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纯实践录

楼主:黎子iiiii 字数:9528字 评论数:11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手黑经验主X恋痛优质贝

应该是格式不对被删了,本来也没发多少,再来一次~

黎子iiiii2019-04-03 20: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原本,想写一个关于辅导员和学生的管教,但我又怕你当真,怕你有一天在大学中无所事事又无人关怀时失望。

所以先写纯实践罢——

各位看官不要代入,不要期许,不要分不清现实,以上。

谨慎食用。

黎子iiiii2019-04-03 20: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

“我先说清楚,在我这儿,没什么安全词,更没什么轻度重度,只有对错,该不该罚,罚够了没有。”

“长期可以,要守规矩。”

这是王灿上回实践结束时,施虐者陈浮最后的话。

当然,从言语中也看得出,是王灿被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暗爽,想和陈浮处长期时,陈浮提的要求。

回想当时,王灿是颤抖着声音,生怕自己说慢了,连声:“我守规矩的。”

沉默片刻,王灿沉不住气抬头瞟一眼陈浮,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王灿又不自然的低下头,想起今天第一次实践还是因乱动乱喊不守规矩被罚的这么惨,底气不足:“我是说,我会努力的。”

陈浮故意刁难王灿似的:“努力有什么用,我要的是尽力。”

王灿红着脸站在陈浮身前,嗫嚅不知说什么。

陈浮又开口:“会怕就可以,鞭子下岂容你不尽力?”

王灿愣了愣,又抬头,满眼惊喜的望着陈浮:“哥你收我了?”

陈浮:“回去好好养伤,下个月来找我,看你表现。”

黎子iiiii2019-04-03 20: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em有人看就更 之前在那个帖子里给我留言的小可爱们对不起了……我这个也艾特不到

黎子iiiii2019-04-03 20: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3

王灿虽然恋痛,但不意味着他不怕啊,微微侧过头,并不想看。

陈浮轻笑,只挑了三样,戒尺,皮带,藤条,就将那包收起来了。立规矩而已,打服了就行,没必要整那些虚的。

王灿见状似是松了口气,陈浮仿佛知道他想什么,开口道:“收拾你还不用那些。”

王灿闻言僵在原地,倒也是,陈浮手里何时也不会被工具为难,就上次的实践便很能说明问题,上次陈浮什么也没带,就是在宾馆里借了个数据线就收拾得他心服口服,还哭着喊着要处长期。

陈浮也不磨蹭,这跪姿是难熬的,稍久一点腿麻不说,背直挺挺的熬着也坚持不得太久,见王灿已有些累了,便开口:“选吧,想先挨哪个。”

王灿:“……”

这不都一样么,怎么选不都死得很惨,直到陈浮一记刀眼甩过来,王灿终于意识到回话了,怕陈浮生气,几乎是喊了出来:“戒尺,我想先挨戒尺!”

“噢?”陈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能意识到错了?如你所愿。”

拿起沙发上的戒尺,抵在王灿裸露的屁股上,戒尺的冰凉让王灿生理上的抖了抖。

原本是要热身的,但立规矩嘛,要的就是知道怕,陈浮今天要的是他疼,所以也没那么多花招子。

“挨打的规矩,我就说一遍,记好了,以后犯了没有提醒,只有藤条。”

陈浮顿了顿:“第一,姿势从头到尾不能变,可以小幅度的动,腿站的地方打死了不能挪。第二,自己讨打就别求饶。第三,哭可以,别嚎。记住了?”

王灿点点头:“记住了。”

陈浮:“报数。”

陈浮站在王灿身侧,话音刚落,凌厉的戒尺便兜着风砸下,臀峰上一块瞬间泛白,王灿没料到第一下就如此狠辣,闷哼一声,身子朝一侧偏了些,又迅速跪直,嘴里不停喘着气。

陈浮等了片刻,见王灿屁股上那道愣子开始泛红微肿,又举起手来连着三下:

“啪!”

“啪!”

“啪!”

木戒尺撞击臀肉的声音脆响一声高过一声,三下齐齐盖在第一次的肿痕上,臀峰一块迅速红肿充血,王灿这才知道方才第一下陈浮是收着力的。

但如此凌厉的三下,陈浮仿佛是带着气的,王灿这才后知后觉,刚刚忘记报数了,既懊恼且急躁,差点咬到舌头,忙大声喊:“四!”

