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渣攻说他要从良》by一条大咸鱼

楼主:若若若若若若璃 字数:24282字 评论数:42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渣攻失忆从良,替身受借机上位。1v1,先甜后虐再甜,非典型渣贱,HE。

文案:

叶荣爱了贺廷之整整十三年,从十七岁情窦初开一见钟情,到三十而立一往情深,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全心全意地对贺廷之好,偏偏贺廷之心里只有一个白月光——叶荣同父异母的弟弟,叶辰。

贺廷之对叶辰求而不得,叶荣甘心做弟弟的替身,才终于登堂入室,成了贺廷之名义上的情人、实际上的床伴。

但感情的事并不是付出就会有回报的,当叶辰再次对贺廷之抛出橄榄枝,叶荣这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自然就被轻易地放弃了。

就在叶荣心灰意冷的时候,贺廷之竟然意外车祸失忆了?!而且还只记得叶荣的名字!

贺廷之:“我只记得你叫叶荣,但……你是谁?”
叶荣:“我是你的未婚夫,我们爱情长跑十三年,马上就要结婚了。”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4 17:31:00 发布在 耽美
第一章 我们到此为止吧

接到贺廷之的电话的时候,叶荣刚刚开完一个董事局的会议。
他和一帮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家伙们理论了近一个小时,好不容易才定下了与贺氏新一季度的合作方案——元老们都说他胳膊肘往外拐,平白便宜了贺氏的暴发户,叶荣最不喜欢旁人这样说贺廷之,散会时脸色还有点不大好看。
助理把文件和笔记本电脑都收起来带回办公室,叶荣正想给贺廷之打个电话,告诉对方这个消息,顺便借机约贺廷之出来吃顿晚饭,晚上再来一点特别活动,手机就忽然震动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叶荣特意给贺廷之的备注,“吾爱”,有点俗气,但叶荣可是追逐了贺廷之整整十三年,从十七岁情窦初开直到如今三十而立,这份深情,绝对配得上这两个字。
叶荣接通了电话,脸上瞬间浮起一个笑意,正要开口说话,电话里低沉磁性的男声便对他道:“叶荣,我们到此为止吧。”
公司大楼最高层的走廊里平日没有多少人经过,但今天董事局刚刚散会,叶荣的老对头们逐一从他身边经过,他的嘴角抖了抖,还是控制住了情绪,一边向其他董事微笑着点头示意,一边语气如常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叶荣接着电话走到安全通道拐角的无人处,贺廷之道:“小辰回国了,他答应我,可以和我试试。”
他口中的小辰,全名叶辰,是叶荣同父异母的弟弟。
叶辰回国,叶荣当然是知道的——叶荣甚至还一早安排了人去接机,主宅别墅那边也备好了接风宴,但叶辰当初不是说自己是直男,无法接受贺廷之吗?
叶荣这样想着,也就没忍住这样问了,电话那头的贺廷之像是笑了笑,素来冷淡的语气里含了些暖意:“人总是会变的。”
他继续道:“叶先生,我们约定好各取所需,现在就好聚好散吧。”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4 17:32:00 发布在 耽美
各取所需,好聚好散,确实都是叶荣自己亲口说出来的。
叶荣叶大少出身港岛传统豪门世家,自小循规蹈矩、冷静自持,是所有长辈交口称赞的好后生,连对着做第三者的继母带进门的、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弟弟都能做到关爱有加——他此生所做唯一出格的事情,大概就是爱上了弟弟的同性追求者,贺廷之。
他在叶辰十六岁的生日宴上见到了贺廷之。
那时也只有十六岁的贺廷之就已经有了些现下的冷峻雏形,混了一半欧洲血统的他挺拔俊美如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却偏生愿意围绕着叶荣那个小太阳似的弟弟团团转。
叶荣不能和他们一起嬉笑打闹,他要有长兄的威严,端坐在长桌前做那个训斥弟弟不要怠慢了客人的“恶人”。
叶辰乖顺地凑到他面前,一口一个大哥地央着叶荣,求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自己和一众狐朋狗友晚上出去狂欢。
贺廷之也在一旁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叶荣有些出神,顿了半晌,终于说:“好。”
一群半大不小的少年爆发出一阵欢呼,叶荣忽然觉得这样热闹也不错,补充道:“但我也得一起去,不然父亲不放心。”
他的年纪其实和叶辰的同学朋友们差不多,只是因为受教育的不同气质老成稳重些,面容又和弟弟有三分相似,大家对他也没有多少排斥。
一行人在最让长辈放心的叶大少的掩护下溜出了觥筹交错的叶家别墅,跑到市中心最大的Night Club玩了一整宿,到夜场打烊才又转到贺廷之家的私人游艇上续下半场。
那天晚上,贺廷之在甲板上向叶辰表白了,但叶辰说:“对不起啊Aiden,我是直男,我们还能做好朋友的对不对?”
