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少年惩戒所

楼主:傅粉晓妆 字数:26351字 评论数:89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个孩子为什么会变坏?
你应该问孩子如何才能变好。

傅粉晓妆2019-04-03 20: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性本恶论忠实支持者。
人希望被爱,若没有,那么希望被崇拜,没有崇拜,那么被畏惧,没有畏惧,那么被仇恨和蔑视。——《格拉斯医生》
我永远希望我的故事里有爱,责任和成长。

傅粉晓妆2019-04-03 20: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听说多评论会有额外掉落(≖‿≖)✧

傅粉晓妆2019-04-03 21: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傅粉晓妆2019-04-03 21: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傅粉晓妆2019-04-03 21: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2.规矩
入住的流程终于结束了,叶尘又和顾骑见面了,顾骑的眼睛更红了,胸口一直在起伏,好像满腔的怒气想要发泄,但终究是没敢动。
大概是想给他们留些脸面,他们赤裸着身子进入宿舍区的时候,宿舍区空无一人。
宿舍区像是现在大多的商场一样,站在一楼可以看见每一层,两边螺旋状上去,分布着所有的宿舍。所有的宿舍都是用栅当门,就算关了门,在外面都能看见里面的情况,一点点声响在这个环境都很明显。每一层又用栅栏封着,杜绝跳楼的可能。他们一层一层的走,1楼2楼3楼都是四人间,房间很小,贴两边的墙各放两个床,上床下桌。和学校的宿舍没什么区别。4楼和5楼是双人间,但是只有床,没有桌子,所有的角都被海绵包着。到了六楼,才是他们的宿舍区。
房间更小了,没进去就能感觉到一阵阵窒息,只有一张床贴墙放着,过道只能走一个人,墙上贴着两张纸,说贴着也不合适,是嵌在墙里的。这个房间被包的更严实了,床是焊在地上的,里面一个可以拿起来的东西都没有,连墙都是用软皮包着。床的对面最上面是一个钟,旁边有一个铃。钟上面指示的时间是下午4点
他们的房间在中间,叶尘推开门进去,床上放了一套黑色制服。
“墙上是你们的作息表和言行规矩扣分表。自己记熟,衣服自己换上,4点半会有人带你去吃饭,然后做入学测试。”
叶尘点点头,“知道了。”
一套衣服包括内衣和外套,现在是5月份,天气已经很热了,一件短袖和长裤,和一条黑色的内裤。
叶尘很快就换上了,然后望向墙上的时间表。
【6:00. 起床
6:30. 早饭
7:00. 早读
8:00. 上课

11:30. 午饭
12:00. 午休
13:00. 体育锻炼/考试/惩戒

17:00. 晚饭
18:00. 看新闻联播
18:30 上课
21:00. 洗澡
22:00. 睡觉】

时间表旁边是一个电子屏,电子屏点开是他的资料,照片,罪行,编号,翻一页是他的考勤表,每日的每件事都被单独列出来了,下面有标示,红色的点是缺勤,黄色是迟到,绿色是正常。再翻一页大概是扣分表,一个月30个格子。
后面就是他们在这里的规矩了。
第一页是扣分明细,脏话两分,迟到两分,缺勤5分,打架10分,还有乱七八糟的内务不整洁,姿态不端正。都是1分。最后的一项就很令人琢磨了,劣迹行为,视情况扣分。
后一页是目录,A级惩戒,B级惩戒,一直到E级惩戒的分开,叶尘记得自己是A级,就直接点了进去。
第一页是A级的评定标准。
恶意伤人致人死亡,有目的的虐待致人死亡,引起重大事件后果。
叶尘苦笑了一下,自己却是够的着A级了。
他又好奇的去翻一下其他等级的评定标准。
E级是多次有目的性偷窃,金额达到刑事标准;多次恶意损坏公共财产,金额达到刑事标准(有心理问题交移心理事务所处理。)
D级是聚众欺侮他人,霸凌他人,未造成严重后果;多次挑事聚众打架斗殴,未造成严重后果;恶意伤人,未造成严重后果。
C级是聚众欺侮他人,霸凌他人,造成被害人中度精神损伤,或身体伤残;多次挑事打架斗殴,造成人员受伤;恶意伤人,造成人员身体伤残。
B级是聚众欺侮他人,霸凌他人,造成终生伤残;多次打架斗殴,造成终生伤残。恶意伤人,造成终生伤残。
叶尘看了一下,倒是觉得条理清晰,层层递进。
他又回去看自己的A级内容。
第一页是惩戒标准:
四日一次露出惩戒(第一次需重度伤害,后每次上限均为重度,无下限。)
扣分达五分增加一次露出惩戒。
扣分达10分增加一次夜晚惩戒。
惩戒内容均开放。
累计扣分达40分延长一月惩戒时间,加长时间所有惩戒均试做第一次。
住宿为单人间,时长10月到12月不等。加长时间不得超过6个月。

