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您是谁(古风,欢脱,穿越)

楼主:墨影残缘 字数:16384字 评论数:11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额滴妈耶,刚刚被删了。
这是一篇脑洞之作,我尽量给大家呈现完整的剧情,说了是欢脱,肯定会欢脱的哦,不会骗你们的
上了帖子二楼敬度被删了,这次一楼敬
度娘在上,手下留情。
发帖不规范,楼主两行泪。


墨影残缘2019-02-26 23: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太久没发贴,竟忘了删帖这茬,哭

墨影残缘2019-02-26 23: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您是谁 正文
————————————
序章

在南越的一片小镇上,突然发生了一件奇事,远在中京的将军府派了一大队人马,带走了一个住在小镇边缘的没有任何犯罪迹象的少年,而与少年交好的酒肆老板——当地富甲一方的“大善人”王弈。也都在一夜间不见了踪影。
——————————————
“驾!”
在南越的漫漫黄沙上,马飞快的奔跑着,而马车内部却不知有了什么精巧的构造而不会感到任何颠簸,似乎也颇显乘车人的尊贵。漫漫黄沙,注定了南越的隔绝与落后。
车里的人是一位少年,似乎就是那位默默无闻的少年。被人换上了金边薄纱纺丝的衣服,好像挺有钱。少年的双手被缚着,双腿也同样被缚着,嘴也被堵的严严实实,这趟长途旅行,这种姿势似乎并不舒服。车前坐着两个人,一个穿的粗布褐色衣服,一个穿的与车内少年相似,都是中京上品梅子青。但,上层人们的衣服极为讲究,岂是远远一看就能判定的呢?
二位的容貌倒是精致,和南越的人天壤之别,似乎一看就是中京来的。
车内是少年在不停的扭动着,好像在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褐衣男子说:“不如为小少爷解了绑,二少爷也没下过死命令。”
青衣男子侧身看了眼少年,高声说到:“你爹和皇帝老儿西征,一月就让西疆的蛮子杀了,二月新皇继位,你们二少爷独掌将军府,一直找你到五月才在南越这个破地方找到你,您还有什么不满”

墨影残缘2019-02-26 23: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褐衣男子握着缰绳,头微侧着说:“花子青你注意点,这里虽然是南越,也不是什么话都可以说的”
花子青似乎并不理这一套,“哼,执迷不悟,这两个老东西还活着,就见不得小少爷活,这回好了,死了,小少爷不该高兴吗,嗯?”花子青又侧过身去“我看小少爷是觉得我绑的不舒服,想感受下我们云烟阁的手艺。”
褐色男子突然大声的说:“你别来你们那套!小少爷当年也是迫不得已,未必..未必...路途遥远,又多有颠簸,你还是松了绑吧”
花子青转身跳到车厢内,将绳子慢慢解开,车中少年的手腕处已然有些破皮。
当小少爷口中之物被拿出时,突然大喊:“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绑我!”
褐衣男子答到:“小少爷,我们也是无奈之举”
“什么小少爷,我才不是什么小少爷!”
——————————————
这位少年,的的确确是当今将军府苦苦寻找的小少爷,但如今,却也冤枉了他。他并非当今世界的人,他也是我们世界中最普通的一位高中生,造化弄人,让他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无辜的卷入了这场纷争。早在一月前,他穿越到这里,百试无果,认命般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这样过了一个月,了解到这个小少爷在这里似乎本有意图,但他不想了解,他不是这个人,他只是一个平白无故穿越来的人,凭什么要背负他的所有东西,直到今天,一群人冲进屋子里将他抓走,他被人击中了后颈,似乎一位酒肆老板在外面阻拦的军队,或许这个人和小少爷很熟,但他不认识他,至少这一个月没见过。
——————————————
青衣男子说:“小少爷你似乎太过激动,要不,还是把嘴堵住更好哟”
这句话似乎有了什么魔力,让少年停止了叫喊。
少年似乎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弱弱的说“这就免了,我没事。”
少年心中暗想,看来我只有装出正常一点,才能过了这两位的关。该死,若长此以往,我还能不能回去?若我都接受了这个现实,恐怕属于我的那个世界,就一点痕迹都消失了,我又何时能够回去!少年紧紧握拳,抬头望向青衣男子,却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不禁有些战栗。“小少爷有话大可直说,至少到了中京,只有我们二位是您能完全相信的了”青衣男子,笑,笑的有些妖冶。
“信你?!你不仅绑了我,还要堵我的嘴,让我怎么信得过?”
“我也只是给小少爷提个醒,信与不信,全凭少爷”
少年看前面的褐衣男子至今没有反驳,莫非,他说的话是真的,中京里,我真的只能指靠这两个一看就不靠谱的人?