贺廷之不甘心:“小辰,我可以等……”
叶辰无奈地继续道:“性取向是没办法改变的,Aiden,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失去你。”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4 17:32:00 发布在 耽美
叶荣喝了不少酒,有些迷迷糊糊地看着手表上的时间想去提醒弟弟,就倚在楼梯上听到了这一切。
微凉的海风迎面吹到他潮红的脸颊上,有什么微妙的认知如福至心灵。
叶荣看着被拒绝的贺廷之强装若无其事地走下甲板,经过他身边时还颔首向他问好,跟着叶辰唤他一声“大哥”,这两个字从贺廷之的唇齿之间吐出,莫名地有种缱绻的错觉。
叶荣十七年来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心动,从那天起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迷恋上了贺廷之。
贺廷之也是贺家的私生子,他那个外籍模特生母甚至并没能进贺家的门,明明在一众兄弟姊妹间生存得举步维艰,脊梁还是挺得笔直,陡然生出一股鹤立鸡群的傲然。
叶荣主动与他交好,无疑帮助了贺廷之在贺家站稳脚跟,贺廷之能感觉到这个“好友兄长”对自己的隐晦好感,却不点破不拒绝,恰到好处地和叶荣打着太极,一边继续追逐叶辰。
后来生性浪漫自由的叶辰选择远赴巴黎留学进修小提琴,留下叶荣继续接受叶家继承人的培训,在为叶辰饯行的晚宴后,二十岁的贺廷之再次向意中人剖白心意,叶辰终于对他说:“好吧,如果等到三十岁,你还喜欢我,我就和你试试。”
叶辰又补充道:“不过Aiden你也不用为我守身如玉,或许你遇到更好的人就会忘记我了呢?”
明明是委婉的拒绝,贺廷之却当了真,他认真地凝视着叶辰:“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
这场告白中,叶荣仍然是藏在暗处那个没有姓名的旁听者,但这一次,他在叶辰走后离开了阴影,走到了贺廷之面前。
叶荣那时候已经是圈子里崭露头角的人物,与叶辰仅有的几分相似,也在历练打磨下悉数变成了贺廷之所不喜欢的圆滑世故。
但他们始终是像的,尤其是在意乱情迷的时候。
叶荣端着一副骄矜的神态,含了一点怜悯的笑意,对失魂落魄的贺廷之说:“我弟弟不喜欢你,我倒是挺喜欢你的,我和他那么像,不如我们两个凑做一对,互相纾解纾解?”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谈情情爱爱那些虚的,我们现在各取所需,将来淡了就好聚好散,如何?”
贺廷之当时没有回答他,第二天,叶辰坐上前往巴黎的航班,晚上,叶荣就和贺廷之滚上了床。
在叶荣身上,贺廷之发泄了几乎所有积郁的情绪,第一次做bottom的叶大少被折腾得差点散架,但在次日清晨从贺廷之怀里醒来的时候,他却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喜欢贺廷之,贺廷之喜欢叶辰,但现在叶辰走了,叶荣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贺廷之总会看到他的真心。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4 17:32:00 发布在 耽美
两个人就真的这么“各取所需”地成了一对名义上的情人,实际上的床伴,见面除了上床,也就只剩下谈生意。
叶家是百年望族,贺氏是圈中新贵,两家的公子传出些绯闻,商界也只当是豪门间的强强联合。
叶荣嘴上说着不讲情爱,实际上做的哪一点不是把贺廷之当成心尖上的人捧着?