陈浮不理会,拿起戒尺敲了敲王灿的大腿,王灿会意又将腿分开了些,陈浮直直将戒尺劈下,连着三下生生砸在他大腿根部,王灿疼狠了向一侧跌去,手也离了头去撑,又忙颤抖着腿恢复姿势跪好。

陈浮脸色上看不出喜怒,沉声道:“怎么报数?”

王灿身后叫嚣着疼,腿根处又仿佛被泼了热油一般,想想今天才刚刚开始,既恼自己自作聪明,又怕陈浮手黑,声音里仿佛带了些哭腔:“对不起哥。”

陈浮掂了掂戒尺,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力道,叠着臀峰那肿痕砸去:“啪!”

王灿此时也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喊了声:“一!”

黎子iiiii2019-04-03 20: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黎子iiiii2019-04-03 21: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4

陈浮打的不快,足以让小孩儿体会每一戒尺砸下来的痛感,又生生忍住颤抖的身体,不往下倒。

其实手抱头这姿势算的刁钻,手借不得力,身后的疼只能生生挺着。

十下过后,方才的肿痕已由微红变为深红,但也就陈浮盯着打的一块儿肿的厉害。

陈浮恶趣味的高高扬起手,这一戒尺是十足十的力道,尤其还是打在肿出一指高的臀峰上。

“呃啊——”王灿没忍住叫出了声,身子朝一侧倒去。

此时也顾不得姿势了,虚虚跌坐在地上喘息,歇了片刻也不起身,余光瞥见陈浮似是要朝自己走来,王灿忙转过身面对着他,先把屁股藏在身后,才急急开口:“哥对不起,太疼了,让我缓缓吧。”

陈浮站在原地不动,盯着他看:“规矩怎么说的?”

王灿立马跪回原地:“对不起……”

陈浮扔了戒尺,拿起藤条破风抽下,三鞭齐齐甩在大腿内侧,疼的王灿直吸气,却丝毫不敢动,跪在原地浑身颤抖。

陈浮将鞭稍握在手中:“我问的什么?”

“呜——”王灿忍住想哭的欲望,带着浓浓的鼻音:“哥问……问规矩,要听话,一,不……不能动,二,不能求饶……三,不能……不能嚎!”

“哇呜——”

几句话说完也不只是疼坏了还是委屈坏了,王灿竟当真止不住的哭了起来。

陈浮皱了眉:“行了你,越说越来劲了,还哭!”

王灿立马收声,但忍不住,只能小声抽泣,陈浮依旧皱着眉,握着藤条站在王灿身后:“动,哭,就是还不够疼。”

“不用报数了。”说罢手里的藤条又破风而下,又全都刁钻的抽在臀腿交界处,将一处抽的深红发紫又向上挪一寸。

陈浮仿佛听不见王灿的哭叫声,毫无感情一下又一下的抽上去。

王灿知道,是自己不守规矩让陈浮生气了,陈浮很少面带怒色,判断他是否生气的唯一标准就是揍人时训不训话,若还训话,那便是不气了,像这样一言不发也不定数目,那就是还生着气。

王灿挨得难受,又不知何时会停,身后仿佛刀割一般的疼痛无时不刻的叫嚣着,脑子里满是屁股上渗血的画面,又惊又怕,陈浮猛的一藤条,许是用了些力,王灿直接栽倒在地上,甚至忘了将手拿下来撑一下。

倒在地上的王灿头发上都浸着汗,刘海有些已贴在额头上,狼狈得很,但他也顾不得这许多,只大口喘息,身后疼的厉害。

陈浮见他倒了也不知起身,心下更气,拿着藤条便去追,不论王灿怎么躲,鞭子都准确无误的抽到臀上,甚至一鞭比一鞭凌厉。

王灿疼的满地爬,早忘了规矩,口不择言:“哥,饶了我吧……”

陈浮气急,将他抽的绕着沙发爬了大半圈,忽的将藤条往他身后上一掷,任他躲,任他抽泣。

陈浮索性一转身,坐在沙发上:“行了,不打了。”

黎子iiiii2019-04-03 21: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黎子iiiii2019-04-03 21: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5

王灿被藤条砸的一个激灵,随即是哐当一声藤条落地,王灿呆呆的站在原地,身后虽疼得厉害,但此时也意识到仿佛发生了一件比屁股疼更叫人痛苦的事情——

陈浮不想要他。

王灿也顾不得疼了,几步挪到陈浮面前,身后的伤扯得生疼,脸上狰狞也不敢怠慢半分。

“哥……”

王灿声音弱弱的,抬眼看陈浮,陈浮却眼神飘忽,并不看他,他又弱弱喊了几声,陈浮愣是瞧都不瞧他一眼。

王灿喊的自己也委屈了,自暴自弃,衣服也不扶着了,但也只是甩手跪着,也不敢起。

“哥……我错了,我再不躲了。”

“哥?”