第二页是基础日常,包括内务标准,每日一次洗澡,成绩要求。每周一次素质考试。半月一次心理素质考试,心理素质考试优秀可降级。
下面有一项实在是很吸引他了:每月8号放假,参与社会活动。周日无课,早饭时间推迟为上午8点。
第三页是奖励标准,成绩达到90分加两分,一周无扣分加1分,体育运动成绩突出加1分,还有一项视情况酌情加分,最高不得超过五分,得分满30分可降级。

大概就这些内容了,他还想去翻翻别的等级,可是时间已经到了,门口有一个瘦瘦高高的女性叫他。
鞋子在门口,他穿上轻便的运动鞋站好,小姐姐旁边还有两个壮汉,目光如刀的盯着他。

傅粉晓妆2019-04-04 19: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3.入学考试
叶尘跟着前面的人走,两个壮汉就在他的左右手,后面是顾骑,他不知道为什么,前后左右各有一个人。
小姐姐的声音很甜。
“这里见到所有人都要叫老师,他们身上有铭牌,有姓,跟着姓叫老师,如果不叫的话可能被扣分哦。”
“我先带你去食堂,食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位置,不能乱坐,不需要打饭,饭都会放在位置上,你们需要都吃完。”
食堂在另一栋楼的一楼,他们进去的时候椅子上已经站满了人,看见他们进来,所有人齐刷刷的目光望过来。
食堂的桌子并不都是一样的,从左到右有很明显的颜色区分,红黄蓝绿黑,红色是软垫的凳子,四人座,还有靠背。黄色是长凳,上面有厚厚的垫子。然后到了黑色,就是最硬的钢板凳子,甚至连木凳都不是,而且他们就像隔离区一样,吃饭的地方和其他地方用玻璃隔离开来了。
他们现在才知道,他们衣服的颜色也是和其他人不同的,所有人都是靓丽的颜色,只有他们是全身黑色的。
所有人看他们的眼神都不一样,有的人是厌恶,有的人是恐惧。
小姐姐铭牌上写的是姓刘。
刘老师带他们走到位置上,黑色区域的人不多,一人一座,连桌子都和墙壁连在一块,像是列队一样一个人一个人的下去,前面的孩子很安静的站着,有的人两只腿都在抖,好像连站着都很吃力了,两只手撑在桌子上。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叶尘知道,这些人都是杀过人的。
一共六个人,他们是第七第八个,站到了最后。
“等指示才能坐下,吃饭一共15分钟,不够吃可以去加,后面有加饭的地方,15分钟后排队去把餐盘送到收餐盘的地方。”
没过多久,上面的喇叭开始响了。
“感恩自然。”
所有人跟着说:“感恩自然。”
“让我们享受空气,享受食材。”
所有人继续念:“让我们享受空气,享受食材。”
叶尘愣了一下,然后也跟着念了。
话不长,大概就是珍惜粮食感谢自然,感谢劳动人民的意思。
“吃饭吧。”
所有人坐下,食堂开始吵吵闹闹。这里没有吃饭不让说话的规矩,都是还没长大的孩子,每天的规矩已经让他们很压抑了,唯一吃饭的时间就任由他们聊天了。而且如何和同龄人交往,也是他们需要学习的东西。
黑色的区域因为所有人都是被隔绝开来的,没有人说话,就像是另一个世界。
叶尘打开自己的餐盘,饭很丰盛,两蔬菜一肉,还有一碗汤,这对于叶尘来说,已经是只有逢年过节才能享受的待遇了。