十年,他甘为人下做了叶辰的替身十年,帮贺廷之挤掉兄姊坐上贺氏掌权人的位置,甚至不惜和父亲闹僵出了柜,贺廷之的心就算是石头雕的也该捂热了吧?
到头来,却还是只换来一句“好聚好散”,叶荣向来风淡云轻的完美面具忽然有了一丝裂痕。
电话那头的贺廷之停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这话有些不妥当,毕竟叶荣和他的关系,其实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如今他却选择了叶辰,叶大少再洒脱,等流言一起,面子上怎么也会有点过不去。
于是他歉意道:“我很抱歉,下一个季度的合作,贺氏可以再让利三个百分点作为补偿。”
“不用了,刚刚我才按照原计划敲定了合同,秘书应该已经给你传真过来了。”
叶荣攥着手机的手微微发抖,瘦削的手背上连青筋都纤毫毕现,语气却还平平淡淡的,他无所谓地轻笑了一声道:“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个?没什么抱歉不抱歉的,恭喜你啊贺总,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如果不是面前的玻璃墙上映出自己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叶荣都差点要以为自己说的是真话了。
爱情本来就是这样,不是所有全心全意的付出都会得到等值的回报,他早就应该明白的。
但是谁又会甘心呢?
这就好像投资一个项目,你不知道投多少才会赚,但知道如果达到盈利点,就能得到诱人的回报。于是便怀着投机者的心态去做,每次要亏本的时候又赚回来一点,总觉得下一把就能成功。到最后你忍不住投入了全副身家,却发现这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终于赔得血本无归。
总要到希望完全破灭,撞到了南墙,撞得头破血流,才会知道回头。
叶荣在做生意上向来见解独到、慧眼识金,偏生在感情上,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TBC-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4 17:33:00 发布在 耽美
大概我就是单机体质有人看的话给我留个言吧,尝试新风格,大力批评我都行!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4 17:38:00 发布在 耽美
第二章 最后的缠绵
贺廷之听他这么说,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意味不明地轻叹了一声,末了道:“谢谢你。”
他的感谢仿佛情真意切,但这一句谢谢却陡然让叶荣如鲠在喉,一口气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差点眼前发黑。
不过叶荣确实看重脸面,既然当初话是自己说出口的,如今就是打落了牙齿也得和着血自己吞下去,他有他的自尊和骄傲,太直白的求爱和挽回的话,叶荣说不出来。
“既然说好聚好散,分手饭和分手炮总不能少了我的吧?贺总今晚有无时间,我正好半岛酒店订了位置,就在老地方。”
叶荣最后回复的声线极平稳,还带了些轻松的戏谑,就像他平常在贺廷之面前表现出来的一样游刃有余。
那边的男人不知道同时还在做什么别的事情,似乎有些漫不经心,顿了半晌后,贺廷之才说:“好。”
挂断电话的时候,叶荣眨着眼睛把眼珠向上转了转,酸涩的眼眶总算是没有不争气地掉出什么尴尬的液体来。
他不能哭,就连母亲意外去世的时候,父亲都教导他要冷静,要在追悼会和葬礼上拿出叶家继承人的魄力,现在怎么能为了一个男人就情绪失控?
身后安全通道的门被礼貌性地敲响,来人是叶荣的助理,精明干练的年轻女郎立在一侧,恭敬地提醒他道:“总裁,刚才陆老先生来电,想请您晚上一起用餐。”
叶荣转过身时,就又是那个矜贵温雅的公子哥了,他冲助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抬手稍微松了松领带,迈开长腿走向办公室。
他面不改色地把托辞说出口:“告诉陆老先生,我今晚和贺氏的负责人有个重要的饭局,改天……礼拜六,我一定上门拜访。”
叶荣想了想,又嘱咐道:“上个月我拍下来放在茶庄的敬昌圆茶,给他老人家送去吧,六点备车去半岛酒店。”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40:00 发布在 耽美
晚上吃的是法餐,一室流光,另有斯文俊秀、穿着燕尾服的小提琴手在一旁演奏小夜曲,气氛颇为浪漫旖旎。
但叶荣对音乐的造诣仅止于认得五线谱,他并不太喜欢听见这恼人的小提琴声,架不住贺廷之喜欢,于是每每到这里来,叶荣总会记得安排上这一环。
气氛是好气氛,沉默是真沉默。
叶荣家教严,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就是在西餐厅也显得寡言少语,用餐礼仪优雅得没有一丝差错;贺廷之也不怎么说话,他和叶荣向来是没有什么除了商业上的事以外的共同语言的。
两人只间或碰一碰酒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两句无关痛痒的闲话。
这时叶荣就不禁庆幸,还有音乐可以缓解尴尬。
贺廷之一挪开眼神,垂下眼帘,叶荣就忍不住盯着他看。
为什么会喜欢贺廷之?
