艺兴
“我那天用了好大的勇气,才让离开变得这么体面...”

鎷夝煒2018-01-06 23:29: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这一期主要讲的是不会追妻的大牛

鎷夝煒2018-01-06 23:31: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PS艺兴没怀孕,我看吧里的套路几乎都是一样的…离了婚就怀孕,哪那么容易中彩票儿啊…nonono我们不一样,我的设定是蛋蛋已经偷偷打过两次胎了,然而大牛不知道我可得给俩崽留点儿的复婚后激情

鎷夝煒2018-01-06 23:38: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所以这篇文主要是讲大牛特别纽币开挂的追妻之路,孩子嘛…不打算让艺兴怀233333留给番外吧

鎷夝煒2018-01-06 23:39: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三.
吴亦凡追到了他,抓着他的手腕不放。张艺兴转身用另一只手去掰他的手,另一只手也被抓住了。
“放开我!”
张艺兴低着头,但是吴亦凡还是看到了他的眼泪,伸手将他搂进怀中。张艺兴反应更激烈,不想让他碰自己。但是自己力气很明显没有吴亦凡力气大。
吴亦凡把他拉到车里,开车走了。
张艺兴看着车窗外的景象越来越陌生,最后竟然出了城。
“你要带我去哪?放我下去!停车!”
“你要是不怕骨折你就跳车。”
车子在郊区绕了一圈,张艺兴坐在副驾驶座上一直擦眼泪,吴亦凡拉过他的手腕握住他的手,顺着他的指缝扣住他的手。
车子驶进市区,停在了吴亦凡家。
吴亦凡拉着张艺兴进了宅子,在刘管家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把张艺兴带进了主卧,进了卫生间沾了湿毛巾给他擦脸。
“疼吗?”
吴亦凡摸了摸他脸上被袖子摩擦肿起来的地方。
“疼。”
吴亦凡打开衣柜,拿了一件薄绒衣,把他身上那件袖子上全是眼泪的衣服丢到卫生间门口,把薄绒衣给他穿上,又把自己身上的西服外套披在他身上,又紧紧地抱着他。
张艺兴有一个奇怪的毛病,哭过就会浑身发冷,他本来就手脚冰冷,这么一折腾就弄得浑身冷。
“叩叩”
“进来”
刘管家进了门愣了一下,而后面不改色的报告。
“下午三点。”
“好我知道了。”
刘管家走了。
“饿吗?”
吴亦凡蹲在地上握着他的手,张艺兴很别扭的想挣开。没办法,吴亦凡凑到他肚子上听动静,张艺兴躲开了。
“老实点儿。”
吴亦凡搂住他的腰把耳朵贴在他肚子上。
“饿了还不说话?”
这动作像极了准爸爸听孩子在妈妈肚子里“说话”。
窗边趴着的猫一步一步走过来跳上床,蹭着两人扣在一起的手。
“我去给你找吃的。”
吴亦凡走后张艺兴抱着猫逗它。
“喵~咕噜咕噜…”
小猫是张艺兴抱回来的,是母猫。每次它反群时张艺兴都要抱着它去别的房间睡,现在成了老猫,每天除了睡就是吃,倒是胖了不少。
“他居然没把你丢出去,你可真幸运。”
吴亦凡在楼下可是一个脑袋两个大。
小冰箱里全是昨天自己在宠物店买的猫粮和猫罐头,要么就是水。
“刘叔啊…”
“少爷你别看我,我不负责买菜的!”
吴亦凡委屈的关上冰箱门。
刘管家看着吴亦凡翻箱倒柜的,还是没忍住笑。
“少爷你是不是忘了家里有冷藏库了…”
“奥对对对”
吴亦凡跑出门去了隔壁冷藏库。
“刘叔!!密码多少啊!!!”
刘管家:这孩子怕是脑子有坑哦(^_^)
当年,密码是刘管家看着吴亦凡亲手设的。
菜是安全拿出来了,但是吴亦凡这个泡茶都能炸厨房的人还是别进厨房的好。
刘管家找了个会做饭的小佣人做了汤和红烧鱼,端上楼了。
张艺兴抱着猫缩在床里睡着了。
“张艺兴你的心真的很大。”(心不大怎么和你复婚怎么给你生宝宝)
张艺兴睡得轻,睁开眼瞪着他。
“干嘛?死亡凝视啊?起来吃东西。”
一张小桌子横在张艺兴身前,上面摆着饭菜。
【算了老子不墨迹了】
临近三点时吴亦凡掏出手机,给咖啡馆的老妇人打电话说了几句,把张艺兴拐到了机场。睡的模模糊糊的张艺兴啥感觉都没有。
飞机起飞时张艺兴被吓醒了。
“这是哪?你要带我去哪!”
正在看报纸的吴亦凡合上报纸看着他。
“日本。”
张艺兴趴在小窗户上看着窗户一点一点远离A市。从没有过的绝望蔓延至全身。
十三年前