“哥!怕疼也是人之常情吧,那不得慢慢来慢慢进步吗?别生气呀。”

“陈浮!”

王灿忽的提高音量,红肿的眼里满是委屈,他成功了,陈浮也没料到,淡然的瞧了他一眼,正对上他的眼神,王灿心里漏了一拍,秒怂,瞬间低下头。

“来,接着能啊。”

王灿依旧低着头装死,下意识搓了搓T恤下摆。

陈浮噌的站起身,王灿自己都能不能察觉的向后仰了几分。

陈浮走到王灿身后,毫无预兆的一脚踢在臀腿交接处,原本就被藤条抽得极为脆弱的地方再来一脚简直酸爽。

“呃呜——”

王灿被踢的身子一歪又迅速恢复,此时是不敢再挑战陈浮的底线的,生生忍住那种绵长而深入的钝痛,仿佛用钝刀揭开身后的皮肉一般。

陈浮淡淡扫一眼他的衣摆:“这不是能忍住么?人之常情?”

“哐——”

又是一脚,同样的力道同一个地方,方才余痛还未散尽,王灿的腿止不住的抖,却不敢发生求饶。

“我没什么耐心等你慢慢进步。”

话音正落陈浮又补了一脚,王灿的手下意识去捂身后那深红的两团。

陈浮取了皮带叠在手中压在他屁股上,凑到他耳边:“什么时候T恤可以盖住屁股了?”

王灿当真是疼傻了忘了,一时懵懵的,正慌忙伸手去提,陈浮却问问抓住他的手腕,用一只手将他的双手反剪在身后:“手伸直,不许弯,皮带如果打到指节了——”

陈浮将另一只手里的皮带向下滑了一段,抵在王灿的臀缝间:“这里双倍来还。”

王灿心下又惊又怕,再不敢去犯什么该死的规矩,连连点头,又想起回话,忙开口:“是,哥。”

黎子iiiii2019-04-04 10: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想要点评论可以吗

黎子iiiii2019-04-04 10: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这人就是受不了别人评论我来更新了

黎子iiiii2019-04-04 16: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7

王灿闭了眼,羞于启齿,沉默半晌,陈浮起身,修长的手指勾起王灿的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

“啪!”

毫无预兆狠厉的一巴掌破风砸下。王灿的脸被打的侧向一边。

王灿瞬间意识到回话!但始终对罚那里……羞于启齿,于是示弱:“哥……”

陈浮依旧只嗯一声,仿佛方才什么都没发生:“手躲了罚哪儿?”

王灿声音中带了哭腔:“哥,求您了,别,别罚那儿。”

陈浮轻笑:“别罚哪儿?”

“哇呜——”王灿崩溃大哭,“求您别罚我p眼。”

陈浮一直相信诛心才是王道,要收拾王灿这种皮得不行的,就得压他。王灿也算识时务,知道此时犟起来受苦的是自己,陈浮还算满意,也没真的为难他。

陈浮弯下腰,在王灿耳边轻声问:“那罚哪儿?王律师自己挑。”

王灿被陈浮这么一叫,就是城墙厚的脸皮也红了,红得能滴出水来。

只是方才那一记掌掴余威尚在,脸也热辣辣的疼着,左脸似是有些微肿,便不敢不回话,一急竟呛到了。

边咳边生怕自己说慢了,喊道:“打屁股,哥求您打我屁股。”

陈浮似笑非笑,有意逗他:“喊那么大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挨打么?”