叶荣也无数次这样问过自己。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是极好看的,混血儿得天独厚的美貌和遗传自模特生母的好身材,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同样,他也是优秀的,不论是在学校的成绩单还是在商场上交出的“成绩单”,他都值得人为之侧目。
在性格上,叶荣也完全挑不出他什么差错。贺廷之除了淡漠些,做一个情人其实很完美,他从不与别人暧昧,待人有礼,温柔妥帖,富家子弟可能沾染的各种坏习惯也一概没有。
贺廷之在性-事上亦是温柔的,只除了第一次,叶荣与他相拥的时候总会有一种被爱着的错觉,就是这样的错觉,让叶荣一腔孤勇地坚持到了今天。
用餐完毕,叶荣给了小提琴手丰厚的小费,与贺廷之隔着一点的距离前后上了电梯,直达他长期包下的套房。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40:00 发布在 耽美
一进房间,叶荣就从身后环住了贺廷之的腰。
叶荣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七,裹在定制的挺括西装里显得更加高大修长,贺廷之因为血统的缘故,比叶荣还要高上几公分,叶荣正好可以把下巴蹭到他的肩上,轻嗅他颈侧浅淡的男性香水的味道。
贺廷之明显的僵了一下,把手按在叶荣放在自己腰际的手背上,似乎想要把他推开。
但叶荣反手就扣住了他的五指,哑着嗓子低声在他耳边道:“最后一次,贺总就别浪费时间了,春宵苦短……”
贺廷之从男人的声音里听出了情欲的味道,却没有分辨出夹杂其间的落寞,颜色偏浅的眼眸逐渐染上深沉。
他配合地解开衣扣和领带,与叶荣一路半搂半抱着来到了床边,两人齐整的西服套装都被脱下来随意地扔在地上,很快赤裸相呈。
“从后面来吧,这样更深。”叶荣微微喘着气,主动伏在了床上,他怕自己再看着贺廷之那张脸,就又会忍不住想要继续犯贱。
身后的贺廷之没说话,只如叶荣所愿,从床头的柜子里掏出润滑剂,把冰凉的液体尽数挤在了他股间,修长的手指探过去有力又不失耐心地为他扩-张。
随后男人握着他的腰,滚烫的身体贴了上来。
叶荣说是想他进得更深,实则就着体位把脸埋在蓬松的枕头里,借着被快感逼出的生理性泪水,小声地呜咽出声。
这是他留给自己最后放纵的机会。
叶荣爱贺廷之的美好和优秀,甚至还爱他对自己那份若有若无的疏离感和看向叶辰的眼睛里炽烈的感情。
如果贺廷之对他可以少一点疏离,多一点炽烈,那就更好了。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41:00 发布在 耽美
可惜没有如果,贺廷之最好的一切,都给了叶辰。
他们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离彼此最近,好像身体贴近了,心就能近一点一样。
叶荣并不纵欲,这么多年来,也就只和贺廷之这一个固定的情人上床。他在床上总要装作经验丰富,很放得开的样子,才显得倒贴得不那么难看。
这一晚做到最后两个人都有点失控,叶荣是把这当做最后的告别,迎合得分外热烈;贺廷之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冲撞的力道极大,让叶荣简直快要招架不住。
高潮时叶荣还是忍不住扭过头,把脸凑过去想吻贺廷之的嘴唇,贺廷之不太喜欢和他接吻,这一次竟然没有拒绝。
他结实的胸膛紧贴着叶荣光裸的背脊,两片单薄而形状漂亮的嘴唇温热柔软,叶荣与他唇舌相接,几乎快被摄走魂魄。
事后照旧一起相拥着在套房里睡了一晚。
叶荣与贺廷之若即若离地纠缠了十年,却连同居的公寓都从来没有过,通常都在酒店过夜。
直到后半夜,叶荣还是没有实感,半夜惊醒睁眼时还在自己问自己,贺廷之真的提出要和我结束了吗?我是不是在做噩梦?