他吃饭很快,只有五分钟就吃完了,但是没有人起来,他也不敢起来,刘老师还是站在旁边。
“老师你不饿么。”
“我吃过了。”
叶尘尴尬的笑笑。
其实叶尘长得很好看,眉清目秀,棱角分明,因为太瘦了有些超出这个年龄的早熟,如果他在胖一点应该更可爱吧,刘老师面无表情的想。
刘老师想给些劝告,但是这个地方只能靠自己。
“你乖一些,日子会好过很多。”
叶尘很乖巧的应了。

15分钟很快过去了,他看到前面的男生很艰难的让自己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扶着玻璃上的栏杆往前走,一只手不敢放松手上的餐盘。
叶尘眨眨眼跟着队伍往前走。
他们是最后送餐盘的,所有人的餐盘上都干干净净,没有人往后看,队伍一路蔓延到另一栋楼。
叶尘送完餐盘之后等顾骑,却看见他的餐盘上还有一堆的茄子没有动过,收餐盘的人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往旁边的记分板上输入顾骑的号码,然后勾选上浪费粮食,扣两分。
叶尘不知道顾骑是不是没有看那个册子,不知道扣分的意义。

然后他们跟着队伍进了另外一栋楼,所有人分散进了不同的班级,里面像是正常的教室,有投影仪和黑板,老师不在。班级上面有硕大的标号,最外面是E班,然后是DCBA。BCD班的人是最多的,有男有女,E班只有寥寥的几个孩子,A班更是空无一人。
刘老师向他们介绍:“A班是高中及以上水平,B班是初二初三水平,C班是六年级初一水平,D班是三年级到五年级水平,E班是三年级以下水平。"
来这里的孩子都不会超过14岁,在外面最多也就上到初三,等到出去最多也就15岁,竟然还有人有高中及以上的水平。
“A班历届以来只有两个学生来过,一个出去之后就考了全国最高学府。”
叶尘想问另一个,没敢开口。顾骑却不管这么多。
“还有一个呢?”
“自杀了。”
两个人楞了一下,选择了不出声。
而他们去了二楼一间房间。
这间房间里所有的位置都有不透明的隔板,三面围起来,明显是考试专用的教室,杜绝了所有作弊的可能。
他们挑了两个位置坐下。
然后发试卷。
试卷一共两页八面,英语语文数学都有,桌子旁边就是笔和尺子,还有草稿纸,挡板上写着一句话,浪费草稿纸扣一分。

考试时间一共两小时,叶尘来这里之前就是六年级的水平,试卷上也是六年级的水平。
他的成绩一向不错,他写的也很顺利。
考完之后就交卷了,没让他们走,刘老师当场就改了。
半小时之后就评完了,叶尘被分到了C班,顾骑是D班。

之后刘老师带他们走了一遍所有的地点。
“作息表你们都有,六点起床排队去洗漱,然后去食堂,最后去教室,”刘老师指着一个教室,上面巨大的c,然后告诉叶尘,“你的教室。

傅粉晓妆2019-04-05 20: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旁边的是顾骑的教室。
“上完课排队去吃饭,然后午休,午休结束会有人带着你们去操场锻炼或者惩戒。”
“晚上排队吃饭完再回教室,上完课去澡堂洗澡。”
刘老师带着他们去宿舍旁边的一个大平房。
男女分开,进去是储藏室,一格一格的放着脸盆毛巾,还有洗发水洗头膏。再里面分开三个内室。
“分三批洗澡,每批15分钟,这边是刷牙洗脸的地方。”刘老师指着最左边说。
然后分别指着中间最大的地方和最右边的地方说:“这边洗澡,这边洗衣服。”
“别人洗澡的时候你们可以去洗衣服和刷牙洗脸,洗完衣服挂起来,然后按自己型号颜色领干净衣服。”
“所有人衣服都是混着穿的,如果没洗干净被抓到会扣分。”
两个人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刘老师想了一想,还是转过头提醒。
“浴室内有摄像头,在浴室内聚众斗殴的扣分翻倍。”

傅粉晓妆2019-04-05 20: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次拍会在第六章,这段时间日更

傅粉晓妆2019-04-05 20: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之前的文删了,想要txt的可以私信我。

傅粉晓妆2019-04-05 20: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家。。。emmmmm