王灿羞赧的低下头,等着陈浮宣判。

黎子iiiii2019-04-04 18: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吃了个贼啦好吃的烧烤我的天坐了好久车……em像这种露骨的羞耻的不能接受的话在此楼下面可以提,不说的话我就随意发挥了

黎子iiiii2019-04-04 21: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8

“起来,站着。”

王灿手上又疼又痒,麻麻涨涨的,仿佛千万只蚂蚁在皮肤下啃食着血肉。

腿上麻用不得力,闻言只好用手背支着身子站了起来,站起来时趁机揉了揉膝盖,身后也因起身撕扯得疼了。

“弯腰,手抱着腿,再敢挡,我真生气了。”

陈浮此言算的严重了,王灿自然也不敢挑战他的权威,紧紧抱住自己那两条打颤的腿,此时屁股就高高撅了起来。

陈浮抻了抻皮带,王灿心里跟着抽了抽。

“心里数着。”

话音正落,皮带便兜着风的下来,第一下落在红得发紫的臀峰,王灿闷哼一声,死死扣住自己的腿,也不知数目,真叫人想死。

仿佛心里数没数陈浮都知道似的,王灿竟老老实实默念:“一。”

陈浮尚还满意,将皮带落下的地方向上挪了半寸,也不如方才狠厉,均匀的给王灿的屁股上色。

到上半部也红肿起来时,王灿已数了四十下,疼的身子止不住的抖,身后就算再轻轻碰一下也受不得了,何况是陈浮还挥着皮带,即便他此时动作已收了三分力道,王灿也感受不到,只有撕裂般的疼。

“呃啊——四十五!”

或许是受不住了,王灿将心中默数的喊了出来,陈浮的皮带顿了顿,挑了眉,称赞道:“也学的乖。”

连着五下兜风抽下,不给他缓冲的时间,王灿一个趔趄,又赶忙站回来。

陈浮最后五下有意放水而已,并不与他计较。

“刚刚不错,现在知道挨打怎么做了?”

说白了,陈浮不大喜欢拉着人,绑着人打,这样警示意味会大打折扣,只有逼着他自己学会去忍,这才有意义。陈浮今天故意用写刁钻的姿势,就是要让他自己逼自己一把。

王灿仿佛也意识到了:“是哥。”

黎子iiiii2019-04-05 11: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晚上有更!

黎子iiiii2019-04-05 14: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9

陈浮颔首:“躲得数目罚完了,现在该算算挡的了,刚刚手,还差多少?”

王灿原本都以为罚完了,手背在身后轻轻用手背蹭屁股上一道道的愣子,自己都不敢碰手心。这什么情况,手上又痒又疼,没想到还要罚,不可置信的看着陈浮,红肿的眼里又噙满泪水,是个人看到这楚楚可怜的样子都会心疼,陈浮坐在那里愣是无动于衷。

见陈浮微微动了身子,王灿怕被罚不回话,连忙伸手递到面前,浓浓的鼻音:“还差二十八下,哥……”

陈浮朝前走了几步,在一面单人镜面前停下脚步,冲王灿勾了勾手,王灿缓步挪了过去,走一步身后就扯得生疼,但也不敢耽搁,赶紧走到陈浮身边站定。

陈浮将镜子挪了挪,让王灿正对着镜子,王灿微微侧了侧身子,倒吸一口凉气:身后两团油亮油亮的,透着紫红,无处不均匀的显示着陈浮高超的技术,臀腿交接处一条条平行且间隔均匀的愣子看了叫人心下发颤。

王灿咽了咽口水,弱弱道:“哥,我……我能揉揉屁股吗?”

陈浮:“疼?”

王灿认真想了想:“又疼又痒,可难受了。”

陈浮轻嗤一声:“我帮你。”

话未完便扬起巴掌“啪啪啪”连着三下八分力道,毫不怜惜的抽在王灿身后最脆弱的臀峰上。

“啊——”

“还痒么?”