这世上除了“守得云开见月明”,还有一句话叫“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在一室昏暗中凝视着身畔的贺廷之,砰砰跳动的心变得越来越冷,逐渐意识模糊地再次入眠。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叶荣醒了,床的另一半是空的,贺廷之已经走了,但在床头的柜子上给他留了字条。
贺廷之的字迹遒劲有力,笔风锋锐:“祝你一生平安喜乐。贺廷之字。”
叶荣看完,面无表情地把字条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里。
但等到他起身沐浴洗漱完,却又别扭地把那一小团皱巴巴的纸捡了出来,而后小心翼翼地展平,夹进了钱包的隔层。
叶荣苦笑了一下。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41:00 发布在 耽美
换上衣柜里挂着的熨好的西装,衣襟整理得一丝不苟,对着镜子打好领带,再自己扣上袖扣,叶荣给酒店经理去了个电话。
“顶层那间套房,以后不用给我留了。”叶荣环视了一周,最后道:“重新装修一次吧,钱从我账上划。”
然后叶荣驱车回了半山别墅。
他之前因为贺廷之的事和父亲闹得不大愉快,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主宅。
且不说同性恋的问题,叶父从来看不起那些来港岛淘金的New Money,更遑论是贺廷之这样出身在暴发户家庭的“**”。
不过叶家的实权早就大半握在了叶荣手上,老人家再怎么看不惯,也只有跟他置气的份,做不得数。
低调的黑色轿车减速驶进被保安提前打开的雕花铁门,叶荣把车停在喷泉前,就有佣人上前来替他拉开车门,等他下了车,再把车开到地下车库停放。
叶辰已经回来了。
叶荣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站在别墅前庭的颀长身影,叶辰也明显第一时间看见了他。
明明同是快要三十岁的成年男人,叶辰身上却总有一种叶荣所没有的蓬勃的少年感,打扮随性又新潮,艺术家的落拓和贵公子的骄傲在他身上结合得刚刚好,飞奔过来拥抱叶荣时带起的风里仿佛都含着青草的香气。
“大哥!我好想你啊!”他笑吟吟地在叶荣脸颊两侧行了贴面礼,弄出的声响让叶荣有些尴尬,但叶荣没有躲。
叶辰的笑脸总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和叶荣相似的眉眼间是完全不同的飞扬神采,叶荣不想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个弟弟,确实比他要有魅力得多。
-TBC-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42:00 发布在 耽美
第三章 他和他的白月光

从巴黎国立音乐学院毕业后,叶辰就考进了欧洲一个不错的乐团,跟着乐团在世界各地巡演了一圈,大概觉得外面的风景也欣赏得差不多了,便说想回港发展。
叶家家大业大,有叶荣撑着,叶辰想做什么当然都是他的自由,就算他不继承家业,信托基金也足够他一辈子做个富贵闲人。
“我给你和Daddy寄的明信片都收到了吗?”叶辰亲热地揽着叶荣的肩膀,与他相携着往里走,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在外旅居的见闻趣事。
叶荣静静地听他说话,微笑,点头,偶尔顺着话头提问 ,再附和一二。
完美的倾听者。
不同于别家兄弟阋墙,叶家的两位公子,简直可堪称兄友弟恭的典范。
最后叶辰终于说得累了,坐在沙发里喝了一口茶,感叹道:“还是家里好……”