傅粉晓妆2019-04-06 12: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4.第一天
第一天他们不用和其他人挤,在浴室先洗了澡,虽然只有半天,他们依旧要把自己的衣服清洗干净。
叶尘是做惯家务的,洗起衣服来也很顺手,用肥皂搓了好几遍,然后晾在阳台上,衣服上有标号,他在旁边的本子上登记了自己的号码,表示这件衣服是自己洗的。
干净衣服在旁边叠着,叶尘没有故意挑,就随手拿了最上面的一件。
顾骑明显没有洗过衣服,大概只有电视剧里面的印象。
竟然在用脚踩衣服。
叶尘从来没有把顾骑划到自己人的范围,也没兴趣告诉他如何洗衣服。
回了宿舍就有专人把门锁了。
他现在无法出去了。

叶尘躺了一会睡不着,又跑过去翻其他等级的内容。
作息时间,加减分项目都是一样的,但是特权在日常生活中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了。这里的人大概做梦都想降级吧。
过了一会整幢宿舍楼开始吵闹,那些孩子们回来了。
因为布局的原因,嘈杂的声音就像在耳边一样。
但是真正应该在耳边的声音,却是一点都没有,同层的人都安静的不像话。径直的回了房,然后看着管理员落锁。
又过了五分钟,一声尖利的哨声像是要把他的耳膜震破,瞬间整个宿舍楼安静了下来,像是被按了开关。
“熄灯——”
[啪]
整个宿舍区陷入了黑暗。
叶尘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六点的时候铃声就响起来了,一共三声,拉的很长,叶尘翻了翻身,在被窝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从没有睡过这么舒适的床。
以前因为家里的缘故,他的被褥大多发霉,用的也是劣质棉,导致他的皮肤也很差,住的地方是城市的阴暗角落,常年不见太阳,晒被子都是一种奢侈。
这里虽然看起来环境很差,但是被子和枕头都是顶级的,睡的舒服极了。
他一个鲤鱼打挺把自己从床上弹起来,然后把被子叠好。
穿好衣服到门口的时候门口已经站了一排的人,他对着身子站到门口。
看起来是很壮观的,每一层楼的宿舍门口都整整齐齐的站满了人,没有人说话。他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宿舍,没有人出来。
一分钟之后有一个穿着军服的人来了,应该不是真正的军官,只是这里的教官而已。面无表情的一间宿舍一间宿舍检查过去,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进去看了一眼出来说:“被子不合格,扣一分。”
叶尘是按照自己昨天晚上的记忆摆放的物品,绝对不可能出半点差错,他想辩驳一下,但还是收了声。
“建议你向别人学习一下如何叠被子。”
教官说完就去顾骑的房间了,几秒钟之后就又一个人被扔了出来。
“未起床,扣五分。”
登记完就不管他了,吹了一个短哨。大概是检查完毕的意思。
等到所有层楼的短哨都吹完,队伍慢慢的开始移动了。

第一层楼的人先出去,然后是第二层楼,最后才是他们。
顾骑总算聪明了一点,起码穿上了鞋子。
在这里他孤立无援,所有的一切都让他适应不来,一般管教所虽然也严厉,但是起码会教会,或者详细的说完所有的规矩并且不断强调。
只有这里,什么都不教,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扣分是什么意思。
教官看起来很凶,但是并不对他施予暴力,昨天也是,只有扣分。
这里的人看起来都不好惹,但是没有任何的暴力和欺凌,他还是有一些小聪明的,昨天吃饭的时候观察了很久,除了他们这个区域,其他的区域孩子都有说有笑,并不像这么一个地方的氛围。
他想起来昨天和他一起进来的孩子。
他看起来实在是很好欺负,瘦瘦小小的,话也不敢多说,吓两下也许还会哭。
他以前的时候看到别人哭,惊恐的听自己的话,就有一种难言的满足感,觉得自己可以控制别人,全世界都要听自己的。
他跟着队伍移动,然后想着怎么样才能把叶尘也收入麾下,这里的孩子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霸气有魄力,也许他还可以成为这里的老大。
很快到了盥洗室,水龙头有限,每个人刷牙要刷满2分钟,他们就只能在队伍后面等着,没有人插队,也没有人着急。
除了黑色衣服的人,所有人都在聊天打闹。也没有人说这样是不对的。
就像一个正常的学校。
叶尘也在观察。
他前面有6个和他穿一个颜色衣服的人,大多是大孩子了,有的人甚至比他高一个头,前两天看起来还站不稳的孩子现在已经行动自如了。看不出来昨天狼狈的样子。