墨影残缘2019-02-26 23: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花:少爷入京




中京的城门缓缓升起,随着马蹄声起的灰尘,将军府的这队人马,结束了这次长达一个月的任务。
褐衣男子说道:“小少爷,前面就是将军府了”花子青跳下车,又去后面牵了一匹马
“你们慢慢聊,我先回云烟阁”
“子青不一同前去吗?”褐衣男子问道
“不了不了朝云兄,你是不知道,这帮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这次离开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他们又捅出什么乱子。小少爷,有需要就来云烟阁找我”
花子清说完这句话,一扬鞭就离开了。
褐衣男子挥了挥手“子青慢走”
小少爷在车里看着这两个人,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友好,这么熟络起来了,小少爷转头看了看四周,刚刚的那些普通百姓早已没了踪影,两边的景象早已变成红漆高墙,地上也都换成了三丈宽的琉璃砖,看来确是到了将军府的辖区了。
“小少爷,一会儿见了二少爷,不管有什么不满,都不要流露出来”褐衣男子提醒道。
“哦?有什么缘故?”
“这个在下也不便明说,总之,小少爷多多保重。”
小少爷被人扶下马车,便见到了林惊影。
“朝云好快的脚程啊,我算准了日子,今日三更便在此等候,如今日落了,你们才缓缓而来”
“二少爷责备的是,属下知错”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刑堂领四十藤杖。”
“是”
听完此话,朝云便没有迟疑的离开了,偌大的庭院,只留下了二少爷和小少爷。
“初桐,好久不见”

墨影残缘2019-02-26 23: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初桐,好久不见”
但这位少年,似乎对二少爷的问候并不感冒,大声的质问道“看起来朝云是你的属下,我们在路途中一刻都没敢耽误,朝云更是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不敢占用,你凭什么嫌我们来迟了?朝云何错之有,为什么要罚他?”
朝云远远的就听到了小少爷的质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小少爷呀,小少爷,你还是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
二少爷林惊影眯起了眼睛“许久未见,小少爷脾气见长啊,怕是在南越和蛮夷之人相处的久了,忘了中京的规矩!来人啊,将小少爷送进房间,好好服侍,让他回忆回忆这里好歹还是将军府!”

墨影残缘2019-02-26 23: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凭什么抓人?将军府又怎么了,将军府就可以随便打人吗?在路上让他们绑我的人,是不是你?放开我!”
挣扎,并没有起到作用。
林初桐就这样被拽走了。
——————————————
刑堂。
朝云从容地走了进去,今日刑堂值班的掌事看到朝云,热情的走过去“朝云什么时候回来的,长途跋涉,辛苦了,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朝云欠了欠身“路上车马劳累,回来的迟了,二少爷怪罪,特来领四十藤杖,还望掌事不要惦念往日情分,领了罚,我也好回去复命”
掌事看了看朝云“谁不知道朝云你如今颇得二公子器重,我们这些人,谁想去找你的不痛快,朝云还是先在我这里歇息片刻再说吧”
最后掌事与朝云僵持不下,只好作罢,对刑堂弟子提醒道“你们手上没轻没重,留意着点”
朝云跪于刑堂大殿之上,有两位刑堂弟子搬来一条长凳,朝云便俯身,趴在长凳之上,撩起袍子,两名执杖的刑堂弟子战战兢兢,唯恐打坏了这位难得一见的“贵客”。
“啪!”
“啪!”
平日十分有威慑力的藤杖,如今如同棉花柳絮,掀不起一点波澜。
朝云得知是弟子们放了水,又没有办法,却也规规矩矩的趴在凳子,承受着并无威慑藤杖,等待着刑罚的结束。
......
“啪!”
“啪!”
四十藤杖结束,似乎也没有什么血腥淋漓的场面,但藤杖毕竟是藤杖,衬裤下的红肿破皮,还是免不的。
行刑结束,朝云在四个刑堂弟子的搀扶下,缓缓起身,仿佛他受到了什么“酷刑”一样,朝云无奈地笑了笑,“掌事的心意我已经领了,只是这般放水,我回去也不好交差啊”
掌事没理他。
于是朝云去寻二公子复命,林惊影正在院中,似乎要起身去什么地方。
“属下朝云,前来复命”
林惊影又是十分随意的抬了一下眼,打量了朝云一下,似乎心中早有预料,说到“看来我林家的板子是打不得外人了,刑堂一再放水,朝云貌似很不满意啊”
朝云垂下眼睑“二少爷莫再取笑,二少爷明知属下与府中诸位私交甚密,却偏偏.. ”
“哈哈,朝云真是有趣。花子青呢,难不成是,怕见到我先“畏罪潜逃”了?”
“子青不放心云烟阁,先回去了。”
“无妨,我正要去云烟阁,听说云烟阁最近新来了一个小倌, 相貌颇为精致,嫩的能掐出水来,朝云要不要一同前往?”
朝云面露难色,说到“额..属下就不一同前去了..嗯..属下并没有此等爱好..”
林惊影挥了下手,示意朝云可以退下,又笑。
“朝云倒是颇有男儿气概,我去找花子青,我倒想问问他是怎么完成的任务”
朝云远远的望着二少爷乘车离开,心中暗想,希望二少爷能有所发现,这个小少爷,如今我和子青都甚是糊涂。