张艺兴的养父母离婚了,他跟了养母,养母把他带到了日本老家,给他找关系送进了最好的高中。
张艺兴只会一点点日语,课程落下的厉害,成了班级的后腿,没少挨欺负。
后来班里不知道怎么传出张艺兴是孤儿的消息,张艺兴每天都接受着异样的眼光。
过了十七周岁的生日,张艺兴的柜子上贴了好几个纸条,上面都写着“没人要的怪胎”。
张艺兴委屈的想哭,伸手想要撕掉柜子上的纸条,却碰到一双手。
“刺啦…”
柜子上的纸条全都被揭了下来撕的粉碎,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都被校长找去了。
那人拉着张艺兴跑了出去。
“停…停…我跑不动了…”
中文脱口而出,张艺兴反应过来刚想用日语说,那人开口了。
“那帮人天天欺负你,我都看不下去了!你也不知道反抗一下!”
张艺兴惊住了。
“张艺兴吧!我叫吴亦凡,我也是中国人!”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们是邻居啊!”
张艺兴没理他,转身走了,吴亦凡疑惑的挠挠头,追了过去。
一直到考大学,张艺兴都没被欺负过。
“艺兴!你要去哪个大学啊!”
吴亦凡趴在窗户上,热情的凝望着张艺兴。
“北海道大学。”
“哎我要考北海道大学哎!艺兴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张艺兴笑了笑,心虚的低下头。
“假期去打工吧!”
“好啊~都听你的!”
吴亦凡高高兴兴的回班了,张艺兴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阵阵失落。
假期是他们最后相处的时间了。
张艺兴考的大学是哈医大,录取通知书都寄到了。
养母因为白血病去世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断了。张艺兴被养父直接保送到哈医大,养父也在中国等着他毕业假期结束。
“我喜欢你。”
两人回了札幌打工,在一家餐馆里。
“艺兴,樱花开了。”
“我知道。”
“你能不能别走?”
“对不起。”
长达三个月的假期熬出了头,张艺兴也该走了。
路边的樱花随着微风轻轻的晃动着,张艺兴手里的工资被他塞进吴亦凡手里。
“你什么意思?”
“我始终对不起你。这些就当是我的补偿。你一个人生活不容易,两份钱会好些。”
“张艺兴,你就这么践踏我对你的爱?”
“对不起…”
樱花花瓣落在地上,张艺兴后退了两步。
吴亦凡拽住他的胳膊往住处带,进了门后把他摔在床上。
吴亦凡发了疯一样吻他,身下的人害怕的只剩下哽咽声。
“亦凡…不可以…”
吴亦凡的唇一路向下,很快触碰到他的下身。
“啊…”
张艺兴倘出了眼泪,吴亦凡停下了动作。
“不要这么对我…”
张艺兴蜷缩起身体,紧紧抱着胳膊。
吴亦凡出去了,一夜未归。
第二天的飞机很准时,没有延误,张艺兴收拾好行李箱去了机场。
等候总是漫长的,张艺兴坐在椅子上还是没忍住哭了。
“我爱你…”
我们最后连我爱你这句话都有气无力。
平平淡淡过了三年,张艺兴就读的护理班也进医院实习了。
在医院里的那一年,张艺兴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有患者打针就去打针,有急救病人会被护士长推去跟着。闲下来时,总是在哭。
和他再次碰到,只是阴差阳错。
女朋友月事来了,肚子痛的要命,跟护士长请假,那班急救让张艺兴跟去了。
患者,是吴亦凡的父亲。
脑血栓加腿骨骨折,张艺兴低头用手碰了一下他父亲的腹部,老人疼醒了。
“腹腔出血。”
张艺兴无意识的一声判断,让一旁的吴亦凡慌了神。
“张艺兴!”
“啪”
干脆的一巴掌,落在吴亦凡脸上。几个医生都愣了。
“不准叫我的名字。”
担架抬上了车,张艺兴把车门关上,吴亦凡被留在了原地。


鎷夝煒2018-01-24 19:40: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你们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子了23333我不更文也不知道催我差点儿忘了我有这篇文了233333

鎷夝煒2018-01-24 19:41: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要养肥看的宝宝对不起了