“我还以为你在外面把心都玩野了,不记得还有这个家了。”叶荣半开玩笑道,他解开西装的纽扣,在叶辰身边坐下:“回来了就好,父亲一直希望你回港岛。”
他顿了一顿,眼神有些飘忽,而后如常道:“贺廷之也很挂念你。”
“大哥和Aiden能成好友,还得感谢我。”叶辰听到贺廷之的名字,坐直了身体,脸上仍带着笑,却含了几分类似无奈的神情。
叶辰偏头看向他的大哥:“说起Aiden,他苦苦等我那么多年,我心里面觉得过意不去,所以就答应了和他试试看。”
如果换成别的人来说这些话,叶荣只会觉得那人是在故意装作不知道他和贺廷之的渊源,故意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可叶辰不一样,他亲眼看着叶辰长大,知道这个弟弟没有什么坏心思,人也单纯,就算叶辰说的这些话实实在在地刺伤了他,叶荣也只能淡然地受着。
叶荣努力维持着脸色温和,语重心长地道:“感情这种事,不是随便试试的。小辰,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
叶辰状似受教地嗯了一声:“我知道,Aiden他人真的很好……”然后他狡黠漂亮的眼珠转了转,好奇地托着下巴盯着叶荣:“大哥,你叫我要认真对待感情,那你自己呢?”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52:00 发布在 耽美
“我刚下飞机就看到报纸——陆家的孙小姐,的确是个美人。”叶辰含笑上下打量着叶荣,“之前还有刘氏的千金、荣家的女公子……现在内地最红的那个邵修齐,听说也是你捧出来的,就连Aiden都和你传过绯闻。”
名利场上与桃色新闻完全绝缘的人反而是最可怕的,叶荣为人八面玲珑,当然懂得适当地逢场作戏,港岛的狗仔向来为博眼球而标题夸张,报道出什么来都不为怪。
叶荣垂眼,唇角微弯:“既然是听说,那就是道听途说,都不能当真。总之我三十五岁之前,你是不会有大嫂进门的。”
他说着,假意看了一眼腕表,站起身又把外套的纽扣扣上,拍拍叶辰的肩膀道:“好好休息,倒一倒时差,明晚的接风宴,你可是主角。”
而后叶荣借口说公司还有些事要处理,刚回到家,沙发都还没坐热,转头就又出了门。
叶荣气量再大,也暂时无法心平气和地和叶辰继续共处一室,他想,或许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调整心态。
次日刚入夜,叶宅便豪车盈门。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内,衣香鬓影,献酬交错。说是接风宴,实则整个港岛家世相当的千金小姐都收到了邀请。
大病一场后一直在静养的叶父难得出来见一次客,叶辰却只在刚开始时现身和宾客打了个招呼,叶荣和几个长辈寒暄的功夫,他就不知躲到哪处去了。
叶荣是在三楼的露台上找到他的。
穿了一袭丝绒西装的高大男人正倚在栏杆边上吸烟。
叶辰的母亲当年可是号称靓绝香江的美女明星,他长相更肖母,自然容貌不差,在缭绕的烟雾间愈显俊美。
叶荣在他侧后方轻咳了一声,便见叶辰眼疾手快地把火星掐灭,转过身来面向自己,神色间颇为无辜。
“小辰,父亲特意邀请了叔伯朋友来庆祝你归来,你怎么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
叶荣嘴上这么说着,语气里却没有多少责备的意思,如果叶辰能安安分分地待在宴会厅,那才是怪事。
“什么庆祝我回来,只是个借口罢了,你们就是想多一个和合作伙伴联络感情的机会,也想顺便把我介绍出去。”叶辰一针见血地点破了宴会真正的意义,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道:“大哥就不担心我要跟你争家产吗?”