很快洗漱完了,食堂和昨天一样,饭食就在桌子上摆着,用一个盖子罩着,孩子们做完日常的祷告才能坐下打开餐盘。
里面是鸡蛋面包和牛奶。
面包还是孩子们爱吃的那种肉松软面包,叶尘以前在橱窗门口看了很久的那种面包。
他吃完一个不够还去窗口又拿了一个,其他的孩子看到他过来都散开了,叶尘也不在意,这里的生活比他想象的好太多了。

上午的课在教室进行,他的位置已经被安排上了,是靠墙的独立的位置,他没有自己的同桌,和他同列的是两个穿黑衣服的孩子,凳子也和别人的不一样,是钢板做的。他坐在凳子上晃了两下,凳子和桌子都纹丝不动。
桌子里面已经摆好了他的书,上面有一条便签:上完课请把所有的书按原样摆放好。
后面的字不用看他都能知道,否则扣分。

上课的老师很和蔼,甚至比他以前的老师还要和蔼些。
年纪很大了,像是退休了来这里教书的老教师。
他因为之前的事情休学很久了,现在能重回课堂竟然

傅粉晓妆2019-04-06 21: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他因为之前的事情休学很久了,现在能重回课堂竟然有些感动。
他黑色的身份被大多数孩子,和这里的设施所孤立,但是老师没有孤立他。
英语老师让他用英文做自我介绍,他说的不好老师也不在意,就一字一句的教他,只是学生们不大配合,鼓掌的声音都带着冷漠。
但是上课的时候又不是这样的,老师给的互动所有人都做的很好,比一般的学校还热情,所有学生都很喜欢他。
受到冷漠的只是他而已。

傅粉晓妆2019-04-06 21: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可想加更了,你们都不给我机会,哭哭

傅粉晓妆2019-04-06 21: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人说,小可爱这么乖,挨打不可思议。我这里解释几点。
1.人的性格是天生的,有的人开朗外放,有的人腼腆内向,调皮的孩子不代表是坏孩子,沉默的孩子也不代表是好孩子。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告白,里面安静聪明的孩子,被霸凌,被欺负,但是他对于杀人信手拈来。
一开始杀小孩,后来杀帮他的女生,最后想炸学校。
2.这里是变相的监狱,但是大多数设施是保护孩子,里面的孩子都是犯罪,如果他们成年了,最低都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有期徒刑三年及以上,但是因为他们是孩子,那就用别的方式惩罚。
3前面已经说了,每个等级有固定的时间接受惩戒,a级三四天一次,b级5天,以此类推,并不因为他们性格好,善良而改变。这是告诉他们,做错事是要承担责任的,责任是跟随你的做错事的严重程度递增的。
4.在里面惩戒可以用分数抵消,这是他们挽回的机会,告诉他们做错事了逃避是没有用的,要承担并且努力改正。
5.绝对不可以因为外表的某些表现过于心软,小孩是很会演戏的哦。

傅粉晓妆2019-04-07 00: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的小连没有出道,我要哭哭了,爱奇艺的会员我不续了,mmp

傅粉晓妆2019-04-07 13: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5.
第二节课数学课也是类似的,老师年纪很大了,看他们就像自己的孩子,讲课也很幽默,一节课就讲一个全新的内容,叶尘中途插进来的也能听的津津有味。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老师都是惩戒所负责人花大价钱从顶级学校的退休老师请过来的,只需要负责讲课,课后的作业考试都不用负责。
中午吃完饭他们就要回宿舍休息,宿舍的灯并不统一调控熄灭,大概并不强迫所有人休息。
叶尘就又去翻电子屏。
终于在里面找到了叠被子的详细教程,图文并茂。
还有所有细琐的小规矩,但是小规矩实在太多了,他知道成绩好可以加分,但是又没有人布置作业,他一页一页的找,终于找到了对应的条项。
每周三周日下午开放图书馆,0.5分可借一本书(习题册0.7分),0.1分可拿一支笔。
每日分批开放小卖部,所有物品用分数购买。周一E级,周二D级,周三C级,周四B级,周五A级。
叶尘数了一下日子,这周是周三,但是他又无奈的想,他现在不仅没有分数,还被倒扣了两分。
怪不得所有人听到分数如狼似虎,在这里分数就是一切。