鎷夝煒2018-01-24 19:42: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我发现一个贼好看的女装大佬


鎷夝煒2018-01-25 10:51: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细胳膊细腿儿的我都石更了

鎷夝煒2018-01-25 10:52: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今天楼主参加婚礼很有感触,你们希望我写婚礼吗你们是要西服还是婚纱

鎷夝煒2018-01-28 13:24: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不小心暴露了我的恶趣味

鎷夝煒2018-01-28 13:24: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下一话高甜哦(´-ω-`)

鎷夝煒2018-01-28 14:47: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四.
“你傻了吗?只是带你旅游。”
张艺兴听了后松开了手机。
飞机落地后张艺兴被叫醒了,吴亦凡还说他心大。
小助理背着拎着大包小包,手里还拿着吴亦凡的手机,手机一直在响电话。
“吴总…”
“不用管,明天上午到酒店前台去取文件,把投资方都叫过来。对了,到附近的西装点买一套均码西装,送到房间去。”
“吴总你说慢点…”
可爱的小助理脑子记性差,就拿手机备忘录记住吴亦凡说的每一句话,倒是打字速度嗖嗖的。
张艺兴一脸茫然的看着吴亦凡,吴亦凡拍拍他的脑袋。
“走吧,去酒店。”
张艺兴转头看向小助理,他立刻慌乱的跟了上来。
到了晚间张艺兴饿了,也不好意思说,直勾勾的盯着浏览项目的吴亦凡。
“怎么了?没意思可以玩电脑,我的电脑在床头柜上。”
“这台电脑里不都是机密项目吗?”
“我相信你。”
张艺兴有点儿感动,打开身后的电脑玩儿起了小游戏。
“饿不饿?订个外卖。”
“不想吃外卖。”
“那去饭店。”
张艺兴不情愿的被套上厚厚的风衣去了饭店。
“寿司行吗,还是传统料理?”
“传统料理吧。”
张艺兴快要想死传统料理了,以前都吃不起,都是每年山节时养母做给他吃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店面,张艺兴累的都快趴吴亦凡身上了。
“再忍忍,很快就能吃了。”
吴亦凡结了帐回包房看见张艺兴无聊到撞墙,哭笑不得的安慰。
“你吃这么点儿能吃饱吗?”
张艺兴趴在桌子上盘着腿也没个坐样。
“随你性子来的,我本来也不饿。”
“干嘛对我这么好。”
张艺兴无辜的用筷子尾戳自己的大酒窝,对面的吴亦凡也没阻止。
“吃完直接回酒店还是去玩儿一圈儿?”
“算了吧,樱花还没开呢!玩儿什么?”
“等我处理完项目带你去小樽。”
“真假?”
“真的。”
张艺兴蔫儿了回去,心想还是当朋友处吧。
“怎么,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去亲手做一只风铃给我?”
张艺兴的脸蹭一下就红了,抓起地上的菜单挡住脸。
吃了料理后喝了几杯酒,张艺兴一高兴就灌了好几瓶,趴在地上开始耍熊,吴亦凡抱着他回的酒店。
天亮之后吴亦凡去晨跑,回来时张艺兴还没醒,小助理打电话说投资方已经来了,还说自己也带了项目过来。吴亦凡换号西装,拿出柜子里小助理买好的均码西装放在床上,写好的字条压在领子上,拿好项目表出门去见投资方了。
小助理跟在吴亦凡后面汇报昨天的情况,走着走着吴亦凡就停了,小助理撞了上去。
“毛毛躁躁的呢?小心着点儿。”
“哦!哦!”
小助理抬头就对上投资方犀利的眼神,吓得猫在吴亦凡背后。
“陈总,这么久没见,倒是帅气不少?”
“哪里哪里,再帅也没有吴总帅啊?看看这年轻有为的,我这老狐狸可比不了啊!”
小助理在旁边坐着直吞口水。
“陈总,这个项目主要就在于地形区,要是能把您手下的这块地皮好好修整,应该可以实现这个项目。”
吴亦凡迅速浏览完陈松的项目,很快就判断出地形趋势。