叶荣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假如真的要争,早在十几年前,叶辰就不会选择去学艺术。
叶辰看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眨着眼睛对他央求道:“Aiden约我今晚在TOSCA见面,你送我去好不好?你带我走,Daddy才不会说我。”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53:00 发布在 耽美
叶荣生意场上的那些漂亮女伴若作出这种神情,他都会觉得有点烦腻,但叶辰摆出这副表情就一点也不违和。
因为叶辰从来没考虑过什么复杂深沉的事情,整天无忧无虑就像永无岛的彼得潘,怎样的神态都是纯粹的。
会撒娇仿佛是一种天赋,有的人天生讨人喜欢,发嗲卖乖都自然不做作,而有的人只要稍一示弱,就会宛如故作矫情。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道理叶荣都是懂的,可他于此道上实在不很精通,只能笑呵呵地做那个发糖的人。
也怪不得今晚贺廷之没有赴叶家的约,原来是早就另有安排。
叶荣面上笑着答应:“好。”
因为不会哭,便没有人知道,其实他也会感到难过。心脏像是被钝了的刀子一点点割裂,那种藕断丝连的绵密疼痛,远比起痛快地一刀切要更加折磨人。
跟父亲知会了一声,叶荣便去车库取车亲自送叶辰出门。
叶辰从一库豪车里挑了一辆骚包的敞篷兰博基尼,叶荣脱了西装外套才坐上车,一路平稳地把他送到丽思卡尔顿楼下。
路上叶辰给贺廷之去了电话,两人相谈甚欢,叶荣默在一旁不作声地握着方向盘,盘算着一会儿送完叶辰,就改道去找间酒吧买醉消遣。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行,叶辰归来,经过这晚便是全港皆知,他这个大哥只要稍有点风吹草动,叶家兄弟不和的流言定然四起。
叶荣泄了气,想到旗下地产公司和陆氏的利华实业即将签下的合约,琢磨着不如干脆回公司附近的公寓再看一会文件。
忘记旧情的最好方法,除了找一个新欢,就是让自己忙碌起来。叶荣在贺廷之身上倾注了太多情感,以至于完全无力再找新人,只有选择后者。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53:00 发布在 耽美
等到了地方,贺廷之竟然就等在酒店门口。
男人长身玉立,只是往那里随意地一站,就足够夺人眼球。门童上前为叶家兄弟二人拉开车门,询问叶荣是否需要泊车。
叶荣摇了摇头,还是大方地给了小费,而叶辰一下车,就跑过去给了贺廷之一个热情的拥抱。
贺廷之的目光自叶辰出现开始就一直黏在他身上,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为叶辰开车的人是谁。
他们二人久别重逢,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要讲,言笑晏晏地相携着就要往酒店里走。
叶辰却没忘了回过头向叶荣摇手告别,叶荣正庆幸没有和贺廷之在这种情况下打上照面,刚要踩下油门,贺廷之的眼神就扫了过来。
或许是审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叶荣感觉这道视线有些灼热。
他的身体触电似的一僵,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冲贺廷之略一颔首,终于逃也似的驱车离开了。
贺廷之凝视着他消失的方向,许久没有动,叶辰偏过头去贴着贺廷之的耳畔,低声玩笑道:“怎么,Aiden舍不得我大哥了?”
贺廷之收回目光,牵了一下嘴角:“没有。”
叶荣一走,叶辰和贺廷之的距离反而拉开了一些,两个人保持着一个亲近而不亲密的社交距离,一同走进了酒店。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54:00 发布在 耽美
亲手把情敌送到所爱之人手上,大概也就他叶荣独一份了吧。
叶荣吹了一路的冷风,脑子里思绪纷杂,全是这一晚叶辰可能和贺廷之发生的事。
久别重逢,两情相悦,干柴烈火……
他不愿意继续想下去,只能安慰自己,叶辰那样好,如果他是贺廷之,也同样会对叶辰念念不忘。
输给叶辰,总好过输给别的什么人,至少证明了他爱的这个男人眼光不错,且深情专一,只可惜对象不是他而已。
回到公寓,叶荣便径直拉开酒柜,随手拿了一瓶看起来最容易让人喝醉的洋酒,开瓶后牛嚼牡丹一般加了冰块就一阵猛喝,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场大醉。
叶荣醉得昏昏沉沉,光怪陆离的梦境里走马灯似的跑过这些年与贺廷之或好或坏的回忆,他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晰地认识到,他们真的已经彻底结束了。
他这一醉,就几乎昏睡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被疯狂震动的手机吵醒。
宿醉的头疼使叶荣微微拧起眉头,伸手摸索着从床畔杂乱的衣服里捞出手机,睁眼一看来电显示,“吾爱”。
-TBC-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55:00 发布在 耽美
有人看太开心啦大力夸我,我不会骄傲的!不过必须提前预警,本文是我捧着狗血元素表撸的大纲,恶俗神展开,不喜勿喷!谢谢大家!