他一个中午的时间不是用来研习电子书的内容,就全用来练习叠被子了。
很快就到了集合的时间。
所有人集合到了操场,叶尘想了想,现在应该是锻炼的时间。
但是到了操场集合之后,先做的不是跑步,而是点了几个名字。
从E等到A等每个等级都有人,里面赫然出现了他和顾骑的名字。
所有站出来的人面色都很沉重和恐惧,但是不敢违抗。

一共20个人,每个人都很沉默,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教官,都是同性别的,他们回到了他刚来的时候的那幢颜色明亮的建筑物。
建筑物一共三层,已经算是这里比较高的建筑物了,到了之后他们就分散开了,黑色衣服的他们一路走到了第三层。
顾骑被带进了一个房间,房间很大,也很亮,中间一个长凳摆着,是用皮做的,里面大概填充的是海绵。长凳两边有玄关,看起来把房间隔成了两部分,只有长凳是在正中央没有被隔开的。
跟他进来的教官关了门,说话也很直接,“脱衣服。”
又是脱衣服,顾骑想着昨天的疼痛,又对比了一下两人的力量差距,觉得自己实在是没什么胜算,就颤抖着身子脱了上衣,然后是裤子。
教官并不着急让他脱内裤。
“冷么?”
“阿?”顾骑已经设想到自己会挨打了,但是没想到教官相当的和善。
教官将室内的空调打开,开到26度:“内裤脱了吧。”
顾骑双手颤抖着捂着:“你就这样打不行么,你们难道是变态么?”
“谁说我要打你了,让你脱了是为了你好。”
教官也懒得再和他说,直接上手想帮他脱。
顾骑见他的身体逼近,瞬间把自己的内裤扯下去,色厉内荏的喊:“满意了吧!”
教官当然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把衣服都叠整齐放到那个装衣框里。”
见他都做完之后终于开始做最后一步,最后一步他不打算让他自己来。毕竟前面已经花了太多的时间,施刑者就快来了。
等到教官将顾骑的身子压到长凳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力量悬殊是多么的大,他在他们学校向来是霸者的级别,但是在他的手下他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他整个人被压到了长凳上,两只手被手铐拷在凳子的两端,在椅子的前端还有一个下凹的弧度用来放置他的下巴,所有和他身体接触的地方都是软的。
如果不考虑这个任人鱼肉的姿势,这其实算不上很难受。
教官出门的时候想了一想,从旁边的消毒柜里的酒精瓶里面拿出了一个护牙套。套在了他的牙齿上。
“虽然并不觉得你会咬断自己的舌头,但是为了你好我还是给你装上了。”
然后他按了一下墙壁的一个开关,从凳子上下各有一个墙壁缓缓升起,中间有弧度,然后在他的身子上汇合,墙壁碰到皮肤的地方是软的。这样,他被牢牢的嵌在了墙壁里,整个房间也一分为二,他的上半身在这边的房间,下半身却在另一边。那边的人看不见这边的情形,这边也看不见那边的情形。
“提示几点:
1.声音是双向传输的,没有安全词,没有报警按钮。手铐会实时传输你的身体状况,你不会被打死。但是由于你的等级最高,这又是第一次,这次的施刑会是最高等级的。
2.对面有全套的工具和最好的伤药,如果你想快些好,最好选择让对面的施刑者给你上药,而不是被拖回来之后用医务室的药。
3.现在下午两点,我会在五点的时候过来接你。友情提示,你挣扎没有任何用处。

“再见。”
教官说完关上门就离开了。
随着教官的离开,他好像听见了这个房间的另一边逐渐响起来的皮鞋和地面接触的声音。

傅粉晓妆2019-04-07 17: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评论过30我就加个更?不要水哦