王灿头摇的想拨浪鼓似的,用那双熟透了的猪蹄般的手又捂住身后那两团,瞧一眼陈浮,不住摇头。

陈浮颇觉得好笑,拿起拿起藤条点了点他的手臂:“手掌崩直向上打开,手臂伸直,二十八下好好忍着,忍过了咱们翻篇儿,动了不算,躲了重来。”

“报数。”

王灿依言伸直了手,陈浮高高扬起藤条,刁钻的落在他手臂内侧,“啪啪”两声,两只手臂各留下一跳深深的肿痕。

“二!”王灿惊的闭了眼,手上不自觉的握了起来缓解疼痛,但手臂依旧不敢动。

陈浮没急着打,沉声开口:“睁眼。”

王灿拧着眉毛稍稍睁开眼,对上陈浮发凉的眼神,又将视线挪回脚尖。

“看着我。”

王灿不得不睁开红肿的眼来看沉浮。眼前男子略略卷起衬衫袖口,穿戴严肃的站在面前,面容沉静,五官凌厉,光看着这张脸变便腿软,王灿不能再看下去了,不然非给他跪下,只得眼神飘忽。

陈浮抬手握住他的脸,迫使他看着自己:“有这么怕?”

王灿避无可避,老实回答:“嗯……”

陈浮笑了:“怕还不听话?仗着自己抗揍?”

!!!我原本也以为我抗揍,还是我年轻,不知道您老人家有这种能耐。王灿也是敢怒不敢言,面上乖顺得很:“哥,我不抗揍……我听话的,就是……我的身体有自己的想法。”

陈浮微微一笑:“那无妨,我揍的它不敢有想法。”

王灿:……

左右受伤的还是我。

黎子iiiii2019-04-05 19: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没啦,明天接着揍

黎子iiiii2019-04-05 19: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晚安

黎子iiiii2019-04-05 22: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下午好该顶的都顶起来 我来宠你们了

黎子iiiii2019-04-06 15: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0

陈浮收起了与他玩笑的心思:“看着镜子,接着数,闭再眼重来。”

王灿死死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红肿得手绷得直直的,两条光腿瑟瑟发抖,眼睛也肿的像核桃一般,可怜兮兮的看着狼狈的自己不敢有异议。

“啪!”

“三!”

一鞭准准的抽在方才手臂内侧的肿痕上,王灿左臂疼的向下一弯,陈浮只顿了顿,王灿立马绷直,陈浮倒不与他计较,只是王灿从镜子里便看到陈浮后一鞭兜着风狠厉的砸下来,叫嚣着对方才他动了的不满。

王灿再不敢动了,绷直了手臂,硬生生挺着。

“三……十……啊……十五……呜……”

王灿崩溃大哭,手臂也直直举着丝毫都不敢动。

陈浮见他努力克制也不为难他,一连十下才三分力道抽在小臂上。

转而走到他身前,扯了扯王灿的手掌,迫使他又伸直了些。

“啪——”

“啊!!”王灿跺着脚的喊,最后还不忘报了声“二十六。”

一鞭十足十的力道,不理他的叫声,又是同样的力道刁钻的抽在刚刚的地方,王灿疼的哭不出声,说来人的潜力真是棒,抽泣着也不敢缩回手,笑话,这一缩回来再来二十八下谁受得住?

陈浮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能做到就坚持下去。”

虽然王灿疼的忘了数数,陈浮也觉得他今天做的可以了,最后一下用手掌轻轻拍了上去,还大发慈悲的替他报了个数,轻飘飘一声“二十八”宣告结束。

王灿这边还在断气般的抽泣,陈浮恶趣味的拉起他的手,狠狠揉了两把:“打完了,今天不错,王律师。”

王灿抽了抽鼻子,疼的直将手往回缩,陈浮哪里肯放过他,邪魅一笑,揪住他的手,索性将他双手合十,捏在一起。

王灿疼的跳脚,手被陈浮捏着也说不出话,只不停的抽泣,喊出一声:“疼……疼……哥。”

陈浮道一声知道了手上半分也不松,又折磨他片刻才放了手,王灿将好容易收回来的两只手背在身后,碰都不敢碰,又微微抬头悄悄看陈浮。

不想陈浮就这么大喇喇的一直盯着他看,眼神对上的一刻王灿又怂了了,埋下头,片刻,才小声道:“哥收我了吗?”

陈浮勾了勾嘴角,顺了顺王灿汗湿的刘海:“王律师都那么努力的忍着了,我不收合适吗?”

王灿一直觉得陈浮实践时叫他王律师是羞辱,实践时不敢说,打完了还不能表现不满了吗,语气中略带了些撒娇的意味:“哥!”

陈浮挑眉:“王律师?”

王灿气陈浮竟还如此叫他,仗着打完了一甩手几步跨到沙发边就要趴下。

“我让你动了?”

黎子iiiii2019-04-06 15: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