墨影残缘2019-02-26 23: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撒由那拉,明天见啦

墨影残缘2019-02-26 23: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子青该出场了

墨影残缘2019-02-27 16: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花:云烟暮雨
话说朝云与小少爷入府门之时,花子青也骑马赶到了云烟阁。未踏入楼中,便已听到楼中一片嘈杂,花子青皱了皱眉,我这才走几天,就又给我惹事。
花子清飞身下马,快步走进云烟阁,向上一望,透过二楼镜花水月楼台的栏杆,了解了一些情况。
一位客人不停地怒骂,而他所指的对象,正被四五个人拉着,四目相瞪,拳拳挥向那位客人,也正是因为被人拉着,才没能打到客人。
这几位都是云烟阁新来的小倌。
不少客人都出来看热闹,那些端茶的,送水的,林林总总都停下的工作,四面八方议论声不断,十分嘈杂。
花子青气的青筋暴起,看到楼梯间都是人,十分拥挤,直接飞身上了镜花水月台。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爷回来了”四下看热闹的小倌一哄而散,犯事的那几个也齐齐的跪下,将头埋得很深,一点不敢抬起。

墨影残缘2019-02-27 16: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花子青走到客人面前,柔声说了一句“这个不好,我就给您换一个,别气坏了身子,明日早朝还要指望着大人的雄风呢”
这位客人好像很识趣,一拱手“既然花儿爷来了,我也不便在这风雅之地如此粗鲁,全凭花儿爷的意愿就好。”
花子青道“大人说的哪里话,我一定会好好教训教训这些不懂规矩的奴儿”
这位客人似乎就这样心甘情愿的不再追究,因为他知道,花子青来了,这位小倌不会好受了,他又何必火上浇油,落人闲话。
待客人走后,花子青掀了中央大厅的桌子,又狠狠的踹了一脚。
“我看你们是想反啊,啊?好大的本事!今天所有看热闹的,每人赏十鞭子”又指了指跪着的那几个,“这几个人给我带下去,我一会到要好好审审!是谁给的这么大胆子!”
云烟阁的后面,有一个十分大的院子,院子四周围绕着玉栏,这些玉栏高大且优美弯曲,其上雕刻的尽是历代伶倌的风采,栩栩如生,玉栏左右桃花环绕,宛如一个精致的杯盏,被当今皇上称此院为“月盏”,正是取自近水楼台先得月之句。月盏之大,可容纳云烟阁所有倌人活动,宛如皇家的后花园,而此时,月盏中的人却行色匆匆。
谁都知道,花子青发怒了。

墨影残缘2019-02-27 16: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月盏院中有一处月庭,是惩罚这些不听话的小倌和训练新人的地方,人人都敬而远之。去往月庭必须穿过月盏,也只有这一条道路可以走,为的也是怕人逃走。
现在人人都不想再在月盏停留,谁都不想碰到这位正在气头上的爷。
——————————————
月庭。
花子青来回踱着步
“说,都给我说!一个一个说,从你开始,说!”花子青指了最边上的一个跪着的小倌“谁说的细了,说的全了,就放谁走!”
小倌欲言又止,这时另一位小倌开口了
“爷,我们错了,要罚您就都罚了吧..”
“***没问你错没错!谁先动的手!”
几个小倌相互瞅了瞅,谁都没有说话。
花子青扫视了一下这些人,好,很好,都不说是吧,不说我也知道!
“看来是不想说喽,那我来说,刚刚孙大人来云烟阁吃茶,看来有人对这位孙大人十分熟悉,不过也是,孙大人之前担任过驻西疆的统帅,某人自然会对他十分熟悉了,这个人还真是胆大啊,连皇帝御赐的蓝金翎羽的袍子都敢泼,我看了都心疼啊,我说的,没错吧。”
花子青走到一个少年面前,捏住他的下巴“是你?”
“不...”
转身又捏住了另一位少年的下巴,向上一挑。
“还是你?”
“......”