傅粉晓妆2019-04-07 20: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6.第一天(3)
另一边,教官并没有真的离开,他们转身去了楼道最里面的监控室。
最早的时候惩戒时都需要教官在场,实时观察每个孩子的情况,后来负责人发现,在极度疼痛情况下,如果室内有人,并且对他熟视无睹,孩子反而会产生更多的负面情绪,比如恨意转移,或者产生自我放弃的心理。
最后就干脆让受刑者和施刑者独处一室,将教官转移到监视器后面监管。
监控室一层一个,这一层本身屋子就少,今天受刑的只有三个孩子,屋子里也就是三个人,他是最后一个到的,然后坐到了最里面。
“听说上面那个挑了这里的一个孩子。”坐下来他就开始闲聊,手指指天花板。
“就那个训当时爆炸案的那个孩子的老大?”中间的教官也兴奋了,“我来得迟,但是听说那个爆炸案的孩子前一个月都是拖着回去的。站都站不起来。”
“那个是厉害的,这里规矩都是他定的,不过不常来。”最外面的教官掏了一把瓜子在磕。
“欸,你们说他挑了这里面的哪个啊。”中间的教官左右看。
“我猜我这个。”最里面的教官说
“我加一票,”中间的教官举手。
最外面的教官吐了一瓣瓜子壳:“那个孩子哪用得着他出马。”
“怎么说?”最中间的教官来的最迟,最外面的教官听说从刚开馆就在了,算得上是大风大浪都过来了。
“上面给你们发的书都没看吧,回去多念念犯罪心理学和儿童心理。”
“你们会杀人么?”
“不会。”
“不会。”
“你们知道为什么A班和其他班隔离的这么开么。”
里面的两个教官看他。
“杀人和打人,虐待都是不一样的。那个虐待同学的孩子确切来说并没有真的杀人,他年纪小,也许同理心也不强,再加上家里没教好,对于其他人的痛感感受不深,他意识不到自己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这种孩子现在看起来凶,打几顿狠的就学乖了。”
“另一个不一样,他是真的杀了人的,你们能想象一个人在你手底下哀嚎流血然后失去意识最后死亡么?”
两个教官打了一个冷战。
“26刀,人的身体和情绪都不会一直亢奋。对于孩子来说疲惫的更快,人的骨头肉质密度都是很高的,每一刀都要花很大的力气,成年人刺10几刀都累了,而且正常人身中十几刀也没有什么行动能力了。”
最中间的教官说:“也就是说这孩子在他爸失去意识之后还对着尸体刺了十几刀?”
“够狠的啊。”最里面的教官喃喃。
“而且根据我的经验,最难教的绝对是不说话的孩子,表面对你和善的不行,谁也不知道心理在想什么,我刚进来的时候一个教官被一个A班的孩子把耳朵都咬掉了,这孩子上午还跟他很礼貌呢,下午就嘴里咬着耳朵满嘴鲜血的冲他笑。”
“后来他们就被彻底隔离开了。”
剩下的两个教官安静了,监控里面施刑者都到了。他们的脸在监控里看的很清晰。
“真的是他!”中间的教官掩嘴。