“这块地皮可不好说啊,现在的主人还不是我。”
“陈总的意思是这个项目是自作主张的?”
“是。”
吴亦凡不准痕迹的抽搐了下嘴角。
“这可不太好办…如果陈总有资金购买下这块地皮,我们再合作吧!”
吴亦凡直截了当的回绝了陈松,刚要走,陈松开口了。
“吴总别急着走啊?我带来的可不止这一个项目啊?”
这吴亦凡就很不开心了,只能做下来听他滔滔不绝的讲。
张艺兴在楼上醒了,看见床上的衣物和纸条,乖乖去浴室洗澡换衣服下楼。
谈话已经结束了,陈松的项目一点都没用利用价值,小助理在旁边记录工作情况。
吴亦凡扯了扯紧绷绷的领带,看向张艺兴。
“醒了?饿不饿?”
“不饿。”
张艺兴看他用手锤肩头,过去给他揉肩。
“又谈崩了?”
“现在的人啊,讲了一上午,牛都快吹到天气去了,只要看见项目内容保准露馅儿,要价还高。”
“他们公司不是很正经的吗?怎么还弄这些垃圾项目?”
“他们老董事长去世后就是个空壳公司,新董事什么都不是,现在债务欠了不少,这可能是在速度搞项目然后套钱。”
小助理记录完之后呆愣的看着他俩,几千瓦的电灯泡一直在顾涌来顾涌去的。
“咣几!”
小助理的苹果爪机掉在了地上,后屏碎了。
“你最近怎么毛手毛脚的?去旁边手机店买个新的,卡给你。”
“不用了可以继续用,前屏没碎可以用的!”
张艺兴看见地上有玻璃碴子。
“别动有玻璃碴子!”
小助理愣了愣,旁边的服务生拿着扫把过来把玻璃碴子扫走了。
“换新的不好?”
“不用吴总破费了,这还能用呢!”
张艺兴拿起地上的手机看了看。
“这电池都露出来了,还是换个吧,要不扎手!”
说着手还被划了一道小口儿出来。
“啊夫人!”
三人都愣了一下,张艺兴避免尴尬笑了一声。
“没事儿,你去换个手机吧,你老板就不缺钱!”
小助理都吓哭了,泪眼汪汪的看着张艺兴。吴亦凡站起来安慰他。
“你看你这小胆子!快把眼泪擦了,买了手机带邦迪回来。”
“好…好…”
这小助理从吴亦凡上任第一天就跟着他,以前就软软弱弱的,但是也挺有商业头脑,帮吴亦凡梳理项目头脑,每次项目都很顺利。
“这样子我可不好给他找婆家啊??”
吴亦凡挠挠头。
“哎你别说,现在的小年轻就喜欢他这样可爱的。”
“你怎么比我都了解他?”
“以前你不在家时都是他陪我的,除了你打电话让他回公司,他的时间可都是我的。”
吴亦凡掐了掐他的鼻子。
“走吧看手机去!要不他得摔坏人家一个手机。”
张艺兴挠挠头。
怎么感觉像刚结婚那阵儿?错觉错觉他只是带我旅游!
手机买完之后吴亦凡还特地给小助理挑了个厚厚的手机壳,虽然有点重但还是可以维持两三年摔不坏,重重的硅胶壳揣在兜里小助理总是掏兜,别扭的不得了。
“吴总!项目单…”
“晚上整理完敲我门。”
“好的好的。”
小助理飞一般的回了酒店,吴亦凡美滋滋的给张艺兴贴邦迪。
“你傻笑什么呢?”
“没什么。”
吴亦凡收了贱兮兮的笑,带他找玩儿的地方。
多亏了小助理啊~~~
“你到底在傻笑什么?”
“我在想我能不能一口吞两个寿司!哈哈哈哈!”
“得了吧,我看你的嘴巴比我的都小,一个寿司都够你裂开花了!”
“是吗?那我们比比谁先能一口吞两个寿司!”
吴亦凡不着痕迹的牵过他的手,打打闹闹的穿过一条条大街。
到了下班高峰期街道上人越来越多车也多了起来,张艺兴和吴亦凡被人群冲散了。
“艺兴?艺兴!”
张艺兴现在马路对面,焦急的探着头。还好吴亦凡高,张艺兴冲他挥着手臂。
吴亦凡很快折了回去,紧紧的抓住他的手。
“别松开我的手!”
张艺兴鼻头一酸。
“凡…”
吴亦凡扭头看他,就那么看着他。
张艺兴被他看的有点儿毛楞,伸手盖住他的眼睛。
“回、回去吧,有点热。”
吴亦凡俯身搂住他的腰眼睛隔着手吻了他。
本来张艺兴想当朋友的心情就着这个吻变了味儿。

鎷夝煒2018-01-29 14:02: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快来看文大宝贝们

鎷夝煒2018-01-29 14:03: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斗胆问一句你们听不听本受唱的小蛮腰

鎷夝煒2018-01-29 15:39: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