PS:最近研究绿茶话术,颇有所得,不过弟弟其实不是,我的恶趣味还在后面hhh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06:58:00 发布在 耽美
今天出去浪得有点累,才写了1000,明天凑够3000更新!

接受批评和建议,因为之前的作品都是正剧,这是第一次尝试写这种类型的文(细腻、狗血、偏感情向),手法还不娴熟,但绝不接受空口鉴抄和ky,谢谢大家配合!免费福利文不希望还被打击热情~

(顺便分享一下狗血元素表,雷萌自辨)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6 23:04:00 发布在 耽美
他双手撑在冰凉的大理石洗手台上,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镜子。
镜子里的男人称得上成熟英俊,五官并不算极为出色,但整体气质沉稳,只是衣冠略微凌乱,眼下还有未褪的青黑,原本瘦削的脸庞因宿醉而稍稍浮肿。
一看就是个失意者。
贺廷之是出过一次意外的,在贺氏的权力之争最白热化的时候,他的那些兄弟姊妹,没有一个不想要他的命。
贺廷之的父亲是一个绝对成功的投机者,早年捞偏门起家发财,大半生钻营累积起的巨额财富甚至超过了许多老牌豪门,如果没有叶荣的插手,是怎么也轮不到贺廷之去分这块蛋糕的。
这样一份家业,哪怕如今的港岛已是“法治社会”,亦足够让人为之铤而走险。
幸而在那一次由贺家老大制造的汽车爆炸案中,贺廷之因为改坐了叶荣的车而躲过一劫,后来贺父在看过了一众能力参差不齐的儿女们做出的实绩,亲手把贺氏交给了贺廷之,一切才尘埃落定。
那之后贺廷之便一直小心谨慎,叶荣也为他留心着,于是平安顺遂,直到今日。
叶荣不由得又用冷水拍了拍脸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几刻钟后,叶荣接到回电。
不是好消息。
贺廷之确实出了车祸——在岔路口意外撞上转向的大货车,司机当场死亡,而他本人重伤昏迷,已经送往玛丽医院。
叶荣背上顿时冷汗涔涔,也顾不得仪容不整,抓起车钥匙便出了公寓。他几乎是一路小跑着下到车库,昨夜开回的大红色跑车还静静地停在原处。
叶荣一咬牙,坐上去发动汽车,一路疾驰,连闯了几个红灯,直奔医院而去。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7 19:00:00 发布在 耽美
贺廷之已经被送进了急救室,手术整整做了近五个小时,叶荣就在门外等了五个小时。
他不是贺廷之的直系亲属,按理说无权为贺廷之签字,但有钱能使鬼推磨,贺廷之的直系亲属们还不一定希望他活下来,能保护现在的贺廷之的人,只有他叶荣。
哪怕他们在情感上不能再有牵扯,互相之间的合作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叶荣说服自己道。
他必须保证贺廷之的安全。
贺氏的东家在闹市区出了这么大的车祸,现场一片狼藉,闻讯而来的记者就像闻到了血腥味的苍蝇一样蜂拥而至,都被叶荣请的保镖拦在医院门外,闹哄哄的不成样子。
贺廷之出了急救室就转进ICU,叶荣只在途中瞥见他一眼,男人英挺的面容苍白灰败,只有氧气面罩上氤氲出的雾气能看出这人还有一线生机。
叶荣额角青筋直跳,继续差遣手底下的人去查。
当初贺廷之的大哥远走美国,两个姐姐一个去了新加坡发展,一个嫁进书香门第何家,剩下的几个弟弟妹妹,都没什么威胁性。
最好……只是意外。
他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白炽灯把黑夜照得通明,混乱的头脑总算有了片刻停顿休息的机会。
叶荣沉默地在走廊尽头站了半晌,最终选择了给叶辰打一个电话。
“小辰,贺廷之出了车祸,现在还在ICU,你在哪里,我派人来接你。”
贺廷之如果醒来,第一个最想见到的人,应该就是叶辰吧。

若若若若若若璃2019-03-17 19:00:00 发布在 耽美