最里面的教官看着顾骑画面,带上了耳机。镜头很清晰,里面的对话也字句清楚。
顾骑的双腿都在抖,他感觉到有东西在碰触他的皮肤。
等**死亡大概还要恐怖一些,他现在逃不掉,走不脱,连个大幅度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另一边他看不见,但是事实上没有他想象的这么阴暗,像个古早时候满墙是血的刑讯室。
相反,另一边的灯光很亮,藤椅和按摩椅,还有茶几桌子,上面有刚泡好的茶。
在他看不见的将屋子隔开的墙上,右边的是刑具,左边的是电子面板。
刑具架有6层,什么工具都有,从藤条到拍子板子热熔胶,每一个都被消过毒,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上面,按照能够给予的伤害分布,第一层是最重的,第二层次之。但是没有狼牙棒这种会造成永久伤害的刑具,最上面甚至有一个烧杯,里面是削皮之后的生姜。
最左边的电子屏分成很多块,有他个人的介绍,年龄和罪行。没有相片,名字是假的。还有一个身体状况条,从绿色黄色红色到紫色,标着轻度中度和重度。供行刑者参考现在受刑者的状况,避免达不到程度或者过于严重。
在右下角还有心率和血压。
施刑者看完之后也大概了解了情况。
这是他第一次来三楼行刑,网上投标花了他4000元。但是现在看着这个刑架心里还是很满意的,一楼只有两层,二楼有4层,没想到3楼这么齐全。
他挑了最顶上的一根三指粗的藤条,闻了一下,又在手里折了两下,是极好的木材做的。
“我姓魏,你可以叫我魏老师。”
顾骑听到了另一边的人说话,他现在怕极了反而说不出来话。
“欺负别人的时候话不是很多么,现在怎么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魏老师轻笑。
然后用手上的藤条重重的打了一鞭。
“啊!”他的嘴里塞着牙套,发出来的声音浑浊,但是很响。
开打了,监视器前面的教官身子向前倾,仔细的看。
这一鞭实在太狠了,顾骑的屁股上很明显的一条青紫色,血液迅速的想这里靠拢,然后皮下充血。顾骑眼泪唰的就出来了。
左边面板上的指针摇摇晃晃的指到了黄色。
魏老师笑了一下,下面还有很多鞭子可以挨。
很快就是第二鞭,魏老师的技术很好,并行的和上一鞭子凑在一块,两个鞭子的力道都是一样的,皮肤像是说好了一样,青紫发烫的地方汇合,成了更粗的一条。
顾骑却受不了了,才两鞭就把他之前所有的执拗和信心打的一点不剩。
“魏老师魏老师。”他扯着嗓子喊,“别打了别打了。”
魏老师也不着急,现在时间才过了10分钟,他停下了手:“你以前没挨过打吧。”
现在顾骑哪敢端架子,有话必回,生怕他下一秒又挥鞭子。
“没有。”
“打人的次数不少吧。”
顾骑沉默了,大概孩子心理还是有点数的,打人不是一件好事情。
【啪】魏老师又是一鞭下去,顾骑上半边的屁股已经不能看了。
“是!是!!”顾骑疯狂的扭动身子,想要逃离,却纹丝不动。
“除了这个自杀的孩子,还有多少个。”
这哪能数的清呢,顾骑只能拼命回忆:“小学就欺负过不少,男孩子女孩子都有。初中三四个吧。”
“做过最过分的事情?”
“丢他们书,叫外号,把他们头按进便池,灌他们喝水。。。。”顾骑越说越小声。
“你可真是个**。”
魏老师不打算跟他扯下去了,对于**他有大把的力气。
他不管那边如何的哭泣哀嚎,几鞭连着下,整个屁股都覆盖完了不算,大腿上也不放过。他打一下,顾骑的腿就剧烈的抽动,然后拼命的喊:“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一轮过完,魏老师看着自己的杰作,然后望向旁边的电子屏,指针已经晃向了红色。
顶层的鞭子大概真的不一样,下面的刑具打三轮才能到红色,这里一轮就到了。
然后他望向顾骑的方向:“你真的知道错了?”
“我知道了。”顾骑的声音因为刚刚喊得太厉害,已经带着沙哑。
“不,你不知道。”
如果他知道错了,就不会挣扎想逃。他给别人造成的伤害,可远远不止这些。
魏老师把藤条放在他身上,贴着墙,离屁股也很近,然后抽了下层的一根戒尺。
然后把戒尺贴在他刚刚挨过打的地方:”疼么?“
“疼。”顾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因为手被拷着,他脸上的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也不能擦。
“你还不够疼。”
魏老师定下了他接下来的痛苦。

傅粉晓妆2019-04-07 21: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拍卖的事情解释一下。其实大多数时候不是拍卖,直接买就好了,这个是因为a级又是第一次,想要的人比较多,而且稀少,就拍卖了。
让外人打有几个原因,一个是为了创收,他们吃穿用度都是好的,都是比较花钱的,羊毛出在羊身上,赚的钱还是给他们。
第二个就是工作人员是有限的,如果身边有施刑者,难免会在他们身边出现,其实会对他们造成比较大的心里伤害,就算不让他们知道是谁打的,他们也会害怕,觉得身边有能伤害自己的人。让外人打就不一样了,就像被机器打一样,属于例行公事,徇私舞弊以权谋私的几率没有了,朝夕相处的话工作人员和孩子之间会有偏好,喜欢的孩子打的轻些,不喜欢的孩子打的重些。
孩子们也开始勾心斗角想让工作人员偏好自己。
我还是希望除了训诫的时间,在这里面他们可以享受公平和纯洁的环境。

傅粉晓妆2019-04-07 22: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