墨影残缘2019-02-27 17: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晚上回来在更点今天就到这里了

墨影残缘2019-02-27 17: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喜欢的话点个赞评个论收个藏啊

墨影残缘2019-02-27 17: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花子青拍了拍手
“这几位都今天都辛苦了,表现的很好,散了吧”
这些小倌离开前还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在同情这位同样是新来的人。
......
“你,新来的,我记得你,你是西疆抓过来的俘虏,似乎还很有人缘”
少年默不作声,小倌们穿的都是薄如蝉翼的绿罗纱,跪了这么久,冰凉的地面十分刺骨。
“只可惜,胆子还不够大,你选择在我不在的时候做了这件事,说明,你怕我。”
少年抬起头看了花子青一眼,抿了抿嘴,又低了下去。
“有往大人身上泼东西的胆子,却不敢真真正正的将拳头砸到身上。”
“那是有人拉着我..”
“你和他们关系那么好,你若是真的敢打下去,怕是拦不住吧,想反抗,没胆量,这样的人我这里有的是。”
这句话在少年眼中激起了波澜。
“呸,若再让我看见他,我照打不误!我绝不是你说的那种胆小如鼠之人!”
少年抬起了头,狠狠的握着拳。

墨影残缘2019-02-27 22: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可惜你又错了,我这里,最不需要的就是反抗。你不知道么,你是被你的父母卖来的,别想着孙大人和你有什么血海深仇,虽然孙大人的确大败你父亲的军队,但你父亲提出和解,并主动献上美男一名,你父母不仅没有被杀,还得了二千两黄金,你就是被我花二千两买来的,不过,在你的角度看,的确很像被俘辱的家破人亡的可怜人。”
“不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我看现在最不清醒的人是你,你知不知道这是在我云烟阁,复仇的戏码早就不会上演了。”
花子青说到这里,一股邪火又窜了上来,这才离开几天,就得罪了一个孙大人,孙大人孙大人,哄好一个孙大人,又得花多少银子来补偿。
来了我云烟阁还家仇国恨,谁要陪这些人玩这种过家家!今天一个西疆俘虏,明天再来个北夷的奴隶,个个都不服,什么人都敢闹一场,当我云烟阁是什么地方。
不过...西疆的人,一向俊壮,骨骼强劲,与中京男子的柔美之风不同,调教的好了,倒是一块好材料。
花子青转身取了一个药丸,笑眯眯的走过来“是不是好伤心,好失望,来,尝一个,咱们这里的魂牵梦绕配上这颗药丸,可是很销魂哦,爷今天亲自服侍你,你可要听话,不许哭哟。我的手艺,可是没有退步过。”

墨影残缘2019-02-27 22: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天的子青略有黄暴,小清新的小可爱们请跳一下(`・ω・´)

墨影残缘2019-02-27 22: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撒由那拉,明天见喽

墨影残缘2019-02-27 22: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花:暮雨朝云
不容置疑,花子青的调教手法,中京目前无人能比,云烟阁凡是经他之手的,个个都是中京极品。
花子青伸出细长的手指,手指上缠绕着一根根的东域特有的柔韧的红丝线,手指上的丝线不断变幻在这位小倌的身上,俨然成了一件艺术品 。
花子青的手指在他的身上游走,从胳膊到腿到脚踝,漂亮的缠绕起来,互相交织,像一朵朵绽放的彼岸花,柔韧之至的红线,明明绷得很紧,却不会断开。
线又故意绕向胸前的红豆,一圈圈便奔向了两股间,霎时便制造出了两颗晶莹欲滴的红宝石,最后在红丝线之末处,也便是那的白皙的颈部,系上那嵌绿松石的银铃,随着他的喘息不断的发出悦耳的响声,铃声环绕着,这件艺术品方才完美。

墨影残缘2019-02-28 15: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种魂牵梦绕的绑法,从古时便负有美名,颇具情趣。但如今也只有花子青才能做到极致,这样的鲜艳,这样盛开的彼岸花, 让看客流连忘返,更是只有做到,丝线一动百动,根根相连,环环相扣,方能不负销魂之名。
少年此时跪伏在地上,想要努力的起身,却偏偏被某处敏感的地方拉扯。双手被缚在身后,面色潮红,而红豆却出奇的坚硬,紧紧皱着眉头,眼睛瞪着花子青。
花子青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少年不断的扭动自己的胳膊和脖子,眼睛瞪向花子青,似乎在不断尝试着起身。
“就这样,别动,你若是在往上一点,某些地方就要被勒断了。”花子青淡淡的说。

墨影残缘2019-02-28 15: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